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衷情  

2014-06-02 18:29:16|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有时候,一个故事与人的情缘,比人与人还要长久的。衷情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二
    与这个故事相逢的时候,我其实还小,生活里除了玩,再无别事。其实,说认识,也只止于是知道,并不具备什么懂得的能力。
那天是去找朋友静静,自然也是拉了她玩的,却没有像往常一样一拉她便来,因为她在看电视,我说电视有什么好看,还是玩当紧。
  我童年的朋友里,要不就是聪明,拿了我的笔写字,把不好的给我,我去要还就成了我没有道理,要不就是完全没有一点意思,总之又聪明又善良的女孩子,就只有静静一个,更何况她还漂亮,更更难得是我所有的提议她都会同意。
 以至于这次拉她玩没有结果,我很是不能理解。
 原因就是她在看这部电视。
 我执意要拉她玩,而且绝对不相信自己其实比不过一部电视的魅力。
她被我缠不过,说:你坐下看五分钟,五分钟后还不喜欢,我便跟你去玩。
 于是,我坐下。
五分钟后,成了不想走的人。到如今我都觉得一部电影电影活着书对人应该在五分钟之内完成吸引,否则大可不必去看了。
那天之后的好长时间,夜夜像偷学武功那样,费尽心机的去看电视。
每天从睁开眼睛就盼着放学,无论如何都盼不到,好容易盼到了,回家没有人督促下飞快的写作业,因为要在电视开始之前写完。然后假装睡觉,然后在妈妈检查过后,再悄悄起床,溜出去到别家去看。真的好辛苦。
而且要整整三天,才能等来一次播放。
我至今都还记得,在风陵渡前面的那几天是怎生的煎熬,生怕是生生等了三天之后去看结果换了电视,生怕那一部神雕侠侣就在断肠崖前结束了,生怕那里会出现一行字,从此杨过足迹所到踏遍整个江南,成为了日日敬仰的神雕大侠。
待知道不是,待知道后面还有再续,开心到无以复加。
少年时候的心,也总是容易如花绽放的,随便为了一点儿什么事情就会快乐起来。
那是我们的相见欢,当年我十岁,这本书出版已经大概30多年年了,刘德华的那个版本刚拍出来不久,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时候的华仔,看完也不知道,又过了很多年才知道的,知道后恍然大悟,难怪那个杨过那么帅。
此后,又是一别经年。

                                 三
后来在师范遇到丹丹,说起来这段故事,原来她竟然如此熟悉,还细知前尘,于是就一次次说给我听,教室里,没有人注意角落里的两个女孩子在安安静静的说着江湖往事。
我在她不学习的时候跟她说这些,然后在她学习的时候自己安安静静翻看她的摘抄,去看成吉思汗的家谱和四张机的诗词,可爱的是她当年那一首诗词下面写的作者是老顽童,我竟然也这么以为,只是奇怪了一下。
其实,我今天也很奇怪,我怎么就连这般小的事情都会记得。
那是再相逢,那是我的花季年华,而这个故事,已经差不多算是不惑之年了。衷情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四
一个故事跟一个人,也可以是相伴,从岁月春深里步步走来,要知道,里面失散了不可计数的人。
我到现在说的也不是这个故事多么好,因为我不可以给出来公正的评判,因为,我对它,这般感念。

那一个春节,外面风雪铺满,我在老家,在外公外公叮嘱睡觉的声音里,躺下,枕着它,入眠。是因为有它相伴,我才可以舍弃了那年的春晚,觉得有它在没有春晚没有烟花跑回老家跟外公外婆相伴并不是孤单。那一个静静的落雪的除夕,在我的记忆里,一直都安静得如同任世界厚重的温暖。

那一个隆冬,我初到西安,常常蹭不到自习室,在外院的图书馆下面,下面的暖气本来有一点,被风灌进来之后,就几乎聊胜于无,而我在那里还要背诵英语单词,无论如何也熬不到吃饭的时间,后来就在那边处理图书的地方与它重逢,那一刻,我真的是如见故人,周围都是新的环境,陌生而冰冷,只有那一段段文字叙述的故事如此熟悉。想想看天寒地冻背叛被单词这事是多么的苦情呀,有了这本书呢,就那么轻易的变成了一本青春喜剧了。

那时候我跟朋友住在一个同样没有暖气的房子里,更加不要说电视,完全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消遣的时候,我讲故事给她听,这一段故事,也曾以它本来的绘声绘色曲折回环与我们相伴。

在上海的第一年,坐在网吧里,百无聊赖,什么也不会,打开了视频都找不到要看什么,赫然发现它也在屏幕上,只觉得一部《神雕》,处处故人归。

有多少相识形同陌路,有多少朋友失散在身后,有多少思念在也没有心可以系住,有多少往事散成烟云,而一个故事却依然依然相伴左右。

一次次从开头看到结尾,在每次开头的时候重新诧异,那一个飞扬跳脱的少年怎么会成长为那样以为霜染鬓发的侠客,会在每一个结尾重新的诧异,那样以为风霜染就的侠客真的来自于那样以为天真任性的江南少年?

就像已经看过了无数遍,都还是不肯相信,那么多枯槁真的曾经红颜?
每一次都带着相逢的欣喜,再如初见一般,把他从开头目送到结尾到人影与片尾曲都杳然远去。
也许,会一直持续到有一天,是我变得容颜枯槁对着镜头已经定格再也不会改变的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五
这个结尾据说是修改过的,我知道前面所有的铺垫都不是通往这个结局,通往那个更加顺理成章一点的悲剧,我知道金庸先生当年也是打算着这么写的,所以他才会让他的英雄断臂玉女失贞,他铺垫了所有悲剧的结局,最后,还是慈悲得给了他一个喜剧的结尾,置于他本来的艺术构思与不顾,也连他小说的艺术成就都不管了。

因为当年,他已经写完了他构思的故事,而他的读者还要继续看,所以他只好续上一个团圆的结尾,在那一段已经结尾的文字后面,再续上一段十六年后。

当年的读者,莫非都是如主人公一般的热心吗?

做为他朋友的倪匡说:相对于两个人的幸福团圆,艺术哪里那么重要了。
 
心下也喜欢:莫非遇到了性情的故事,所有的人都变得性情了吗?

只是这个团圆的结局为什么也看着觉得悲伤,涉世之初,除了那一个古墓,他无处容身,一世拼搏,到最后,依然是按个古墓是他最后的归宿,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一个心甘情愿的求之不得的归去。
如此而已。花好月圆夜得也让人心生惆怅。
若非,这本来从一个人心底流出来的时候,就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即便是心生悲悯,改成了喜剧的收稍,却依然改不去悲伤的调子。

                                       六
以前,一路的相逢,都是与它转角遇见,这一次,是我心生想念,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也没有任何的引子,就是我在一个有空闲的日子忽然非常想念这个故事,于是,我用电脑约它前来。
 

事过经年。
我依然会在镜头上的断龙石放下的时候,想起来静静一边眼睛都不眨的对着屏幕,一边跟我说,如果你五分钟还不想看,我就陪你玩。
我想在夕阳下面的华山之巅,北丐和西毒比武的飞雪里想起来我们师范时候的那个校园落雪的冬天,以及那个冬天里面的年轻的我和年轻的丹丹。
我会在每一次音乐响起的时候,不管是那一个版本的音乐都能想起来第一次那一个粤语版本的主题曲:跃马江湖道,志气比天高,一个是温柔美婵娟,一个是翩翩美少年。
虽然我以后看的都不是这个版本,但是却没有本事忘记这个主题曲。

我会在里面一次次的分离里不经意的想起来当年外院外面湛蓝的天幕,那时候觉得像是一席倒扣下来的寒玉床。
我会在每一小段的结束,那一个带着两个人河边相依的身影画面移来的时候,想起来在网吧里,玲拿着她的网卡说:就看完吧,大不了把里面的钱都看完。是一种貂裘换酒的豪气。会想起来我们俩一遍遍的说看完这一集就不看然后还是一直到深夜看完,踩着半个人影儿都没有的南京路回去。

                          七
不管小说有多少,也不管武侠小说有多少,也不管金庸写过多少精彩的武侠小说,我最喜欢这一本,不是因为它有多么好,只是因为没有别的小说与我如此多情相伴过。

也不管这本小说翻拍电影翻拍了多少次,我至今看得都还是那一个版本,就是古天乐主演的那个,也已经很有些年头了的。因为那是我在屏幕上的衷情。
太旧的版本,画面总是过于粗糙一些,而且人物的造型也有些隔阂,太新的版本,有未免新的太过凌厉了一些,表达的爱太浓,太夸张,太渲染,反而适得其反,湮没了深情。这个版本刚刚好,夕阳下,残破的断肠崖,摇曳的树影都带着君子如玉的光泽,那些人物的服装,里面的衣裳外罩的罗衣也更近宋朝的样式,行走回旋之间,有一种舒缓有序的生活的调子,如今的武侠,越拍越化妆新奇,画面也越是精雕细琢精美,而这一般家常的温暖和温润却是越来越少,我喜欢那种带着一点遍布色调一般的白衣,并不是轻纱一般飘然欲飞的纤尘不染,却带着一层舒适感觉,我喜欢那种几乎是麻衣的布料,带着江湖儿女的洒脱。
我一直就杨过带着小龙女落下一个漂亮的旋转落下来就够了,如果是两个加一个慢镜头就已经是最好的渲染,真的不必要弄得漫天飞天一般,再度上无数的光影而和慢镜头还有无情无尽的背景乐。
我觉得两个人在花丛里练功中间有一丛花已经很美用不着把场景设置得如梦如幻一般。太美,总是会弄得美则美矣,失了灵魂。
我觉得小龙女自然的走在古墓里对着带着夕阳的石壁凝视已经足够美丽和出尘,真的用不着每次都张开双臂做出来仙女一般的造型。
我觉得郭芙坐在自己的庭院里支着下巴想心事的确也很美丽,我觉得襄儿就那么爱上杨过也实在很好,毕竟爱一个人又不是得到,我是说委实用不着非得演绎成兄妹情深,是男女之爱,也很美,很自然,很纯净,人好,什么情在中间都很好,没有半点不可言传,不能言说,更不需要半点掩饰和雕琢。

也许,只是因为我喜欢罢了。
所以即便我一边看,一边想着,那些情花难道不能再开得烂漫一点儿吗?那些草丛难道就不曾做的更芳草萋萋,给出来一种晴翠接荒城的效果吗?就没有青翠一点的叶子吗?
但是,我还是喜欢。

我还是会在杨过的黯然销魂掌的影子还不曾散去的时候,想起来小时候那些身边飞扬少年,活泼泼用指尖顶着眉心旋转,学着他黯然销魂掌的样子耍酷,如今,如今,他们都在人事里消磨不知道多久了,当年,那些累死也学不会的黯然伤心只怕如今也已经随着流年入侵,他们可能真的在人间跋涉的艰辛,活的拖泥带水依然挣扎,如同行尸走肉一步步走向麻木,谁知道呢,毕竟,与那一场青春年少一别经年,就像与一个故事一别经年的初见。

                         八

我并不知道,夏天草木繁衍,是不是也会生长枝繁叶茂的想念。衷情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以至于随着一个故事,都可以蔓延得春深酒满。

小说也好,电视也好,视频也罢,我看得依然还是我当年的故事。
书不是那本书,字却还是那些字迹,几乎不曾加一字,不曾减一字,我知道金庸大侠一再修改他的小说,但我依然固执的只找旧版看。
是他写的,那有如何,但我只找我看过的那个故事,那才是我的衷情,连一个名字都不要动我的,动了我也看得出来,才不要认。
视频还是我看过的那些镜头,只不过有时候一点点卡,没有问题,我会等着他转过来的,我知道有新拍的,播放也很流畅,就算好得十全十美又怎样,也已经不再是我的衷情。

我是伴我的多情,不是谁与那个都行。

黄昏骤雨过后,天外,夜色阑珊,我当然是要找的我的故知才行。

一本书,一个镜头,一个故事也如故人一样,经过了一些认事和没有经过是不一样,初相见和再相逢是不一样的,即便是同一个故事,有些话,有些眼神,有些表达,是要等到在相逢更熟稔的时候才会说,刚相见时候它一定不会告诉你。

故人与故事重逢,只以看书或者看电视的方式相对,也是一场良宵夜话,足以把窗外一个繁华喧嚣的城市衬托成空山新雨。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20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