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小麦的交易

2017-10-21 20:42:11 阅读4 评论2 212017/10 Oct21

远古,春风百草香里,小麦在辛苦得生长着,饿了要拼了性命一样与其他野草一起争夺土壤里的养料,渴了又要和其他野草一样争夺土壤里的水源,而且土地硬得跟铁一样,根很难挣扎进去,这般辛苦,也不过最后沦为一堆乱七八糟的动物们的吃食。但那时候他们也没有什么优势,那时候,他们的果实和其他植物差不多,也并不更好吃。

“我们真是受够了,要是,要是饿了有人施肥,渴了有人浇水,还有人松土就好了。”一株小麦们对着蓝天白云做白日梦,被野草们集体嘲笑。

笑声里,一个美好的身影走过来。

那是,人。

对于植物而言,当时的人和别的动物区别不大,她们不过是来吃它们的。

那时候的人虽然已经可以站起来,但总体和灵秀的鹿,和雄壮的老虎一样都是山间水边自由的生灵。

那时候他们随着食物四处游猎,看过壮美的山河,有着广阔的视野,如果有什么危险来临,他们立即就可以逃跑,无牵无挂。

那时候的男子,阳光而自由,美丽而舒展,当他们攀缘,敏捷如猿猴,他们奔跑,快捷如虎豹。那时候的女子,清新而灵秀,柔韧而婉转,他们也是敏捷又强健的,不过更加轻盈而细致。

比如,采集食物,他们就更擅长。

天地万物,也只有他们会为我们服务。小麦想。

于是在野草们躲避中,小麦自动奉献千辛万苦结出来的果实。

嗯,味道,比别的颗粒好太多。人赞美说。但在刚开始,那也许只是因为人类太饿了,又没有采集到其他食物的原因。

所以,小麦说:喜欢,你们就多吃一点儿啊。

于是,人类的采集,渐渐的有了更明确的目标。

作者  | 2017-10-21 20:42:11 | 阅读(4) |评论(2) | 阅读全文>>

平凡处 ,也可观

2017-10-15 15:13:52 阅读6 评论0 152017/10 Oct15

1两个男生骑一辆电车,坐后边的那个钻到前边的那个夹克下边,当一个流动的微型帐篷,在里边打手机。

2一对情侣双方骑着自行车还拉着手,后边一队车灯,看起来还真是眷侣。

3一个人到中年的男子牵着一个两三岁的宝宝,这么跟他说话:你爸爸昨天跟人打架了。你知道吗?神情还甚是认真。

4有时候并不是不知道要排队,而是常常去排的时候,不知道队在哪里?

5~~精英赛,我每次看到,想不觉得最近附近有什么比赛啊,f1赛车已经举行过了。今天小弟送我,告诉我那是 王者荣耀的比赛,哇!王者荣耀到这种地步了吗?

哈,这个世界,细微处,平凡时,也觉可观。

作者  | 2017-10-15 15:13:52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蝴蝶

2017-10-13 13:17:08 阅读6 评论0 132017/10 Oct13

不过是寻常回家,因为车轮上落一只蝴蝶,感觉像是有了踏花归去马蹄香的意境。

作者  | 2017-10-13 13:17:08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书在旅途

2017-10-11 20:12:30 阅读14 评论0 112017/10 Oct11

“爱烟雨江南,以曲水流觞点头致流年。

往事蜉蝣,遇水分流,见风沉底。”

这几句话,书里看来的。

书名《我不》。

“不”,是我喜欢的汉字,忘记了是那本书解说它,说是象形字,象一株倒着生长的草木。草木繁茂,在阳光下雨露中向着天空生长。这一株,偏偏是倒着,一株逆天的草,在木心的诗后读到这个字的解说,简直想问问它是不是把万里深渊走成万里前程?

看这本书的时候,我人在旅途。晚上,在宁波的南塘古镇,我走累了,看见一家书店,进去随手拿起来一本书,难道是因为此刻人在路上心在路上的原因,觉得里边有些字,也不象是作者写的,风从远处吹来的一样,送给我的今夜良宵

因为夜色渐深,在灯火璀璨里回旅馆。

很小的一家青旅,里边一排书,赫然也有一本大冰的《我不》。呵,这本书是追着给我看吗?怎么哪里都能遇到它?

然后就着一程旅行,窗外灯光,烟雨夜色,看完了这本书。

大冰的这本新书,里边搜集的都是都是说“不”的人。

那个藏族男孩,不愿意服从自己天然的命运,只是上一个寻常的大学,已经是一场相当于朝圣的跋涉,犹如一场壮举。

那个普通的女孩,只是要和相爱男友过一世平凡的夫妻,也竟然逆了天意。

一眼看到头的人生,也不是过不下去,但那个女孩偏偏不想过,于是远走他乡,千辛万苦去开拓江山一般开拓她的人生。

还有一个男孩,在母亲重病,被医学判定了生死之后,偏偏不愿意和母亲把最后的人生放在医院病床前,竟然从医院偷走了母亲,一辆车,带她万水千山,竟然硬生生从死神手里抢回了母亲。

作者  | 2017-10-11 20:12:30 | 阅读(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王阳明故居

2017-10-10 21:58:06 阅读11 评论2 102017/10 Oct10

听说我阳明还是小孩小的时候,大人说他长大会有出息,他爸说:我已经是状元了,他再有出息又能怎样?

后来证明,状元果然也不算什么。如果不是他,也不见得有人知道他老爸。

听说王阳明小的时候喜欢玩象棋,玩到痴迷。他爸教育他,他说:孔夫子也玩的。他爸就用孔子的话说:玩物丧志。他说:这是后人瞎说,硬说是孔子说的。他满腹经纶的老爸最终也没有说服他。但是他妈简单粗暴,根本不讲究说服教育,直接把象棋给他扔了,然后小孩哭呀哭,还写了一首哭象棋诗:象棋在手乐悠悠,苦被严亲一旦休~~

王阳明玩什么都很痴迷。

学兵法,就带个工程队都用治兵的原理。

学道,据说那一天跟一个道士说有说无夜不眠了一晚上,第二天发现街上有人丢了新郎,去看热闹,才发现,自己就是那个新郎。

而格物致知的实践是,他跟朋友对着竹子看呀看,因为圣人朱熹说了,如果看得足够久,会有道理出来。看到三天,已经头晕眼花,他朋友说:我不行啦,我放弃。王阳明说:坚持就是胜利。最后,他把自己折腾病了。

听说他刚开始做官,书生意气,看不惯,愤青,结果悲惨到被打挺仗,还被发配。搞到龙场那个地图都找不到的地方。中间还被刺杀。

据说他被刺杀的时候把衣服扔到河里,制造跳河死掉了的假象。结果大家都很伤心,只有一个他朋友,看了现场,分析说:大概是假的。

听说他审案子,人家不招,他悄悄躲出去藏着,故意留时间让里边的两个家伙串供,然后等真相被说出来后再跳出来。

明朝,听说,有叛乱是他平的,听说,有外敌是他打的,听说,有土匪是他剿的,听说朝廷中有奸臣也是他作为对手的。

作者  | 2017-10-10 21:58:06 | 阅读(11) |评论(2) | 阅读全文>>

河姆渡

2017-10-9 21:54:59 阅读7 评论2 92017/10 Oct9

7500年以前。

在余姚,问那里的人,真是7500年以前,得到回答:都说是的。

在今天,怎么想象,宋元明清之前,在秦汉以前,在先秦以前,在炎黄之前,三皇五帝之前,在甲骨文之前,竟然,也有时间,可,那时候还没有纪年,怎么想那时候也有时间,而且,此处,已经有生民。

觉得,似乎时寻常,又觉得太过不可思议,对着这些瓶瓶罐罐和木制的工具,难以置信,是那么悠远的时间的河。

草木繁茂,感觉时一直延伸到洪荒里去的。

很难相信,不可考察,已经会生火了吗?应该会呀,不然不可以冶炼陶罐,但是圣火,那时燧人氏的事,燧人氏,有那么久远?

已经会打猎,可是后羿也是三皇五帝传说中的人,人类进入了传说,已经时大概五千年。

已经会知道农具。

已经有几乎精美的器皿,这个架子上,时当年他们的景德镇吗?或者是当年的青花瓷。

当年的水井,井写成这个样子的汉字,是那么久远的记忆。

已经有了工艺。

已经会织布。麻衣如雪的当年。

据说,当年的木桩。应该时现代人仿造的,木头的质地跨不过千年的光阴。

当年的房舍。据说时泰国和云南民居的原型。

当年的阳光下,他们曾经如此激情澎湃的劳作,向着当年的美好生活。

当年,生育是最为伟大的事业。因为,人类还要和别的物种一起比传承。

当年的门帘掀起来,里边是否走出过当年的明娟。

还是,这已经时当年的洋房或者豪宅?

今天的艺术,再憧憬昨天的故事。

作者  | 2017-10-9 21:54:59 | 阅读(7)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东钱湖

2017-10-8 17:45:37 阅读15 评论0 82017/10 Oct8

看到东钱湖,觉得满湖的风烟都很适合想起来一个人。

曾经,那大概是2500年以前的事情了。如此江南走过一个少年。

据说,他家境也是贫寒。但资质却如同眼前的秀水灵山。二十岁已经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学富五车。不知道古代人都是怎么学习的。

但是学问不可以当饭吃。他找工作。在当年春秋里的吴越。

在吴国,见了伍子胥,判断自己再怎么天纵奇才也不可能有发现空间,于是离开。

如果说年轻的他有什么人脉,应该文种算一个吧,当年的文种也不过他出生地方的小官。从范蠡20岁上认识,他们竟然是一辈子的交情,浮在历史书上,只是一段,没有人知道后边常常的一生里是怎样的厚重。

范蠡被越国启用时候,已经42岁。从20到42半生无成。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他少年时身边是不是伴着西子。

被启用是临危受命。但他说:失败已成定局。他肯受命,第一份工作是收拾越国战败的烂摊子。以越国将军的身份做吴国的俘虏。

然后,是中国著名的励志剧。

是勾践的卧薪尝胆。

是越国的十年生聚。

是苦心人天不付三千越甲可吞吴。

对当年的范蠡,是一天天的光阴,和一点点的努力和坚持。

在这个过程中,和勾践和文种也有摩擦吧,也有误会吧,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吧。但回望往事不过几个成语。

所以,我不知道他怎样劝服带着仇恨的勾践怎样不急于复仇。

我也不知道,伍子胥含恨离去,他是不是心生悲凉。有没有预测到那也是日后文种大夫的命运。

我也不知道越国兵出五湖,他作为将军是怎样殚精竭虑,又是怎样风华盖世威风凛凛。

作者  | 2017-10-8 17:45:37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天一阁

2017-10-7 22:21:12 阅读13 评论0 72017/10 Oct7

因为天一阁,这个假期去了宁波。我也是上过学读过书的人,我想看看它。

天一阁。

书最怕的是火,五行相克中,水克火,易经里说:天一生水。所以,这座藏书楼叫天一阁。

这是中国,一座藏书楼的名字已经是上下五千年。

古朴的院落。

最先面对的是范钦。他是天一阁的缔造者。

那一年,他的工作结束了。然后带着一份工作结束后的身心疲惫,归来江南,那长长的烟雨江南的归途,也是走向藏书楼开始的路。

然后,建楼,藏书,范钦离世,然后藏书楼的守书工作开始。然后是代代相传肩的责任。

每一个结束都是新的开始,似乎,在中国从盘古开天就是这样的,遥想东方最为古老的哪个深化,盘古的结束,换来一个生机盎然的大陆的开始,然后,这个大陆上,细胞裂变一般,大大小小相同的故事。那叫传承,那叫继承,那叫周而复始。

搜书,整理,辨别,印刷,分类,保存,里边是在科技已经发达的今天,里边是复印机已经普及的现在,这些都是一份太过艰巨的工程。当年,那么慢的雕版印刷,又没有网络搜集资料,全手工,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今天的江南薄暮里,看着这座楼,想着当年劳作的场景。觉得,那又何尝不是愚公移山。

愚公移山。

那也是只属于中国人的寓言。

真的有那么多中国人,就是那么傻,那么执着,就是凭着己之力,搬去了一座座山一般看似绝对不能完成的工作。

今天的藏书楼是一作博物馆。

里边,可以看见古籍修复的技艺。静态动态的都有,又图有真相,有视频,有过程。

作者  | 2017-10-7 22:21:12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世说新语》的 那些精彩的怼回去

2017-9-24 17:15:37 阅读17 评论1 242017/09 Sept24

如果总觉得古代人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如果总觉得魏晋风流是风度翩翩,白衣若仙,以下《世说新语》里的故事会告诉我们这种认识是不对的。



一次公众场合,在当年的国际化大都市洛阳,一位叫蔡洪新来乍到被人鄙视了,人家说他:如今招揽人才都到穷乡僻壤,小地方,像你这种亡国后过来的人,又有什么本领呢?

蔡洪是这么回答的:人才也不见得是地方决定的,比如夜明珠也不一定非出产再黄河,大玉碧也不见得都是昆仑山上的,大禹和文王,分别生在东夷和西羌,那也照样是圣人呀。

这是反驳对方没道理,然后对这些没道理的直接怼,一点儿不客气:我听说武王伐纣之后,把泯顽不化的家伙们迁都到了洛阳,莫非,那些人的后代就是你们?

见原文:

蔡洪赴洛,洛中人问曰:"幕府初开,群公辟命,求英奇于仄陋,采贤俊于岩穴。君吴、楚之士,亡国之余,有何异才而应斯举?"蔡答曰:"夜光之珠,不必出于孟津之河;盈握之璧,不必采于昆仑之山。大禹生于东夷,文王生于西羌。圣贤所出,何必常处。昔

作者  | 2017-9-24 17:15:37 | 阅读(17) |评论(1) | 阅读全文>>

重温《琅琊榜》

2017-9-24 16:22:02 阅读13 评论0 242017/09 Sept24

0 觉得这个故事很像一本书,是可以重温的。

1 太奶奶叫出小殊,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太奶奶糊涂叫错了。众人觉得太奶奶糊涂,结果证明被蒙在鼓里的恰恰是众人。

2梅长苏看似被连带过去的无关紧要的人,有些看似无关重要的人恰恰是最重要的那一个。

3 以前总是以为礼是繁琐,看到梅长苏四个排比问之后萧景琰四个肯定的回答后,那个郑重的跪拜,叩首礼和空首礼,第一次发现,礼如此郑重,然后慢慢发现礼是尊重,是自尊,是有序,是克制,在电视剧是疏离,不然怎么靠什么拉开彼此的距离,但也是反衬,不然那雪中不顾礼的劝阻,和给聂锋看病的请求也不会显得那么剧到高潮。

这部剧里,礼仪美得让人惊艳。

4听萧景琰对林殊念念不忘,忽然明白,做人朋友也是要担着一份责任的。让人想到儒家传统的义

5听梅长苏责备他的下属,感觉法度也是自带肃然的美感。

6夏江为了他的悬镜司付出了家庭,幸福,人性,天良,那是用错了九死不悔吗?

7看着宴大夫说:谁的招牌并不重要,蓦然惊觉,对于医生而言,病人才是最重要。

8蔺晨总是逗飞流,原来是在为他修补损伤的大脑,他武功又不如飞流好,难怪说是拿命在调戏飞流,竟然也是拿命在做医生啊。

9听到剧中人问静妃:娘娘很喜欢石楠树吗?

回答:一直喜欢。

换一种语言需要一本书来书写的话,这里只有一句话。发乎于情,止乎于理也是深情。

10一直不告诉景琰,瞒着他瞒得那么辛苦,也是为了万一失败,也连累不到他吗?

11一个人老去,也不过两年。

作者  | 2017-9-24 16:22:02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大英博物馆百物展

2017-9-22 13:36:22 阅读37 评论0 222017/09 Sept22

看大英博物馆百物展一定要从这道门排队,另外一个门是看平时展览的。

这个大概是这次展览最大的宝贝了吧,属镇馆之宝级别。

这是最早的工具,说是矛头。据说有万年。再前边是石块,石块而言,万年前和今天的变化不大。只是当年它们和矛一样叫做工具。

埃及的调色盘,不是画画用的,是化妆用的。还做成各种动物的形状。埃及壁画上平面的美女们当年梦寐以求的宝贝。

上面是字,有解说,可是我对着解说找了很久也没有配上图形,到底没有找到那个是它们说的那匹马。古书古老到这种地步,不是一般的难读啊。

鼎。我们的。

弱弱的提示一下,美女下面那一条,不是装饰品啊,那是胡子。当年的女法老惊才绝艳取得了中国武则天的业绩,但区别是,它们庄重的场合,要以贴上象征男性的胡子为尊。

卫士。旁边的视频再解说是那里的卫士,以及在做什么,听来大概是去参加一个仪式,那种长袜不到裙子,据说是判断一个民族特色的标志。

据说纪念一位27岁去世的少年,但最重要不是少年是谁,而是上面有三种文字,都在流通。

唐三彩,我们的。

离开那么久,归来还是客居。

唯一的安慰是,他们保护得非常好,光洁明亮,几乎完好无损。

看到这张丝路图,惊讶之极,中国和外国得距离,其实那么近。

这个台子,正面看,因为离得太近,并不觉得什么。但转了一圈,回头发现实在是很有气势。

鼻烟壶。

别处也有青花瓷。只是上面得图案不一样。

手,纹路和断指都清晰可见,上面是铭文。

作者  | 2017-9-22 13:36:22 | 阅读(3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忘记

2017-9-20 22:44:24 阅读19 评论1 202017/09 Sept20

我的博客像是一个乱七八糟的杂货铺,我当然也记不清楚里边那里放着什么,但我大概会记得里边有过什么东西。

昨天我自己在里边找一个东西,翻来翻去,就像是翻箱倒柜找不到,把里边也折腾得一片凌乱。

这番检索的过程中,我打开一篇文章,忽然在下边看到归类:品书聊茶 几个字怔zhong半天,想:这是什么?几乎完全不记得,思索了好一会儿,记得是我以前参加的博客小组,于是点开,想试试是不是还能进去,还能在里边分享文章,然后发现我竟不知道是怎么链接的,要怎么进去了,记得我以前动不动看本书,写点莫名其妙的感慨扔进去的呀,啊!那是多久以前。

我以前应该整天这样吧,不然我也不会是不需要再审查的会员。那么长的时间,应该已经成习惯,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做的,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

一件一直做着的事,就算是断了,也该有个断的节点,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没有犹豫,也没有思考还要不要做,记忆里什么都没有,只是不记得了这件事。

没有来龙去脉,就像从来不曾存在过。

然后惊讶,忘记是一件这么容易的事情呀,那些以为的刻骨铭心,那些以为的骨肉相连,如果分开了,那也分开了,有一天回头,竟然可能要去问:啊?ta?那是谁?啊?那件事,似乎跟我也相关,但那是什么呢?这一段人生旅程,还真是我走的,但天涯路远都是我一步一步拉开距离的吗?等到真走到陌路的那一刻,等到纵使相逢应不识的那一刻,才发现?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人因为少年好奇,带着无畏无惧,向着前程万里走去,忽然发现镜子前华发如霜,惊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要回去呀!然后发现

作者  | 2017-9-20 22:44:24 | 阅读(19) |评论(1) | 阅读全文>>

表演

2017-9-19 20:50:48 阅读22 评论0 192017/09 Sept19

我还是承认吧,我不该在这个其实忙得兵荒马乱的日子里打开琅琊榜的,我以为我看两集画面了了解一下相思,我就能关上的。结果还是低估了这个故事对我产生的吸引力一直到看完也还是不能。

最后恋恋不舍,意犹未尽,爱屋及乌,还看了采访,呵!这部戏还真是演出来的,演出来是指比如那个频繁出现的药碗可能里边只是矿泉水,只是因为喝药的人痛苦得锁紧眉头,让我们以为那是药。演出来是指一个温暖如春的季节,演员穿着里三层外三层的戏服装,竟然还要在火炉边烤火,然后还得表现出来很冷。

好吧,演员真是太不容易啦。

当然这些都是听他们爆料出来的,我看着他们彼此欢快的聊天,爆料,说着那个真实的胡歌又逗人又可爱,只在戏剧里梅宗主。看着他们彼此说对方演得好,很敬业。忽然就觉得,怎么见得他们在剧情里才是表演,如今上节目就不是表演呢?

人在真实的环境里,受环境的限制也只能说固定的台词,在什么情景下说什么话。

说不定在剧情里,他们反倒可以展示真实的自己,比如演夏江的演员在工作的时候不可能像夏首尊那样说话,但是他是不是觉得那样说话很过瘾呢?他的性格里是不是也有平时没有办法展示出来的霸道呢?所以,他就借着那个角色把他平时不好表现出来的霸道释放出来。

比如陈龙跟胡歌也是好朋友,但现实里胡歌也没遇到什么麻烦事,他总也不能平白无故的表现关心,但是在剧情里,他可以表现,所以那个剧情可能是设定的,是假的,但借着剧情表达出来的感情却未必是假的。

比如胡歌,他在这种娱乐节目现场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就已经很是受欢迎,或者像自己说的是一个有款有型的演技派

作者  | 2017-9-19 20:50:48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自责

2017-9-18 22:45:59 阅读16 评论0 182017/09 Sept18

琅琊榜这个故事,最打动人的自然有情义,有责任,有担当,有情怀,但最让我觉得耳目一新的是自责。因为在很多的故事里,它都处于灭绝状态人,当很多人诉说自己的委屈,倾诉自己的不满,辩解自己的行为的时候,我们似乎忘记这个词和这个字很久了。

景琰没有认出好友,不是因为笨,而是好友把聪明也用在了隐瞒他这件事上,他能在好友碾压全剧的智商制造的隐瞒里还能发现蛛丝马迹,已经很不容易,他不是笨,他主要是太过信任。他唯一没有想到的只是:好友竟然会隐瞒自己。

他其实是有资格指责的,是有资格问:你明知道我的思念到什么程度,而你就在我身边,答应一声就那么难?我就那么不值得信任?但是,他丝毫没有怪他隐瞒,只是一味为自己没有认出来表示无比抱歉。

霓凰郡主也是有理由指责的:你明明是我在世界上最爱的人,也爱我,却明明知道我在等你,就那么看着我相思成灰又明知道我在哪里都不说一句消息。但她显然没想这个,她想的是:你那么痛苦那么艰难的日子里我在干什么呀?为什么没有陪在你身边。她觉得自己非常对不起她爱的人。

景睿更有理由指责:我敬你才华气度,敬你如师待你如友,就换来家破人亡,而且都是拜你所赐?再说你不会选个别的日子吗?偏偏要在我重要的生日上?只因为那是最好的时间。即便是普通朋友也会顾及到的人之常情,对你来说分文不值是不是?

但他没有。他竟然一直在找自己的原因:很抱歉,我还不够资格和分量成为你真正的朋友。那都够一个人走上另一条复仇道路的故事,他却选择了谅解选择了成长。是,即便你对我做了这样的事,我如此无辜,可是那也有我自己的原因,不全是你错。

作者  | 2017-9-18 22:45:59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诗意

2017-9-17 17:24:58 阅读33 评论10 172017/09 Sept17

也许是因为网络里随意的一点消息,也许是因为秋风起,忽然很想念去年的《琅琊榜》,于是打开看。看那些我那些带着质感的画面再一次逐一闪回。

开头不涉及情节的水墨画都是美丽的象征,蝴蝶在中国的意境里,是破茧成蝶的艰辛,也是庄周化蝶的幻境。犹如这个故事本身。

林殊,他当然要叫林殊,殊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而林,应该是木秀于林,是两世为人,两世都是木秀于林。

每一个都那么让人怀念。

想起来网友门说,比现在的景琰哭得更厉害的是以后的景琰,应该是这样吧。在梅长苏离开后,景琰的怀念会如蔓草荒芜,长满今生。

即便那个人一直是梅长苏,只是因为自己对他存在过偏见,萧景琰已经是那么自责,已经觉得自己对不起他,竟然,后来他还要知道那个人是林殊。只是因为没及时认出来,他已经自责得快要死掉了,竟然,以后他还有无数的时间,会慢慢知道重逢已经是告别,会慢慢知道他经过怎样的苦痛,他有时间慢慢去想当自己说他去指责他只知道利益不懂得情谊时候,好友是什么感受,他会慢慢体会,当他痛彻心扉的说:小殊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而真正的他却在身边,自己却一直在怀疑,误会,连起码的信任喝尊重都给得那么艰难。他要到后来才知道,城楼上高楼望断的背影,那是永别。

林殊还可以以梅长苏的方式归来。

但梅长苏永远不会归来了。

仅仅是林殊,他已经念念不忘了十三年,竟然还有十三年的以梅长苏让他怀念。

以后,他去外边,看到梅花,看到风雪,只怕记忆由不得人控制,以后,他回到书房,也会知道那里曾经有一条通往他的密道。如果萧景琰有万里江山,只怕里边从江左到金陵天南地北都铺满思念。

作者  | 2017-9-17 17:24:58 | 阅读(33)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上海市 黄浦区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