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阴殷思念  

2014-11-02 19:43:44|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觉不觉得阴天,也是一种诱惑?

向着懒散懒惰,什么都不做?

有时候很想小时候的阴雨天,一天那么长那么长比雨的丝线还长的时间里,因为又不可以跑出去玩,因为雨给地点设了限,就在巴掌大的屋子里,转呀转的,什么都做不了了,一天就长的像是被绳子系紧了再也挣脱不去的光阴。

没有任何事情。
有时候便有了耐心看外婆糊背子,到如今都不知道是哪两个字,就是一块一块细碎的布,零散成不能要的边边角角的布料,舍不得丢掉,一块一块的用浆糊糊起来,大一点的,小一点,星星散散的,一块一块的粘贴在一起,像是拼拼凑凑的时光,过去了就好。在针线的筐子里偶尔捡到一块儿大一点的都是欣喜,那一份欣喜的程度可比现在挣了一笔钱买了一件超值的衣裳什么的还要真切,也就在那样的日子里,觉得平时积攒下来的针头线脑什么的都有了意义,因为它们还可以这样子被用起来。

隔着远去如流水的时光,觉得滴水的屋檐下,外婆眯着眼睛伴着浆糊糊着花花绿绿的布片的日子,很是温润。这样子也不知道是过得多久,几乎都是水远山长知何处,然后外婆抬眼看看天色叹口气;也不知道个时辰,估摸着总是该做中饭了。于是去问外公,外公也不是很知道,两个人为了这个商讨一番,偶尔也会转过来问我;:小妮,你说。外公总是呵呵的笑起来:她能知道?然后两个人再问我:饿了吗?然后我说不饿,就再等一会儿,偶尔还会去侦查一下门外的邻居是不是升起了炊烟,我若说饿了,就一定是做饭的时辰了,一边做一边说:管他呢,吃了终归能管不饿。方佛这样的一件事情,也是要顺上一番天时地利人和,若是没有到晌午,就去做饭,也是需要一番不管不顾一意孤行的勇气。因为天湿,火总是难升起来,这时候外公平时积攒的烟盒就会派上用场,如果还不够,我写过的本子也可以。外婆会提醒:看好,有没有用,那都是好生写的,烧了就没有了,别到时候还得重新写又要费劲。

总是会想起来外婆说话时候的样子,不紧不慢,细水长流的感觉,而且说什么都是好,从不见外婆说过谁家那里不好,便是我这样的小孩,整日里也是要被珍重着。

那样的日子,已经那么远了吗?

有时候会想起来小时候,下雨,妈妈一向嫌碍事的钢丝床打开,因为阴雨天也不会有人来,爸爸也不会是下着雨赶回来的,自然也碍不着任何事了。她坐在那里,给我改衣服,把她的和爸爸的衣服一件件的挑出来,一件衣服外面旧了,褪了颜色,里面去可能像新买的一样,反过来当作面子,裁剪好,锁上边儿,就是一件很好的新衣服,妈妈自己的主意一向都比我好太多了,所以只有很偶尔才会问我,喜欢什么颜色?喜欢扣子在哪边?我其实也给不了她什么答案,主要就是她自说自话的时候傍边有个人应个声音,偶尔也会把那些半成品的衣服放在我身上比一比,她也不用尺子粉笔什么的画,尺子就是我本人,反正我就在眼前,拉过来量一量比尺子更准。我因为反正也出不去,就只好由着妈妈拉扯来拉扯去,让过去就过去,让试衣服就试衣服,一种躲不过去的认命,家里就比较和平。晴天的时候,妈妈的脾气就常常比太阳还暴躁,又风风火火的,又不知道是去了外婆家还是大姨家什么的,总之一般她也是雨天的时候平和一些。

旧衣服可以翻新,就好像日子可以重新来过一样。

有时候会想起来渐渐长大的过程中,又多多少次的雨天,有时候是教室,隔着黄昏疏雨,吃了饭匆匆回来,倚在窗台上看小说,因为下雨,老师来检查的次数也不如平日里殷切,或者在宿舍,裹在被子里看,因为下雨,查宿舍也没有那么规律。那时候分明很多人却都感觉像是一个人,有时候就真的是一个人,因为雨,就像是自然给人围了一个隔断间一样,给自己一段空间,有时候,是门一响,有时候,窗子一关,有时候,是一个呼喊,这个空间就被打破了。有时候,他们进了雨为你隔开的这个空间,比如是丹丹拿一本书进来一起看的时候,或者媛媛过来在那边写字,隔着一段距离,也不做什么,就是知道雨的帘幕里还笼着一个人,有时候是在家里,闪闪在那里算数学题,或者默默的看杂志,或者缓缓摊开她的音乐书在吹笛子,或者只是看音乐书不吹笛子,有时候是大弟过来提醒什么什么该做一下或者收一下了,有时候是是小弟不知道怎么就出现了,难得拿一本小书去闹他二姐和小姐姐。

不过那时候也不觉得好,还总是烦恼更比滂沱雨还多的感觉。
反正,回忆这种事,总是会让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好起来。
真是没有办法。

细雨轻寒的。
淅淅沥沥的。
点点滴滴的。
过去了那么久。

怪不得帘栊下,只是听人说;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是情怀,不似旧家时。却看不见旧时的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