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打开《道德经》 对语苍茫  

2012-01-28 21:02:16|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么一本书,我想就算在它自己的年代里,大概也没有畅销过。

 

凭良心的说句话,就算是全世界的人都不读这本书,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本书就可读性来说,实在不怎么强。我当然也知道不能用今天的趣味性要求古人,时间过去了那么久,汉语发生了n次翻天覆地的变化,读起来有隔阂,那是自然的。不过就算是和同时代,我说的是大致同时代的书比起来,这本书也还是没什么可读性。相对来说,《逍遥游》那文笔好哪儿去了,人家庄周那词用的,怎么就怨的了人跟着浮想联翩呢;《韩非子》道理深刻也是深刻了去了,但人家有寓言在里面呀,什么《刻舟求剑》呀,什么《守株待兔》呀,多生动呀;《孙子兵法》人家文辞也不是太好,那个也没有个故事语言啥的,但人家实用呀,人家有固定人群的。其实《论语》除了口语比较多比较的通俗易懂以外也实在不见那里多么的出色,但是粉丝团庞大呀,人家还永久性霸占时空上下五千年的粉丝团,你比啥嘛!所以,我觉得这本书要什么没什么到现在还存在着,还一直的有人读,实实在在的很奇迹了。很奇迹了。

 

就当我实在是闲疯了吧。最近心里又给一些琐事闹的满满的,又忙的心都荒芜了那么久,饥不择食,我那它挡一下,也用它静一下。

可是,我还是不得不说一句实话:

《道德经》真不是人看的书,我打开网页,这么点开三个网站,三个网站就给了三个版本,别说解释意思了,就连字数和断句都是不一样的。

版本一: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

名可名也,非恒名也。

无名,万物之始也;

有名,万物之母也。

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

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这个是天涯在线书库的版本。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万物之始也;

有名,万物之母也。

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

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又玄,众眇之门。
-------这个是从一位版头是天高云淡的博客上粘贴下来的,看见没,第一句没有“也”,常和恒也不同的。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万物之始也;

有名,万物之母也。

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⑨。

两者同出而异常名,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众眇之门。
这是征集网上看来的,看倒数第二句,还是不一样的吧。实话说这三个版本和我昨天在书城看得那两个版本还是不一样的。都不一样,我真是遇到了一本神仙书。

 

这个我罗列不了了,但好在断句不同,字用的也不一样但大意好歹不差太多,就这么凑合着看吧。至于注释,更加不同,注释真是很有意思的,那仅仅是现代汉语的排列,根本就不知道那些句子是什么意思。谁有本事自己去对照去吧,我又不是在搞对照记,我不干了。

 

于是我把所有的注释统统抛弃。就这么用我现在知道的汉语对上那些犹如是前尘往事风沙掩埋后出土的句子。

我觉得那里也是有认识,有定义,有逻辑,有辨别,有自我,有主张,有思考,有矛盾,有超脱,有理想,-------就像所有的哲学,似乎他洞察了什么,他想留下一些告诫,然而又明知道不会有人听。似乎他想说一个预言,然而,就算是说了,就算是说了,人信不信最后都只会朝着定好的悲剧里走,似乎,如果他的脸上有一种表情,那一种应该是绝望,不是失望,就是让容颜枯槁的那种绝望,绝望到连看也不愿意看,只能走开,然而离开前还是一念不忍,明明知道没有用,还是说是告诫是主张都不如说是叹息,叹息一般的留下了这寥寥的千言。用语都是那么的枯燥萧索,毫无味道可言。

 

 

这一段古老的文字穿过千年的光阴落在我的面前,我注视着它,我觉得我好像在看到一个人或者不是具体的人,只是一个能感知的生命体站无边无际的繁花和苍茫里,像是站在洪荒起处,又像是站在时间的尽头,也像是站在整个文明史的任何一处,抬头看天风浩荡,吹开万世文明积攒的繁华的表象,看到事物本质的苍茫。这位探索者,也是追求者,也该是是感受者,觉得再也没有留在这一处世界的必要了,他要走了,又悲悯无奈的看了一眼的大地,终究又不忍心,明知道没有用处,还是,还是留下了这些话,所有的人都知道是真言,也如获至宝,也焚香也顶礼膜拜,也信奉,却没有人懂得它说的是什么。因为这隔阂,而且,随着时间越来越远,隔阂越来越深,只能慢慢的由着这字字真言一点点的湮没于时间的尘,再有着世人无知或者强不知以为知的涂抹成各样自以为高明的理解,为那本来无比简朴而明白的文字,终于,一切都再变不成原来的样子,就好像文明一旦开始也是开工没有回头箭的有去无回,就好像天地一旦开辟了鸿蒙就再也不能回到宇宙洪荒。当我们向着自以为的光明和真理前赴后继,当我们在血腥和绝望里挣扎,根本不知道,这些危险,这些后果我们在起步的时候就曾经被告诫过,只是我们也再也听不懂其人真诚的心音,于是我们有着漫山遍野的注释和研究,终于还是被隔离在文明的真相之外了。

 

这不是我的认识。

我以有限的理解对那远古的文字再也无法认识,这只是我看到这段文字时候所有的感知。是如此,也仅有斯。

                                                                                                                                            影    2011 9 24 晚上23:45

                                                                                                                                              2012年一月27日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