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农村  

2011-07-03 20:43:17|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村,我知道它在别人的印象里是什么样子的,是“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还是“榆树荫后檐,桃李罗堂前”还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还是“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如果远远近近的只是看看过去的话,我指的是不在那里生活,只是观光的话,这些都不假,只是我在农村的时候,并不是看风景的,也不是表现自己高洁的情操和志趣的,我在农村是因为那是我的家,是我出生的地方,所以我所知道的农村和古诗里说的和大家根据诗词想象的是不一样的,我所知道的农民在“种豆南山下,曹盛豆苗稀“的时候都是愁眉不展的,因为那季秋季的豆子关系到老人的医药费孩子的学杂费,关系到一家下半年的开支,当那些事情都等着这些钱的时候,他们在草盛豆苗稀的时候要赶紧的去补豆苗,要去施肥或者浇水,无论如何他们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豆苗稀下去,他们更加不会去说:“衣沾不足惜,但是愿无违。”如果真的有一个人在豆苗稀稀疏疏的时候,不去满朝黄土背朝天的躬耕陇亩,而在唱歌似的说这种话,他是要被笑话的,那叫耽误了土地,叫把好好的地和时辰都糟蹋了。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我是在玉米地里拔草的时候体验这首诗的意境的。夏日的阳光那么高,那么烈,火一样的只是烤着。玉米地里还没有剔苗的玉米密密的,一点儿风也透不进去,像一个蒸笼一样,人就在这样的地里,蹲着,拔草兼给玉米剔除第一遍的禾苗,一步一步的朝前挪动,衣服和头发都被汗水打湿紧紧的贴在身上,手上的汗和土混合在一起,顺着青筋一点点的蜿蜒而下,额角的汗滴就像书上常用的形容词,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的滚落下来,只是热也还没有什么,还因为在玉米地里穿行,玉米的叶子像小锯齿一样刮的裸露的肌肤上一道道的血痕,再混合着泥土,被汗水一浸,真是又疼又痒,火辣辣的。拔草拔上一个是上午,不管再怎样的芊芊玉指,都被草染成绿色,随着时间推移,就变成了黑色,而指甲里面塞了厚厚的土,也是黑色的。

 

相对于割麦,打场,垛垛,犁地,耙地,浇水,这些像样的农活,除草和打药属于很轻松的了。打药刚开始的时候是感觉很美的,背一个药桶,手里那一支喷雾器,在青青禾稼之间走着,也不用走快,也不用急赶慢赶,觉得还是很舒服的,而且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是那个遍撒甘露的神仙。只是好景不长,两桶农药打过去,太阳也越升越高,药桶的密封性又不好,药水早就湿透了衣背,再加上太阳一蒸发,农药的味道在身边挥之不去,浓浓的包围着人,简直要窒息。药桶也就变得无比的沉重,像是要把脊梁压弯,在地里的每一步都变成了跋涉。

 

拔草和打药也是我参与最多的农活,其他的太重,又需要技巧,我妈妈不让我做,其实我妈妈也根本不比我有力气,比我要单薄秀美的多了,然而一年四季忙着各样的农活,一天天,一年年的下来,人就在我看着的时候就老了。然而,到了今天,她还在做着,今天我打电话过去,她是刚打了药回家,那时候是中午两天,听小妹说家里的温度都四十度了,她刚打了药走在路回家的路上。说花钱请人家打了,没有打好,说无论如何都是一节的庄稼不能丢掉,不能眼看着不管,而我,从小看到大,直到今天,竟然除了听她在电话里说那些理由竟然什么也做不了,小时候做不了,到现在还是什么都替不了她。

 

农村,每次看到这个词语。我的眼前在很长的时间里都只有我妈妈一个人,她一个人对着一地熟了的麦子拿起来镰刀,她一个人奔跑着去带着化肥去赶收割机,她煮好了一锅的面条做我一日的三餐匆匆的去地里,她忙的顾不上吃饭在收我们的玉米,她选种子,她拌着农药,她半夜里还在月光下剥玉米,她把剥好的玉米编起来,她把编好的玉米挂在树上墙上,她说今天的天气好在阳光下晒上一院子的粮食吆喝着把鸡鸭赶跑,她忙忙的给猪喂食,她把鸡赶到树上去,她掰玉米,她打营养钵,她种棉花,她收棉花,她在阳光下套被子,她几天不敢合眼把雨天堆积的粮食储存好,她拉着架子车在坑坑洼洼的路上一步一步走着-------我的农村,一直都是我妈妈一个人的舞台,偶尔也有我们和爸爸,只是我们更像是她的配角,凸显着她的支配地位,也表达着着着她做这一切的责任,那些土地,不仅仅是她的不舍,在能舍去的时候,我妈妈比谁都舍得,是现在还不能舍去。

 

我离开家差不多十年了,是离开又陆陆续续的回去的时候才慢慢的看到了农村的别的人,有一边做着所有的农活还要照顾年老的母亲还要给儿子盖房子的大姨,又要干着所有的农活还有帮助自己年迈的母亲还要照顾自己瘫痪的丈夫的表姐,有一边干着这样的农活一边还要给在儿子读书后还要继续寄钱让他能够在外面体面一点的邻家叔叔,还有一边忙着所有的农活农闲时候还有去打工贴补家用的邻居大伯,还有已经五六十岁了还要去工地上打工的邻家爷爷,还有一边忙着各样的农活一边还要给女儿准备嫁妆还要受女儿埋怨不如别人丰厚的邻家婶婶,有拖着一身的病和眼看着风都能吹到的芦苇一样还在地里忙着的邻家奶奶,有已经八十岁的高龄了还在地里捡着麦穗除着草的邻家姥姥,有拖着残疾的褪领受着别人有恶意或者无恶意的各种笑语依然一点儿也不敢把农活拉下的邻家舅舅,有为家里还债只要给钱什么活儿都干什么苦都吃的邻家阿哥,有把地里的庄稼紧赶慢赶的昨晚挤时间来去窑场搬转或者去三和板场做工的邻家嫂嫂------我也是因为看到了我妈妈的不容易才理解了她们的艰辛。

 

我的农村,不逊于任何诗歌的风景却和那些优美的平和的散弹的清高的诗意毫无关联,它的一枝一叶,一缕炊烟都蘸着生活的艰辛和苦难,犹如一声一声的叹息,在一片广袤的土地,在灯火璀璨,在关注之外盘旋,也,很少有人听见,不是叹息不够沉重,是他们的地位太低,就算呐喊都不见得有什么人能听见,更何况只是叹息呢。更多的时候又只不过是叹息而已,又不会惹什么事端,更多的他们连叹息都是无语的,有泪,随时都可以滴下来,然而也不过是滴在灶台上,滴在土地里,谁看得见呢,而且,哭,更多的时候除了耽误农活的进度,还有什么用处呢?

 

我也听到过要改善,然而那改善从口号到落实的距离俨然是天上人间,更多的时候落下来也只是一个标语,对面小学的墙上,一条对有关老年人福利的标语刷了两年了,我提年迈的外公外婆去领取的时候,办公室里的人还不知道这回事呢。更何况还有那么多打着改善的口号还不知道具体操作的时候做的是什么,打着经济的名誉吩咐都不许中庄稼要种药材,结果是搜获了一地的柴火还有空口的承诺。这样的事情还不止是演绎一遍,而我也不觉得我看到的是全部,这是他们在农村。春节回不了家,打工被人骗,那是他们在城市常有的经历,而落在他们身上的目光,同情已经属于难得,根本就不会有多少人想到,他们也值得也需要尊敬。

 

如果没有什么浪漫的人把那些无处可诉的心酸和无人可担的苦难叫做诗篇,我的农村是真实的田园跟诗歌无关,不是那些诗情不够真意不够美丽,是我实在没有办法对着我什么承担着承受着辛苦和心酸的生命去欣赏字里行间的恬静和散淡或者叫情趣,叫随便别的什么东西。

 

而我,不管能不能走远,或者不管能走多远,农村都是我一生的家园。我不准备辞别任何与之相关的词语和评论不管是的木纳质朴愚昧沉重无知无能失败劳累和苦难。就象我不准备辞别一茬又一茬的庄稼和一季又一季的春华秋实。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