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因与果的悖论  

2013-09-27 19:49:04|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韩信之死,已经是忍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了无数的原因凑成了热热闹闹的众说纷纭,我也并不想去做什么探究或者追寻,我只是觉得我可以把这些原因大致的罗列一下,我想说的是不管有多少原因,无论什么原因和这个结果都没有办法顺理成章,所有的原因和这个结果都是一场悖论。

有人说,他是因为太骄傲了,真实好笑,他骄傲难道是一天两天才骄傲吗,或者是立下了功劳之后才骄傲的吗?从大家认识他从他还什么都不是的时候,他就是那么骄傲的,怎么以前就不见人说呀。再说一个有能耐的人不该骄傲吗,一个有真本事的人不该骄傲的活着该怎么样子活着才对呢?如果一个靠着自己能力活着的人还不能活的昂首挺胸还要活得唯唯诺诺的话,那么什么样子的人才该活着扬眉吐气呢?溜须拍马的人吗?还是见风使舵的人呢?还是在其位不谋其政的人呢?

 

有人说是因为性格孤僻和别人搞不好关系。他们相处又不是一天两天,几年呢,其中难道就没有人事升迁,利益冲突,名誉顾及,大小杂事,怎么也没见其人多骄傲,多孤僻多不和群呀。在再说,一个人,就因为不太喜欢和大家东家长西家短,就该死吗?

 

有人说是不懂政治。关于政治家懂不懂政治这个问题,我当然也并不知道一个军事家是不是一定要懂得政治,我本人一样也不是,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知道很多历史名人都是即是政治家也是军事家,老毛是,曹操也是,而且看看明成祖朱棣和三国的司马懿先生由军事家转型为政治家转型的多么成功呀,还有著名唐太宗李世民先生也是高军事出身的呀。总之一个懂军事的人对政治一塌糊涂,这结论有人敢下,我总是不太敢相信。再说,政治难道和军事是敌对的关系吗?又或者是军事只是政治的工具,他们的关系难道是利用过就过河拆桥才正常吗?

 

有人说是没有看透刘邦的性格。好吧,让刘邦先去一边吧,我们敢试试换换别的帝王吗?敢换秦皇?还是汉武?还是洪武大帝朱元璋先,还是唐太宗?还是宋太祖?只怕换了人还不如这个结局呢?只怕连中间幽居的那些日子也省掉了,只怕最后的声明也回毁尽,只怕那些辉煌的战争还不知道能不能留下他的名字呢?

 

有人说是因为功高震主。也许这是一个真正的死因,然而这样的死因是合理的吗?功高震主除了说明老板没本事还能说明什么呢?难道说明一个人不该有能力吗?或者不该展示吗?那不是更加的可怕。

 

假令韩信不伐己功,不矜己能,假令-----那么你觉得他可以像谁一样活着呢?,你觉得他可以像萧何一样的活着吗?你觉得他可以顺着他们陛下的意思去做朝自己脸上抹黑的事情吗?你觉得他可以对在战场上见都没有见过只是因为是刘邦的儿子就当了楚王的刘肥口称万岁?且不说能不能低到那个低度,难道应该低到那个低度才对吗?

 

不然像张良吗?像张良就不是悲哀吗?功成为什么要身退,功成难道不可以享受成功的喜悦吗?如果是自己一路辛苦,一番心血,无数努力换来的辛苦自己都不能享受,那么什么人比他们本人更应该去享受他们创造的成功呢?

 

最后,终于有人想到是制度,那么当初当“张良慌慌如林下。韩信惶惶上刑场”,那个制度是健全的吗?如果不是,竟然还有延续了那么多年,而且因为人物的关系,连当年的气概和心胸也不再有,那么这个制度为我们的民族该造成多大的危害呢?

 

遥远的春秋之前,诗经质朴的歌吟里,才子的故事就已经写定了形状,当年的情况是,必干死,微子去,而萁子为奴。

到楚汉的三杰,也不过是一切都没有改变。

 

我总觉得英雄是在一个时代里面对着责任敢于去承担的人,那样的人应该是一个民族的魂。我总觉得才子是一个民族灵性的凝结。那么当那些人物,曾经奉献过才华和智慧的人物,已经功不可赏,而且因为不可赏的原因非正常的死去或者走掉, 你觉得一个民族一种文化的精魂里会没有伤痕吗?一个带着伤痕的民族还可以在阳光下风雨中自由健康的成长吗?还可以有足够的自信和胆量和别的民族进行竞争吗?

 

历史上,面对着一次又一次这样的结果,一直都没有听到一个解释得通的因,而我们因为发生的次数太多,已经慢慢的就成为了习惯,然后慢慢的放弃了对于因的追寻。

当我们对着那样的结果,寻不出原因又不能不去解释,于是只好转而去粉饰事实,或者去找借口,然后把那样的结果也慢慢把这一系列的习惯。

我看着那些理由,比看到他们那样的死去的事实,更加心惊和胆寒还有厌倦。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