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村子里曾经的年轻人  

2011-04-20 15:01:38|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了一趟老家,那些时光和年华里面渐行渐远的人事又清晰的如在眼前了。那些我童年的年轻人,如今已经人近中年,就像一本本已经把结局写好的书。不经意的触碰间,想到他们也是有过青春和梦想的,也是有过奋斗和挣扎的。如今又回到了这个偏僻的小村成为这片土地中祖祖辈辈中的一代,这也是奋斗的一种结局。毕竟不是所有的奋斗都会成功的。那些奋斗了然后成功的人,是值得记住的,那么,那些奋斗过却没有成功的人呢,这一路的奋斗和付出,梦想和不甘难道就都等于零吗?

 1

“栋梁,又结婚了。”

“栋梁,可是那个差不多上了十年高中,参加过六七次高考,每次替别人考都能考上,自己考总也考不上的吗?

是的,现在在乡里工作,娶了一个妻子离了,如今又娶-----

我并没有听清后面的话,因为这家常的一句闲谈听来已经是无尽的心酸。

以前,考学那么难,能上高中是多么的不易,自己要付出多少努力,家里又要付出多少支持,差不多十年的高中,前面是怎样的信念后面又是怎样的坚持,在那些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之后一颗年轻的心一次又一次的又是怎样承受,一年又一年,一个不算富裕的家在又在做怎样的取舍?每年去看分数的时候,从家到县城那一路去时是带着怎样的希望又是怎样的忐忑,回来又是怎样的失望怎样的灰心,而且那样的路一走就是十年。而这漫漫的长长的孤独的青春中一个男孩又是怎样一个人面对那样的结果还有伴随着结果的人们的人们各式的目光和言论。特别是那些替别人考上的时候,看着别人用自己的成果去圆了别人的梦,自己的梦想却最终碎的一无是处,那是一种怎样的心酸。也许到最后连坚持都是漠然的,不知道最后终于放弃的时候心该是灰的了什么样子?

当我们为跳过了龙门变成了龙的鲤鱼欢呼的时候,有谁会去注意哪些没有跳过龙门却已是身心伤透的鲤鱼也曾经是一样的优秀?他们也有过相同的向往和激情。

当我们关注着成功者的一颦一笑有谁会在意失败者的生死。路人看上一句笑话,家里大概也觉得供他读了这么多年总是对得住他,没有人知道这样的历程会给他日后的路带来多少阴影,而那一路的奋斗和挣扎也不过是一段茶余饭后可有可无的谈资。

2

那里是刘理想新建的房子。

关于刘理想,学习一向很好,考上了大学。只是家里人只注重眼前利益,嫌上大学花钱,说家里没钱硬是不让上。其实为了上学,他在上初中的时候就在校园里摆摊,那时候学校里学习毛笔字,要用“仿影”,就是写大字的时侯放在大字本下面描的那张纸。他的毛笔字极好就自己写了在校园里当仿影卖,两毛钱一张,由此得来自己的生活费。

没有人在意摆摊辛苦不辛苦,也没有人去想那么好的毛笔字也不会是天生的,也没有人去想他一笔笔练字,一天天摆摊的时候心里有着怎样火热的梦想。

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便是这样的懂事和艰苦也最终没换来学习的机会。不知道拿着那张大学的通知书却不能去上的他心底是怎样的凄苦。

后来就参了军,毕竟是优秀的,在军队里提了干,别人都回来的时候他没有回留在了部队一段时间,有传言说可能会留在部队里,那么肯干又又优秀的人.

 最后美丽的传言终于没有成真,回来了。盖了房子接了婚,务农。农闲出去打打工。

3

“叫姑姑---”婶婶大娘们对一个一个黄发垂髫小姑娘说。又向我介绍:这是你大哥的孩子。

我的邻家大哥,自然是记得的。我上一年级的时候他上五年级,大我四五岁吧,我不太知道。小时候总觉得他很高,后来就觉得不高了。小时候就很实在的一个孩子,下雨的天如果我和他一起去学校妈妈就很放心。

他成绩也不是特别的出色,差不多是初中毕业也许小学也许是初中上着上着没毕业就不上了。

后来,听说他去打工了,那时候去打工的还不多,可打的工也少。他是去台湾那里,台湾,相对于我们的村子,台湾简直是远的如在天边,而他似乎还答应了特别苛刻的条件,说苛刻因为我听见议论说,似乎是在船上,万一发生不发生不幸是命大,发生了是没人管的,还签了这方面的合同,而这样的条件父母还催着他去,也可能是家里太难。

总之去了。

一去多年没有消息。

后来回来了,听说挣了很多钱,传说的人都带着艳羡也有人说用命来换钱不值。

关于那笔钱原来也有传说有说什么投资不慎云云-----。

再后来大哥就结婚然后有了孩子。

也自然没有人知道他一个背井离乡的少年那一路是怎样的辗转,也没有人在意语言都不通的他怎样学习的船上的活计,也没有人知道在那些真正的风口浪尖又有过几次生死轮回。也不知道风平浪静的晚上,那个躺在甲板上吹着海风的他会不会听一听《水手》,或者想一想家想一想以后的生活。

 

  我们小村很小,很落后,一年一年的春种秋收之间,一代又一代的人就像一茬又一茬的庄稼。一代一代的梦想,也是。犹若不待风吹自行落下的花朵。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