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苏东坡的宋朝  

2017-08-24 23:21:11|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父子
关于苏东坡为什么取名叫苏轼和他弟弟叫苏辙,这件事,我还查过字典字典说 轼是车前的横木,但依然不懂,知道他爹爱旅游,整天瞎跑,喜欢车也是有道理的,但是车子车厢呀,车轮啊,都是车上很醒目的部分啊?为什么不给小孩起名叫苏厢或者苏轮,叫轼,不留心都不会留意到古代车上还有那么一根扶手,叫辙也就是跟车沾边。关于这个问题,他爹他爹苏老泉这么讲:“轮辐盖轸,皆有职乎车,而轼,独若无所为者”。轼乎,吾惧汝之不外饰也”。翻译成现代版中文,车的其他部分都很有用,但是轼没有什么用,但是没有它车也不像车,所以不出风头又不可少。
关于苏辙,说:“天下之车莫不由辙,而言车之功者,辙不与焉”。天下之车无不循辙而行,但论到车的功用却没有辙的份。“虽然,车仆马毙,而患亦不及辙”。
意思是:车要没个车辙也走不了路,但是也没什么人说车辙的功劳,但是一旦有什么车祸,也不会连累到车辙。
真是天下父母心,古今都一样。
才子老苏老来得子,宝贝得不得了,也没说希望他们成才子,成栋梁,什么的,就是说,人生在路上,千万不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连累到他们,这辈子让他们兄弟俩平安的过去。
苏东坡的话说,也就是:唯愿孩儿贤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倾。这份愿望也是家传。
宋朝,苏东坡他爹是这样的父亲,他自己也是。

二兄弟
作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辙,也写过很好的文章,但是那一篇《为兄轼下狱上书》却不是他最好的文章不是他最好的,而且,也并不文采,但却可能是他用了最多的脑细胞绞尽脑汁写出来的。
因为当时,苏轼性命攸关。

那篇一开始什么都不说先说自己可怜,天上地下只有一个哥哥,要同情分。然后拍马屁,全靠大慈大悲的皇帝陛下了。然后说哥哥错了,说他说话不经过大脑的,虽然很违心,虽然他知道自己哥哥的文章一个朝代都挡不住光芒,但他只能这样说,然后请求抱住姓名,然后说他知道错了,虽然他哥这辈子也没改,但他先承诺上,他会改的,会的,然后是动真格的,把自己的功名官职身家性命拿出来,为他赎罪,请求把刑罚也免了。
不才子,不文采风流,样子也不好看,甚至话不由衷,但他要的不是千古传颂,他有别的文章去千古传颂,他也不要文才风流,他有别的文章文才风流。他不要为民请命,他不要实话实说。他不惜卑微,因为他是在求他的哥哥姓命。
苏东坡对我们来说是一代文豪,但对他,只是兄长,他那时候,连他以后会写大江东去这样的文章都不知道,但是,但他记得他们从小一起读书,他们朝夕相处,每次登山涉水,哥哥都会自己先试一试看没危险才叫他。而,此刻,不管是非对错,他命在旦夕。所以,他顾不上形象,他要救他。
同一个时间,在另一个叫做牢房的地方,觉得自己必死无疑的苏轼在写:与君世世为兄弟,再结人间未了因。
我们今天看到的苏东坡的词,一首一首,动不动都是想子由。那首千里共婵娟,也不管爱情什么事,也是他想子由。
是的,他们是兄弟。
苏轼出监狱,苏辙去接他,一见面上去第一个动作就是捂住他的嘴巴,说:老哥,你以后可是不要再乱说话。
如果你去采访苏辙,问他苏轼写诗你什么感想,苏辙一定很没有出息的说:只要不要写出事就好。
他们一直哥俩好到去世。苏东坡人生最为遗憾的一件事,是他生命垂危的时候弟弟不能赶过来。而这也是苏辙最大的遗憾。
四海一子由。
每次看到苏辙,就觉得苍天待苏轼实在不薄,那个时代才华与他最接近的人,偏偏有能力懂得他,竟然还是他最亲的人,而且愿意拿生命种的所有取爱他和保护他。

三师生
欧阳修看到苏东坡的文章,吃惊于。文章的好,然后,没有打压,没有嫉妒,而是用自己给他做广告说:我要让他出头
他并不仅仅这么说,也是这么做,让那一句几乎成了共识的文人相轻不灵了。
这是苏东坡的师生。

四政敌
苏东坡并不是后来的东林党人,也不是革命烈士他在遇到冤狱的时候,遇到不公平待遇的时候,骨头并非很硬,表现也不是很英勇的,说实话,有点怂,甚至,连据理力争,连沉着应对也做不到。
他紧张,害怕,刚知道有人来捉他就吓得要自尽,出来连穿什么衣服都不确定,路上几次要投湖,又怕连累家人,进了监狱又几乎还没怎么问就认罪,尤其是我们知道了那么可歌可泣的头可断血可流的的铮铮铁骨之后,他真的不是很~如果,当时,王安石作为他的对手,真的想他玩完,就他那点心无成付,+表现。他真的分分钟玩完了。
但那是王安石,他说:

五君臣
  乌台诗案大概事最早的文字狱。所以当事人苏东坡根本就没有任何经验。相对于后来文字狱的可怜的主人公们,苏轼不是写得更少,也不是罗列不出来罪名,也不是没有人居心叵测去罗列,也不是他得对手多么的慈悲,更加不是他多么会辩解,而是,他有幸生在宋朝。
  他最后的判决书,事宋神宗写的,面对着哪些由他的诗词罗织的罪名,宋神宗说:诗人之词,安可如此论?
  “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的作者,为什么就没有遇到这样的一句判决,后来死于文字狱的读书人怎么就没有人有智商懂得:诗人之词,不是罗织罪名用的。
  谁能知道,是不是宋之后的苏东坡根本就没有本事从他们的"乌台诗案“里活下来,他们的那个朝代,没有给他们写大江东去,写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写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的机会。

总之
苏东坡是宋朝的苏东坡,也许是因为别的朝代,根本就活不下来一个那样的苏轼,也等不及他变成东坡,别的苏东坡不在宋朝,别的父亲也许等着他去光耀门楣,而不是一心求他平安,别的兄弟也许嫉妒他的才华,而不是一心报他平安,欧阳修那样的老师和王安石那样的政敌更是难得入稀有矿物,而别的君主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又怎么愿意明白,诗人的诗要怎么读。
所以,那个宋朝是苏东坡的宋朝。
不是苏东坡的宋朝多么好,我们已经知道他满腹经纶,一生坎坷,即便如此,相对于它后面才子的命运,依然不知道要幸运多少倍。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