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绍兴*大禹陵  

2016-10-02 23:47:29|  分类: 逍遥游 my trave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绍兴*大禹陵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大禹陵的风光,不是秀美,是雄浑,开天辟地,宇宙洪荒,初有生民的那一种连着鸿蒙载向文明的雄浑。
绍兴*大禹陵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石架,让人想起神农,想起野人,想起来远古与未知。
下面那一条横放的圆筒,据说,拴马用的,因为此路通往大禹陵,所以,这里,文官下轿,武官下马。道理貌似不错,也很古代。但,那一定是后人附加的东西,文官下轿,武官下马这种官架子的做法表示尊重,宋元明清之后的遗留,春秋时候,国公的住宅都是平民可以去的,而且也并不需要三跪九叩这些虚礼,更何况比春秋还早那么多的三皇五代时期。
好在,我们的祖先可不需要遵守后代指定的这些条条框框。
绍兴*大禹陵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简单,配上深刻,至理,配上认识,再配上最简易明白的表达,从古至今,莫过于这种太极图。
眼前,大禹陵的这一张,巨大,浑圆,黑白分明,稍远一点去看,简直就像是从苍茫山岭里迤逦而来的云水,似乎世界一直就是这个样子,这个道理。
这,就是大禹的时代背景了。
还有一副更为实际一点的背景:洪水滔天。
漫天洪水倾盆而下连日不听没有日光,据说,连太阳似乎都被淹没到了洪水之下。
同一个年代,地球的洪水记忆里,西方有一个故事叫做诺亚方舟。神话。
中国的这段历史,至少有一半是在神话里,叫做:大禹治水。

绍兴*大禹陵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九鼎,定九州时候用的九鼎。大禹之后,夏商周一直传下来,一直到秦代替了东周,九鼎失踪,从此中国的历史中再无相关的记载。往事苍茫,无尽未知。
绍兴*大禹陵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通往大禹陵的路,一路都是古代的神兽,旁白是这种神兽的介绍,有一只叫做獬豸,竟然就是传说中的法,法律的法,原来是一只辨是非黑白的神兽,还有很多,献夜明珠的野猪,还有神牛,等等,很多都是帮助大禹治水的功臣。看着那些兽,分明是做着人的故事,也许这只是记载当年的人的境遇其实跟丛林里的兽或者动物们是差不多的,那一段时间叫做茹毛饮血。或者,人还在向往着兽的神勇和力量。人,并非生来就是强者,人,曾经也有是弱者的时光?
 
绍兴*大禹陵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这种风格也是我喜欢的,粗狂,厚重,质感。
绍兴*大禹陵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其中,还有两位,不仅仅是跟治水有关,而是链接着大禹的人生。这条路,是大禹的世界,家庭与事业。
绍兴*大禹陵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们耳熟能详的神话,尧时代,天降洪水,民不聊生,尧先排鲧去治水,鲧采用了堵的办法,结果情况更糟糕,于是鲧治水失败被杀死在羽山。因为治水没有成功,鲧精魂不灭,在鲧的肚子里诞生了一个新的生命,就是禹。大禹划开鲧的肚子出来,然后鲧的身体落入羽渊,化成里三足龟。就是上面这幅石雕啦。
今天,在大禹陵,重新想起来这段神话。忽然似乎明白过来一件事,鲧,当时没有死。去掉神话,常识是,任何人都是母亲生的,大禹不可能没有母亲,之所以记载成这样,更可能是那是一个父系社会了,不是只有父亲,而是只知道父亲,而母亲在父系氏族并不重要。就像更早的神话里,有人吞了个鸟蛋呀,踩了个巨人脚印就怀孕,其实那应该记载的是只知道母亲不知道父亲的母系社会。
一个人死去的时候还没有儿子,死后若干年有一个他的儿子出现,唯一的可能只有他当时没有死。这是常识。可是,活下来也应该不容易,没有在都城处死,辛辛苦苦赶到羽山,未必不是争取过去的,也许那里是唯一的一线生机,从此鲧作为一个死掉的人,隐姓埋名,不知道有没有娶妻,但生了孩子。
只是怎么可以在尧的时代公开违背尧的处置,所以,鲧至少不可以公开活着,所以,这个神话,也许当年就是有人编出来的。符合所有人的需要,至于流传,也许是因为宣传。
绍兴*大禹陵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这块石头,是一只虎。大禹小时候的玩伴,后来跟着他治水。
如果我的猜测万一成立了,想想大禹的童年,有一个很明显与众不同又不能生活在阳光下的父亲,那么搬家只怕也很平常,而且多是偏远的地方,更适合隐居,所以他没有同龄的人类伙伴,但是他也有一个好朋友,是深山里的百兽之王,老虎,带出去一样很神奇,很威风。
绍兴*大禹陵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九尾狐,大禹的妻子。名叫涂山娇,或者涂山女娇。上古的神话里,涂山氏住在青丘,是狐狸家族。
但,也许是图腾。先民,不同的人用不同的物作为图腾。
神话说,那天,九尾狐来见大禹,白色正好是此刻大禹衣服的颜色,九尾的数字九象征帝王。于是,大禹娶了女娇为妻。
这段神话,如果记载的是历史呢?
也许,这是一桩政治婚姻吧,有了他,大禹多了涂山氏的支持,有了登上帝王的资本。
两个人,差别那么大,想想看,如果女娇是涂山家的千金,面对着一表人才英武豪迈的大禹未必不动心,但以后的日子呢,大禹会不会有什么情趣,会不会迁就她的小姐脾气,会不会及时读懂她每一次轻嗔薄怒的信息,更何况大禹还那么忙,更何况,大禹根本连陪她的时间都没有。
如果历史的记载是三过家门而不入。难道能指望大禹有什么时间和心情陪妻子吗?
历史只是歌颂正面。
所以我们不知道三国家门而不入的另一面是一个女子多少期盼,又是多少失落,是多少眼泪,又有多少不眠。
一直到她怀孕了,他还不来,于是她什么都顾不上了,去找他。你不来我去总可以了吧。
关于那场相遇,神话是真么说的:大禹变成黄熊开山,每次妻子来送饭的时候再变回来,而每次饿了就会拉动铃铛,一次他不小心触动了铃铛,妻子以为开饭赶过来,结果没有见到丈夫,却见到一头黄熊,于是魂飞魄散,转身就跑,大禹在后面追,眼看追上,妻子变成了石像。大禹绕着石像说:无论如何,总要把儿子给我。于是石像裂开,出来一个婴儿,因为是石像裂开出生的,就叫启。
只是真实,谁知道呢?
终归三国家门而不入的后面不是理解和支持。
这段婚姻,终于走到尾声。
他,也许努力过,但最后她没有回头,也许是看到英武伟岸的丈夫在泥泞中的工作状态,成了压弯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再也过不下去了。她实在做不到和这样一个满面尘灰,也许指甲里都是泥土的丈夫生活在一起。她决定离开,只留下了刚出生的儿子。
绍兴*大禹陵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在没有母亲的庇护里,父亲有忙,偏偏是越来越大的责任和荣光。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心机和能力都如同天生。

禹传子,家天下。
大禹本人是不知道这件事的。
他死时候,按照禅让制,他传的是丹朱。
但是启夺取了王位,开始了夏朝,从此开始世袭相传,终结了禅让。


最早的祭奠大禹的活动就是启做的,可能从那个时候,就是一场蓄意,他利用盛大的祭祀,让人记起来所有关于老爸的丰功伟绩,世人如此怀念他,怎么会不顾及他留在人间的亲生儿子。至少,在感情上,加了无数分,更何况,作为父子,年轻的启和年轻的大禹未必就没有更多的相像。

禹传子,家天下。
这是一生为公的大禹唯一留下来的“私”,只是大禹本人根本就不见得知道。这件事是启做的·,这是属于他的历史,时代与功业。
绍兴*大禹陵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而,大禹,治水已经是他的一生,通九江,定九州。从,接过尧的那任命书,------就是上面的图,当年的通用文,标准版,如今很难再认识了------一直到再会稽山分封,九鼎成,九州定。他完成了一生的伟业,也终于长眠于此。我们没有关于他的详实的历史,只好在神话里遥想他当年的生平。
绍兴*大禹陵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至于为什么是神话?为什么即便是线条的版画也是如此的惊心动魄凤舞龙翔,也许当年的人就是真么认为这件事情的。
绍兴*大禹陵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今天,交通已经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从不远的上海来到绍兴大禹陵拜访,不过旅游,不过两天,不过到大禹陵爬了九百五十七层台阶,而且是铺好的台阶,只要上就可以,也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挥汗如雨,连腿都几乎麻木。甚至那些小伙子们,也累得汗衫脱下来搭在肩上。
更何况,当年,几乎无从谈起来交通,连车都是木头实心的轮子的那种黄帝时代发明出来没有多久的推车的情况下,一个人,走遍九州已经是匪夷所思,还在漫天的洪水和泥泞中带领人登山开路架桥理水。

这不是神一般的奇迹又是什么呢?
绍兴*大禹陵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