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谁的征服  

2016-07-17 19:07:54|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诗词,是值得一读再读的。

再读李煜,换了一种方式。看到的依然是南唐那个眉目温婉清秀的男子,缓带轻裘,从容优雅,最迷人的依然是一片真情,人生苦乐都是一片天真烂漫。不管从那个角度看过去,他都是那样的吧,因为凝固在词里的那个可能就是他最真实最本质的样子。

一个人变得成功,变得强大变成应为神武也许是一个奇迹。
但一个人,不管怎样的环境之下,不管青云之上,还是污泥之中,一直赤子心肠,就不是一个奇迹吗?


“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
这是王国维说李煜的话。是说他那样的生存环境能出来阳刚之气很难的。

但,深宫。如果看过《甄嬛传》的话,大抵会知道深宫是一个怎样的所在。南唐的后宫即便不至于如此残酷吧,但至少要有几分那样的意思吧。那里是不滋养豪情,但是也并不滋养美好,不滋养善良,更加不滋养天真,不滋养真性情。无论哪一个深宫,更多的是充斥着无聊,怨恨,沉闷,勾心斗角,心机,就像潮湿的地方长着苔藓一样自然。

一个人,自小从那个环境里长大,竟然没有养出来一点儿心机,却因为那里环境的优越,物质的富足,养成了对美对精致的品味,给他举手投足,带上了一种天然的高贵和优雅。那该是怎样的天资,又遇上了怎样的养成,才让他隔离了深宫的污浊只是汲取了后宫的富贵风流。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 笙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风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未切。 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在他的《玉楼春》里,他的后宫宛如水晶琉璃的世界,他的宫娥都是天上的仙子,她们就是这么娟娟美好歌舞个他看,跟争宠跟勾心斗角无关。或者,他根本就没有看到过。

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把后宫那种阴冷繁华潮湿心机蔓延如藤蔓的地方,住成了神仙宫殿。

如果知道玄武门之变,或者康熙末年的九龙夺嫡,就该知道帝王家的争权夺位大概是怎样的残忍。
他,也是生长在这样的帝王家。
他所面临的机遇,也许是可以成为李世民或者康熙大帝那般的风云人物的,如果他如他们一般气魄或者残忍。至少,胜出的他可以是一个缩写版的他们。
但,他是李煜。
他自己不要,但他的兄长是有人想要的,他也被兄长嫉妒过,他有五位兄长,他也是从争权夺位的惨烈里走来过的。
如果是胜出,杀出重围的豪情呢?
如果是无意,这样的夺位就在身边,他的至亲兄长们,接连死去,不可能跟这件事没有半点关系,他连惊吓都没有受到吗?
但是,感觉不到: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 砌下落梅如雪乱, 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 路遥归梦难成。 离恨恰如春草, 更行更远还生。

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你分明看着他身边是翻云覆雨,但他走来,却连一片衣衫都没有湿。似乎,他连那些事情都不知道,他一直都是那个看着春花秋月的人。

帝王。
世界上没有比帝王更残忍的职业。
因为没有比那份职业更大的权利。
对于人心,没有什么是比权利更大的诱惑。

秦皇汉武,唐宗宋祖。
当你说他们的功业的时候,要附带上多少献血和生命。
当你在说他们残酷的时候,要附带上多少人在其位,不得不然的无奈。

但是。
这样的一个位子,与李煜几乎没有半分干扰。
他在这个位子上看他爱的女子:

云一纟呙,玉一梭,淡淡衫儿薄薄罗 轻颦双黛螺。 秋风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 夜长人奈何!

这是皇后吗?哪里?通过他的明眸,她是一个如此绰约的江南少女。
而他,那个爱慕着她的江南少年。
其他都是多余的。

在这个位置,他竟然会这样去幽会,还要写出来:

花明月黯笼轻雾, 今霄好向郎边去! 衩袜步香阶, 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 一向偎人颤。 奴为出来难, 教君恣意怜。
她是皇后吗?哪里?她只是那个初见爱情的少女。
而他,那个偷情的少年。
其他都是多余的。

他看她们,没有去想要平衡那个朝臣,要拉拢那份势力,背后,未必没有错综复杂的关系,但与他无碍,他不受一丝羁绊,走向最单纯动人的她们。

是怎样的一个人呢?遍地财宝,无尽欲望中落到顶峰,他依然能做到云淡风轻。

无意之中,意料之外,接住了一座江山,他没有惊喜,也没有惊吓,还是一如既往做着自己,那一份看似温婉的性情,却连一座江山都不能移转啊。那是不是比城墙更艰辛的坚守呢?

俘虏。
有什么是比做俘虏更难堪的身份呢。

鲁迅先生的经验,一个人从富裕到贫困就足够饱尝世态炎凉。所以,他一生也都是那样尖锐。

那么一个人,从帝王落到俘虏呢?
那个落差是不是比从富裕到贫困翻倍呢?
那个过程里的世态炎凉不是要加倍呢?
那个人,是不是要更加尖锐呢?是不是要脱胎换骨呢?

宴饮,他要赋诗,背负着亡国的罪名为让自己国破家亡的人唱颂歌,然后被讽刺一般的夸为:翰林。
他的小周后,被拉去侍寝,还被画成春宫。
牵机。那样的毒药,那样丑陋的死亡。

从身体到灵魂,不是折磨,是蹂躏。

与他,产生了的变化是,让我们终于读到了:

四十年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销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挥泪对宫娥 

读到了: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是怎样的人呢?被踩在了泥泞与污浊里,命运逼仄到再无可退,出口的呻吟与叹息都是绝唱。而且因为命运沉痛,终于有了比华美更美的分量,从此牢牢的扎根于这片土壤。

宋太祖征南唐。李煜做了俘虏。
历史是这样说的,南唐从此划入了宋的版图,宋太祖是胜利者,历史是这样尘埃落定的。
李煜死了,以痛苦和屈辱的方式。以绝对失败者的姿势定格,再也没有翻盘的可能,历史是这样记载的。
可是,后来呢?
后来的北宋像赵匡胤一样,黑脸大汉一名,豪情义气深重吗?
还是像赵广义一样,一肚子的狠辣和深沉呢?

我们今天说起来北宋,都说那是风雅,风雅,那更近谁的气质呢?为什么那一份气质和被他们抓回来的这个俘虏这么像呢?而且从北宋到南宋越来越像,到宋徽宗从命运到气质简直都是李煜的翻版呀。

李煜,是被他们抓来,杀死了,没有复活的可能。
可是,当时伟大的宋太祖宋太宗也很无奈吧,他那些已经出口的歌吟也是有生命,落地生根,在他死去的这片土地上,在北宋的版图里成长起来的一代一代的英才,欧阳修,大苏小苏,辛弃疾,李清照,他们都像是从他的手里接过了书写,宋词的源头,是那个亡国的李煜,跟雄才大略的君主可没见有什么关系。

在疆域的战场,李煜是沦陷了。

但是在文化的疆域,是李煜变伶工之词为士大夫之词,在文学的创造性上凭一己之力,一份真情,旋转乾坤,如果不是他,有宋一代,未必以词传世。他是一代词帝,不是说他是人间帝王,而是说他在词的领域内,是当之无愧的独步古今。

在文化时空里,他一个人完成了更加彻底的征服。

世界,是多层次的。

七:

宋词,比较适合春暮或者深秋来读,如今盛夏,烈日炎炎,盛夏的光线简直带着金戈铁马的肆无忌惮,无意间再相逢李煜的词章,读来都是如此不同的味道。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8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