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圣诞,阅读,片段  

2016-12-25 21:23:39|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圣诞休息,天外细雨,又是冬季,非常好的闲书时光。

也并没有看什么。

一段文字说曾经曾经中国附近有个国家叫做身毒,几乎笑爆,什么国家叫这种名字,后来细细看下去,原来是印度,因为是中国人问当时的欧洲人大家都搞不清楚读音,以至于当时的天竺这个音被印度人说给西方人再被中国人传回来,就成了这般可笑的读音。

忽然间有些吃惊,如果我们奉为经典的那些书,那些古老的音也是这么来的,那可怎么读的懂,那还不是怎么解怎么错,就像金庸武侠里解得全部错乱的《侠客行》。似乎,那一本《尚书》里面读不懂的地方奇多,不会真是当年的方言写的吧,如果是,那可没有读懂的可能了。

当年的黄帝和蚩尤打仗的时候,是不是空间和时间都是错乱的,人可以在不同的维度和不同的时间里之间互相行走和穿越。到后来那个叫做颛顼的帝王觉得这样不行,于是重新梳理的时空的书序,封闭了其他维度的通道,历史上不知道该怎么记载,于是就说封闭了通天的途径,成了传说,而那些遥远传说里的神仙们也许真是不同的维度中呈现出来的生命状态呢。好吧,我科幻小说一看多就自然瞎想。

看到一段先秦对于韩非子的介绍,说他的贡献统一了法术势,是集法家的大成者是不可能的,因为法与术根本就不不两立,因为你一旦以法,那么就不可能去管术,不可能根据个人的好恶而去把一个人怎么样,不能因为喜欢一个人活着讨厌一个人去针对他。窝里斗这种事情,有人类的地方都有,但以中国最为惨烈,也传承最久,那么其因竟然是洞悉人心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人心的韩非吗?

忽然想到我们一直纪念的那些诸子百家,大家都觉得他们很有学问,命运悲惨什么的就去怀念,可是我们真的知道他们说的什么吗?我们一直纪念的名人有多少事我们最为熟悉的陌生人。

这一次之所以把史记又拿出来也不是想看,是在一段阅读的文字里遇到名篇《鸿门宴》,觉得那里不对,又看一遍,还是觉得不对,仔细想了半天,觉得范增很没有道理,做为对手,无所不用其极,ok,但是他竟然因为刘邦在咸阳没有烧杀抢掠,克制了自己把他认为是对手,克制自己的欲望,没有形成破坏,这在任何国家任何时代任何文明里都是好事好吗?怎么可以因为这个把他视为对手,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成了毁坏的化身,如果觉得刘邦这样做好,那么有本事让项羽在这方面做得比他更好啊,这才叫竞争,看他这方便做得好,得民心,就要杀了他,这算什么?最郁闷的后来人竟然把范增叫做智者,把刘邦说成狡猾和伪装,这样的伪装你也做呀。更郁闷的还是那篇《淮阴侯列传》,忠诚,尤其是对国家的,在无数的时代全世界的文明都是美德好吗?一个将军对于对于国家与和平的忠诚成了他最后身败名裂的原因。这一定是哪里错了,只是不知道是文化错了,还是记载错了?还是后边的阅读和理解错了?

----------
也许是看到这里,也许是想到这里,也许是因为冬天下雨的原因,忽然就不想看了。
所以,打住,圣诞节果然比较适合吃圣诞晚餐或者参加圣诞活动,看书不宜,我还是不看的好,反正也很久都没有去图书馆换一本书了,没有新鲜的。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