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资料:张苍:  

2016-11-18 21:41: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汉张苍

张苍(前256年—前152年),阳武县(今河南省原阳县)富宁集乡张大夫寨村人。他生于战国末年(公元前256年),死于汉景帝五年(公元前152年)。

张苍早年拜师荀子门下,和韩非、李斯是同学。不过从张苍后来的成就来看,他们有象李斯一样学习社会政治,而是学习天文历算。在古代它们是建立在阴阳五行基础上的一个大系统,彼此同根同源,联系紧密,一般人难以理解,但张苍却一见如故,如鱼得水。

秦朝时候,张苍官拜御史,掌管宫中的各种文书档案。秦二世胡亥愚昧无知,丞相赵高指鹿为马,作为技术型人才张苍自然因言获罪,好在有朋友相助,张苍立即逃回家乡阳武才躲过一劫。

等到沛公攻城略地经过阳武的时候,张苍便乘势参加了起义军。张苍以宾客的身份跟随沛公攻打南阳,张苍却因自作主张行事而违反了军令,犯了罪。刘邦指派王陵(后西汉宰相)负责审讯,决定将其腰斩。行刑之日,张苍被脱去衣服,赤身裸体俯伏在砧板上,眼看将变为刀下鬼。此时监斩官王陵看到张苍“身长大,肥白如瓠”,王陵动了恻隐之心,决定刀下留人,并立即向刘邦作报告,请求宽大处理。刘邦批准了王陵的请示,张苍终于被赦免,得以大难不死。张苍便跟随沛公向西进入武关,到达咸阳。

在别人看来,张苍能够据理直言,有些正义感,但是张苍自己非常清楚,他主要祸从口出,自认为自己的见识高人一头,显摆显摆自己的文化水平。其实在权力面前,这些都是狗屁。这事以后,张苍深刻吸取了教训,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把内心的欲望狠狠地压在了心中。张苍对于曾经救过自己性命的王陵感恩戴德,毕生“以父事陵”,像孝敬父母一般敬重王陵。王陵死后,张苍已经是丞相了,但他却没有因为官位升高而有丝毫的傲慢和懈怠。每逢五天一休假的时候,总是先拜见王陵夫人,向她请安问好,待亲眼看到她吃完早餐以后,献上美食之后,才敢回家。

张苍跟随刘邦西入武关,占领咸阳,又东出陈仓,还定三秦。张苍被刘邦任命为常山郡守,协助韩信取魏攻赵,斩首陈馀。不久,迁为赵王丞相,先后辅佐张耳、张敖两代赵王治国安民。后来,因边关需要,又改任代王丞相,警备北方边境。

张苍真正立功是参加镇压燕王藏荼的叛乱。公元前202年,燕王臧荼谋反,刘邦率大军进剿,张苍以代王丞相的身份领兵助战,多次立功,被刘邦看重。次年,论功行赏,张苍被封为北平侯,领食邑一千二百户。

公元前200一前197年四年间,张苍以列侯身份参加以萧何为首的汉王朝丞相府的工作,张苍是从秦时就担任柱下史,非常熟悉天下的图书和各种簿籍,再加上他很精通计算、乐律和历法,因此就命令他以列侯的爵位在相府办公,负责管理各郡国交上来的会计帐簿。

新政权建立后,需要制订一整套相应的制度以使新政权进入正常的运行。萧何制定法令,韩信拟订军法,叔孙通确定礼仪,张苍以他所学之长主持统一度量衡程式与制定历法两项工作。当时正处在天下刚刚平定的时候,朝廷中的文武百官都是军人出身,而唯独张苍从担任计相时起,《史记》中说:“苍尤好读书,无所不观,无所不通,尤邃律历。”他勤学苦读,广为涉猎,知识渊博,精通音乐和天文历算,汉朝初年的历法就是由他推算和制定出来的。

因为高祖是在十月里入关,灭秦到达霸上的,张苍取用《颛顼历》为汉历,所以原来秦代以十月为一年开端的旧历法依然沿袭。它以十月为一年之首,每年定为12个月,365.25天,一月29.53085天。每19年插入7个闰月,闰月放在九月后,称后九月。这在当时流行的六历(黄帝历、颛顼历、夏历、殷历、周历、鲁历)中是比较先进的,更接近天象运行的实际情况。因此它实行了近百年,直到汉武帝时代的公元前104年才被更先进的太初历所替代。

他又推求金、木、水、火、土五德运转的情形,认为汉朝正值水德旺盛的时期,所以仍然像秦朝那样崇尚黑色。张苍还吹奏律管,调整乐调,使其合于五声八音,以此推类其它,来制定律令。并且由此制定出各种器物的度量标准,以作为天下百工的规范。在他担任丞相一职时期,终于把这一切都完成了。所以整个汉代研究音律历法的学者,都师承张苍,“汉家言律历者,本之张苍。”。

张苍就采用秦国所用的颛顼历为汉历。

公元前196年,淮南王英布谋反,被汉高祖镇压。为巩固刘氏天下,刘邦封自己的儿子为淮南王。命张苍为淮南丞相,处理郡国军政大事。张苍任淮南相16年,直至吕太后逝世、始升为御史大夫,进入汉王朝的中央决策阶层,与周勃、陈平等一起迎立代王刘恒为汉文帝。

汉文帝即位四年间,周勃与灌婴先后担任过丞相,由于他们“重武少文”,不善于治理国政,故后世有“绎(指绎侯周勃)灌无文”的说法。

四年之后,张苍继灌婴而任丞相,主持汉王朝的中央行政工作达15年(前176一前161)之久,时值汉文帝后期。汉文帝及后来的景帝时期,是汉王朝的盛期。经济繁荣已大大超过战国时代,史称“文景之治”。因此、他对促成“文景之治”,特别是文帝时期清明政治的出现所起的重大作用是可想而知的。

中国统治者讲究“受命于天”,但中国的“天”是个虚的概念,就好象“道”一样,虚无飘渺而又无处不在,仿佛《1984》里的老大哥,随时窥着君王的行为:假如君王做了什么狗屁倒灶,这天就会——当然,只是理论上——刮风下雨打雷闹点洪水瘟疫什么的;如果君王多做善事,老天爷就会阳光普照天下太平。古人们认为人天是合一的,尤其是君主们,认为他们是人天连接的枢纽,直接影响到天的各种异象。所以我们看历史书,经常看到只要天下哪儿遭灾了,皇帝就赶紧又是下罪己诏写检讨又是节衣缩食停建楼台亭馆等等把戏。

既然天和君王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那么这种心灵感应当就是有规律可循的。于是古代大贤人或者大闲人们认为这既然是一个规律,并将之理论化;如果没有这么一个规律,那就杜撰一个出来。

最初这种思潮十分混乱,大家各说个的,谁也没准数。到了战国晚期,涌现出了一位承前启后的大理论家邹衍。这位仁兄综合前人关于阴阳五行的研究成果,开发了一套“五德始终说”,这套说简而言之,就是说世界的基本元素是金、木、水、火、土五行,这五种元素相生相克,天下万物都是出自他们克来生去的复杂关系。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

古人认为皇帝跟大自然是有感应的。于是邹衍就开始发挥了,他说这个朝代的兴替有规律可循的,这规律就是五德五行。每一朝代都有它的一德,就好象每一个人都有属相一样。一德克一德,所以一个朝代取代另外一个朝代。五德之间的彼此克生,就反映到王朝兴替上面来,这就叫做“ 五行相胜”。而每一个朝代的德是怎么知道的呢?这就要看上天会降下什么样的预兆祥瑞了。《吕氏秋》举了个例子:最早的黄帝,碰见过一条十余丈长,几米粗的大蚯蚓,还有一支蝼蛄;蚯蚓和蝼蛄属土,所以黄帝是土德;而大禹曾经在郊外碰到过青龙,青是木,木又克土,所以朝就是木德;而取代了朝的是商朝,赶上过山上冒出来银子的好事,故而商属金;金克木,于是商就是金德;到了周代的时候,周王曾经看到过好大好大一个火流星在宫殿上空盘旋一周,变成无数的火鸦,是火,火克金,周自然就是火德了。五德就是这么循环交替,贯彻始终。

“五德始终说”这套理论开放度特别高,谁都可以去按照自己的需求去修改。按它的本意,只有拥有正德的势力才能推翻前朝创立新政权;但是大家全都反着用,先灭掉前朝,然后再给自己配一个合适的“德”,以证明自己是受命于天的合法政权。

既然有了这一个先进理论来武装和指导,那么大家吹嘘起自己的“神膺天命”就更理直气壮了。首先发现这种好处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吕不韦,他不仅让人把这套理论写进《吕氏秋》,而且按照这套“ 五德始终说”为今后的王朝积极筹备理论基础:周是火德,水能灭火,水克火,那么取代周朝的自然就是拥有水德的王朝嘛。当年秦公出去打猎的时候,打到一条黑龙,黑属水,那么统一天下的必定就是秦王了。

接下来的事情人人皆知,赢政扫荡六国,一统天下,开创了大秦王朝。赢政是个很迷信的人,特别信阴阳五行这一套,于是就找来他便宜老爸吕不韦的秋一查,周朝是火德,我大秦是取代了周朝的,那自然就是水德呀。

于是乎,秦朝的水德就这么确定下来了,五里配合水德的颜是黑,于是大家都纷纷把衣服染黑。嬴政还特意把黄河改名为“德水”,以炫耀自己的正统。

以往的商周的“德”都是后人追认,从秦朝开始,中国王朝才第一次宣称真正“以德治国”。

梁启超就说:“阴阳五行说为二千年来迷信之大本营,直至今日,在社会上犹有莫大势力。”

但是秦朝历二世而亡,这水德终究没有保佑中国第一个大一统王朝传至万代。接下来就是楚汉相争,而这“五德之说”也开始掀开了乱七八糟的一页。

刘邦建立了汉朝。刘邦和他那几个手下人黑社会出身,化水平不高,这一天忽然做了上层人士,反而不知所措,还要叔孙通这个礼仪教师手把手的教,才会点皇家规矩。刘邦的老婆吕雉对此也是糊里糊涂,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好,只能找秦朝的黑衣服服先凑合着穿。新朝初立,有人想到了那个五德之说,就问刘邦咱们汉朝德什么呀?刘邦傻呵呵地说,我当年不是黑帝吗?水德配合的颜是黑,那咱们汉就是水德吧,秦朝是水德,那你身为战胜国,好歹要找个能克水的德才行;这位黑老大倒好,直接就把秦的水德给粘贴到汉朝头上来了。从感觉上说,水德寓意是“刚毅戾深,事皆决于法,刻削无仁恩和义”,汉初老百姓最烦就是这东西。刘邦选这么一个德,这救于宣告天下俺们和暴秦就是一伙的,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难怪毛老先生说百代都行秦政制呢?看来此言非虚啊。

于是张苍装模做样地推演了一番,然后说汉正应水德,汉应水德的事就确定下来了。后来张苍生怕天下人笑话,理直气壮地解释说:“暴秦那根本不能算是一朝,只能算一个国统。咱们汉家出身正统,直接承继的是周代的正朔。周代是火德,我们是水德不正合适吗?”刘邦听了以后直点头,为此还特意立了个天水祠,以资纪念。张苍就这样凭借着这一点谋取了功名富贵。

别看张苍这借口牵强,却为后世无数王朝开创了一个先例。以后经常就有人拿这个做为理由,把不顺眼的前朝忽略掉,改继一个比较光彩的朝代,充分显示了五德始终说的可塑,那根本就是一块橡皮泥。

这笑话一直到刘邦死也没纠正过来。一直到了汉帝即位后,才终于有人回过味儿来,觉得该纠正过来。首先发难的是名声赫赫的贾谊,那时候他正是年轻气盛,容不得这么大的意识形态漏洞存在,于是直接上书帝,说按照五行相克,土克水,所以我大汉应该是土德,才能克掉水德的秦朝,强烈建议立刻全国改德,服装变黄。当然贾谊这样做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巩固汉文帝的皇位为主要出发点的。

不过那时候功臣集团和刘氏宗族的力量还很强大,形势显然不允许汉文帝如此做法,名义上是为了维护祖宗之法不可变,实际上还是权力和利益之争罢了。汉文帝不得已,采用丢车保帅的做法,直接一脚把贾谊踢去了长沙。

张苍自从就任丞相以来十几年,一直风平浪静地操持国事。到了汉文帝十四年,平静被打破了,起源是一份来自民间的报告建议。

写报告的是鲁国(山东泰山以南的地区,中心在曲阜)的公孙臣,他应该是位民间学者,对阴阳五行气象方面的知识比较精通。术业有专攻,公孙臣在报告中先是宏论了一番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轮回转换,以及金木水火土象征王朝兴替的五德更迭等等问题,然后,他作出了这样的论断:秦朝以水为国运,推算下来,大汉的国运应该与土相对应,土德兴起时,会出现黄龙。国家得顺应天道,修改历法,更改官服的颜色,以黄色为主。

凡是与迷信神灵沾边的事,刘恒同志都有兴趣。公孙臣的报告中提到了“龙”要现身,让刘恒同志有些紧张了,他不敢怠慢,把这份报告交给了丞相张苍,要政府的官员们研究讨论,这件事是否可信。

张苍老奸巨滑,一看这份奏表,意识到情况很不妙。当初主张水德的是他,如今这个公孙臣却主张土德,分明就是拆他的台,不行!如果承认公孙臣的这个主张,那他张苍还如何在朝廷中立足啊?

驳回!坚决不能承认这回事!没想到这个公孙臣也是个老谋深算的人,在第二年春季,即公元前165年的春季,天水郡地方政府向中央汇报,成纪县(现甘肃通渭县东)出现了黄龙!

所有的高论雄辩都将在事实面前败下阵来,这次张苍同志败了!这一回张苍可是有苦也说不出,人家一口咬定看见一条黄龙出现,然后又飞了,你又证明不了人家没看过。这一下子,弄的张苍无地自容,颜面扫地。同时更意味着张苍的富贵人生到头了。

公孙臣的预言是如此地灵验,刘恒同志立刻把他请到了中央,任命为博士(政府顾问之类的职务),并让他牵头,组织了大批的专家学者,深化大汉“喜获土德”的理论,还让公孙臣负责拟定改换历法更改礼服颜色的草案。

。这种祥瑞之事根本没成本,而且收益高,于是后世纷纷效法,所以我们翻开史书,经常可以见到某年日月,谁谁在哪又看到一条龙,特报祥瑞云云,都是这个公孙臣起的头。

汉文帝帝打算听公孙臣的话,改德易服,结果却碰上另外一档子事。有一个赵人新垣平,也是个阴阳家,擅长望气。他见公孙臣平步青云,也跑去对帝说我看见长安东北有五彩神气,应该建所庙来祭祀,里面青白赤黄黑五帝全有,汉朝正应土德。帝心眼实在,笃信方士,就建了个五帝庙,封新垣平为上大夫,赏赐了不少东西。这个家伙一见有了甜头,就开始信口开河,一会说今天有神人献杯,一会说自己能挥戈反日,帝全都深信不疑。俗话说长在水边站怎能不湿鞋,终于有人开始怀疑这小子不是在吹牛吧,经过调查以后发现果然是个大骗子,立刻上书揭发。新垣平最后落到汉朝包青天张释之手里,一番拷问之下全招了,于是全家被杀,真是成也口舌败也口舌。

汉文帝帝想着以前对新垣平的宠信,觉得自己心灵受到了无情的伤害。对于这些祥瑞之事,也就心灰意懒了,明白这些阴阳家都是些胡说八道的家伙,不能信。可怜公孙臣就这么当了池鱼,连带着也失了宠,这改德之事终于不了了之。

不过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张苍从此失宠,他向汉文帝请了病假,用消极怠工的办法作出抗议。他在拿自己的乌纱帽戏耍。

汉文帝对张苍小家子气的表现相当不满,有了废掉张苍的想法。只是没找到搬掉张苍的足够理由。最后还是找到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张苍曾保举某人作中侯官,但这个人利用不正当手段大搞谋求自己私利的事,皇帝以此责备张苍。公元前161年,张苍已年过90,以老病免除亟相职务。。前后算起来,张苍总共做了十五年的丞相。

十年之后,即公元前152年。“年百有余岁而卒”。逝世之后,谥号文侯。儿子张康侯袭北平侯爵。八年后,康侯逝世,孙子张类承袭侯爵。又过了八年,因为犯下了参加诸侯的丧礼后就位不敬的罪名,爵位封邑都被撤消。据文献记载,张苍"妻妾以百数"。其子孙繁衍众多,分布在全国各地。

从前,张苍的父亲身高不足五尺,等到生下张苍,张苍却身高八尺,被封为侯,又做了丞相。张苍的儿子也很高大,到了孙子张类却又身高六尺多一点,因为犯法而失去侯位。张苍在免去丞相职务之后,年岁已经很大了,嘴里没有牙齿,只能靠吃人奶度日,让一些女人当他的乳母。他的妻妾众多,达百人左右,凡是曾经怀孕生育过的就不再亲近。张苍最后活到一百零几岁时才去世。


-----------------摘自网略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