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商鞅变法  

2016-01-12 00:08: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秦,做变法这件事情的其实不仅仅只有商鞅一个,李悝变过,申不害变过,吴起还在魏国和楚国都变过,为什么我们一说变法最先想起来总是商鞅呢?

    如果不做变法这件事,鞅只是一个普通的名字,就像当年的鞅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因为是出生在卫所以叫做卫鞅,说不定他也可以叫韩或者宋鞅什么的,如果不是因为他变法的话,他是不可能成为商鞅的,商鞅,这个名字就是他变法的结果。

我们不如顺着他的商鞅之路看看他为变法做了什么,才让自己成为几乎独一无二的变法的主语。让人们想起来变法就像条件反射的想起来他。

 

第一:商鞅他为了变法学了丰富的知识。先秦的那些诸子们又一点特别的让人羡慕,他们几乎没有选错过专业,从小就在个环境里,或者励志就学习那么一门,然后到二十几岁上敢想敢做敢拼命的时候正好就拿出去用,张仪苏秦孙斌庞涓出道的时候都是很年轻的,大学毕业的年龄。商鞅也一样。

 

 第二:商鞅为了变法做了实习。而且一实习就是五年。这五年之中,他一点儿也不闪不亮,职位也不高,就是一个中庶子。在魏国的宰相府公叔痤那里。得到的实习评语是老丞相的临终遗言咽气前的最后一句话是对国君说:请重用商鞅。然后国君不信,宰相再说:如果当真不用,为了魏国,不如杀掉他吧,不然他被别国用了,那对其他国家都是威胁。这段故事最精彩的部分还不在这里,最精彩的地方是老丞相最后动了恻隐之心,对还是卫鞅年轻人说:我对魏王说了以上什么什么,你快逃跑吧。回答:您别担心,没有关心,如果魏王不会因为您的建议重用我,他一定也不会因为您的建议杀掉我的,我暂时没有危险。

 

第三:他为寻求可以变法的路失去了名誉,为了逃离,做了一个出尔反尔的人。但,也许只是传说,反正变法的人名声的都不怎么好,吴奇的名誉也并不比商鞅出色。

 

第四:他为了变法接受了秦国。

          以前他想所有的东方仕子一样,把梦想放在东方的那些大国,魏国呀,齐国呀,甚至楚国呀,根本没有秦国。因为当初的秦国,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穷,而且野蛮,别说没有梧桐树,在传说里草都不生。国君的皇宫都顶不上西方国家的那些大夫或者官员的大房子,人不仅仅穷,还不开化,原始到一家人都住在一张大炕上,被称之为野蛮就是了,国君的招贤馆建立起来,过去求官的人,都觉得自己能来已经很给这个国家面子了,是那样的一种姿态。

他接受了这样的国家,接受了这个国家真是的贫瘠和真实的落后,甚至原始和野蛮,就想接受了他带着泥土和苦味的野菜,并且梦寐把他变成一个强国,那个时候一个人的知识可以变成这样的力量。

 

第五:他带着满腹的才华,最先进最完备最雄伟的法家的学说和知识的前提下,用了半年的时间跑遍了贫瘠的山水,从一个风华的仕子变成了一个黑瘦的汉子。

 

第六:他给了自己一个精彩的面试。

         商鞅与秦孝公的初见。他们都是彼此最为需要的人,错过了彼此都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做了那么充分准备的商鞅,是在不知道他是怎么沉住气的,就像一个怀着玉璧的人遇到一个高价求宝贝的人不把宝贝拿出来,而只是在那里兜售赝品。

第一次见面:商鞅说了一圈儿儒家的学说。秦孝公很失望。推荐商鞅的人差点给气得吐血。

好容易争取来第二次见面,他又说了天花乱坠的到家的无为,秦孝公更加失望了。推荐他的人气得恨不得从来不认识他。

做了所有能做的准备之后,他依然那么谨慎,他要确定这个国君要的的确不是别的,正好是自己的学说,而且只是自己的学生,他才可以为之付出。

 

第七:商鞅给了变法一个很赞的开场白。就是那一段大家都耳熟能详的立木重赏。用那么小的成本,那么高效的立下了法的信誉。千载之下,在广告都那么成熟和创意的今天,依然觉得他的那个广告很赞。

 

第八:商鞅给了变法二十年时间。二十几岁到四十几岁,人生最好的时间。

          而且每一天都是高效高额的工作,据说,来找他公干的人被限制在多长时间之内说清楚整个事件,不然你回去整理好思路再说一次,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第九:当变法需要他放弃爱情,他也放弃了。虽然这是小说家说的,但极有肯能为真。

 

第十:他为法律争取到了他最高的公正,他真正做到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太子赢驷犯法,他还太小,不够法定处罚年龄,他处决了太子的太傅。一个是权臣,另一个还是太子的叔叔,国军的哥哥,还是国家的功臣。代价是:五牛分尸。报酬是:一个富裕起来的秦国,富裕到有了后来横扫六国的资本。

 

他一生的做法都像是为了自毙,就像是蚕儿结茧是为了自缚一样。当他选择了在秦国变法,就把自己放在了一个与其他六国敌对的位置上,所以当他遇到危险要逃亡,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收留他。他为了秦法得罪了所有私交,太子的一个太傅赢公子,是因为支持他变法,是因为把手里的权利都让给了商鞅才做了一个太子太傅的虚职,又落在他手里,他分明知道,却不肯寻哪怕一点儿私情,徇一点大家都可以理解的私情,去稍稍放过他一点,只是因为可以让法律的效果更好,就在一代将领身上动用了割去鼻子的酷刑,毁了他全部的骄傲,无私,以及人生。

 

不知道那个故事,说商鞅逃跑去住宿因为自己的法律的原因住宿不到旅馆的时候,他是不是很欣慰,为了他的法律已经被如此完好的执行,还是也感觉到了法律的冰冷呢,连一点儿通融的余地都没有,连一点儿人情都不顾及,就像他自己二十年执法的曾经。

 

曾经,一个村子,村长在一个儿子不幸身亡的情形下,为了支持新法,把唯一的儿子送去从军,结果接到了血染未到沙场就惨死的消息,一下子奔溃了,整天酗酒闹事。那个好心的县令怜悯其人,把这个村子当做灾民去养着。这件事被商鞅知道,依法处死的村长和县令。也就是他的法律之下,只有法,可是当人间温暖,悲悯之心,同情恻隐一起被毫不犹豫的送到法律的铡刀之下,你不觉得法律即便是对的,也那么冷。

 

不知道,当自己身在刑场的时候,当商鞅感受完了法律的无私,法律的尊荣,法律的不易,法律的艰难,法律带来的秩序和强大,最后的感知,是不是法律的冰冷和疼痛,那冷,就像是不含一点温度的铁器卡住四肢和脖颈,那疼,就像五牛分尸。

 

鲁迅先生说:有些人有罪只是因为被人讨厌。

他也是到最后的那一刻才知道的吗?尊严的法律也可以以庄重的形式写上被罗织的罪名。

商鞅,在意识的最后一刻,可有担心法律一旦也沦为一种工具?有多少悲剧是依法而行。

 

商鞅之死。

且不说公平,那一份惨烈太让人不敢面对。

据说,那样的酷刑,是大禹对撞到了不周山让世界洪水泛滥的共工的惩罚,因为他太大太强处死不了,只能用这种方法,但是商鞅,是他让秦国富裕起来的,难道一个有眼睛的人会看不见?即便仇恨,又有什么必要如此待他?即便是刻骨的仇恨,又怎么可以如此待他?

 

法家,对于世界是如此的不存在幻想。秦国在他手里二十多年,他都没有机会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吗?即便没有人脉,也没有势力吗?

就算他没有秦孝公与他君臣相知,在太子和商鞅冲突的时候都站在商鞅这边不惜流放太子,难道就没有为他做过一点儿打算。

何至于此?怎么可以惨烈到这种地步?又有什么必要吗?仅仅为了泄愤?那是发泄谁的愤怒?

 

变法,一直都是一个高危的工作。

且不说商鞅,李斯的结局很好吗?还是韩非子的结局好?还是申不害的结局好,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生,不如参考一下吴起的结局。

 

吴起,在魏国变法被陷害,逃到楚国变法。变故是支持他变法的楚王死了,他从考察的前线回来,风尘仆仆,夙兴夜寐,劳碌悲伤,对上了一场阴谋,当他带着悲伤在灵堂出现去祭奠国君的尸体,飞箭如雨,他要多聪明,才能立即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是在变法中利益受到损害的旧贵族要治他与死地,他是多机变,立即想到对策付诸行动,他没有退,带伤扑倒国君身上,那些人与其说恨他不如说怕这个人,怕得唯恐他再活过来,于是箭没有停一直到吴起和楚王的尸体成一个整个的刺猬,连御医都分不开,最后本来要宣布他是叛臣的新君只好下令给他封号好让他和国君一起下葬,而那些阴谋陷害他的贵族们也因为伤了国君尸体,最不容恕,被一网打尽,那是吴起知道新法已经在没有希望用最后的鲜血和智慧为被断送的新法完成了复仇。他用自己的生命把最后一批在他眼前触犯法律的人就地正法。

 

也许变法,所有上路得人都不能回头,只能前进,不管前面是枪林弹雨,还是酷刑。吴起是,那么商鞅是不是也是?那一场酷刑,是他最后的战场,是他为新法努力所做的继承。

 

想想看吴起只是在楚国变法五年而已,积攒的仇恨就已经够万箭穿心,不惜冒那么大风险也要他死。秦国比楚国还要野蛮落后,仇恨积攒了二十年,该有多大?大到怎样的酷刑都不足以解恨吧?

 

当时秦孝公死了,商鞅最好的搭档已经去了,不要怪秦孝公没有想过商鞅的后路,也许不仅仅想不到商鞅会受酷刑,他是根本都想不到商鞅会保不住自己,任何人看到一个人强势了二十年都不可能生出来保护的欲望,更何况秦孝公给商鞅的权利大到秦国只知商君之令,不知秦公之书。如果商鞅想取代赢驷,都不见得没有可能,秦孝公怎么会想到他又危险,他留下的一个国家在二十年来都死他打理,他跟自己一样熟悉,他怎么会在这片土地有危险?

 

失去了最佳搭档的商鞅,独自面对着积攒了二十年的变法的仇恨,他能怎样?去自己所谓封地和赢驷抢江山吗?秦国一乱,他二十年的新法最先毁于一旦。为赢驷再做一个商君吗?赢驷容不下,自己也做不到。他呆不下,也走不掉,他有很多选择吗?

 

可如果他死了。如果换一个角度,能够让他以合法的形式死在法律下的那个人,如果是一个人活着一批人的话,那其中的故事也足以是一场比基督山伯爵还精彩的复仇。

站在新君赢驷的角度。也实在是利大于弊。

新君会说:商君,秦国神一样的商君,是在新君初继位的旧贵族和反对秦国的六国共同逼死的。然后他可以打着为商君复仇的名誉一举肃清那些反对新法的势力,让新法更加畅通,而后来秦国出兵六国的一个理由,也是为商君复仇。

商君之后,再无商君。

他死的越悲惨,越让人心理上接受不了,后来为他复仇的烈火就越高,肃清新法阻力就越彻底,兵出六国也更容易找借口。

他为秦国奠定了统一六国的物质基础,还顺带用这样的死给出兵找一个更好的借口。国人对他多爱,多惋惜,多心痛,后来的愿望就躲容易达成。

更何况,还可以拨开商鞅一手遮挡了那么久的天空,给自己一片天下?

一件与己与国都有利的事。他为什么不做?

也许只是如此推测,而已。

但无论如何,他如此惨烈的死,就算对他的新法有仇,就算他的法律很冰冷,他最后的满腔热血也足以偿还了,就算他的法律他的酷刑为人带来了痛处,难道会痛过他最后遭受的哪一种?如果有仇恨,面对着那样的酷刑也会发泄出来了,他最后用自己的生命为新法赢得了更长的生命。

 

商鞅,他就是为变法而生,而在,而活,他活着的全部意义就是让法立在人间。连死,都是为了他的法,为了接受变法带来的反噬,为了给新法更长的路。

所以我们今天说:商鞅变法。而不是别的人。

他成功的用一生把自己和变法融为了一体。就像用生命和梦想彻底融合,再没有分离的可能。

先秦时代的梦想,都比较烫,大都滚烫到可以焊接生命,也许那就叫做矢志不渝。以至于让今天的我们看起来,会无端的产生几分陌生。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0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