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岁月是把杀猪刀  

2015-09-13 16:3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次回家的时候,一天晚上和妈妈带着宝贝出去散步,大桥旁边的树木的阴影里忽然钻出来一名彪形大汉,一步地动山摇跨到眼前,要不是清平世界朗朗乾坤,最主要是要不是我妈喊出来一个熟悉的名字,要是用比较亲热的调子,那简直就是黑旋风要出来剪径的架势。

    妈妈喊出来的那个名字分明就是邻家小弟。
可是邻家小弟,小时候带着他玩,那是怎样的一个粉妆玉琢,如宝似玉的小男孩,比小女孩还要清秀可爱。
上一次见面是他上大学以前,十六七岁,那个青春,那个帅气,那个精神,那个好看,怎么能跟眼前这个黑大汉合二为一,怎么忍心跟眼前这个黑大汉合二为一?

 我跟妈确认了好几次,难道真的就是那个邻家小弟。
妈妈说是,嫌我大惊小怪,说哪个人年轻的时候,不是那个年轻,那个帅气,你叔当年不年轻帅气?

我叔当年,那是花儿与少年里面的那个少年。
一帘午后的阳光里,穿过绕着花枝的窗子,他一件简单的汗衫,随意的坐在椅子上,摇来晃去的听歌,一边听,一边记下来,反反复复的倒磁带,旁边一个瓶子,里面养着一条小小的蛇,那是他的宠物,歌是当年的流行曲,现在如果还有的话应该叫经典,一点狂野,一点叛逆,一点不羁里带着一点专注,以至于后来我看到阳光少年这种杂志的时候,总觉得封面上那个红领巾根本不是,阳光少年就是我当年的小叔叔,十五六岁的初中刚毕业未毕业的样子,见到我小婶,见到他后来那些桃花运红颜劫之前的最美的少年。

谁能知道此去经年以后,那一天去他家,直接从里面,那也不是走过来一个人,那就是摇摇晃晃摇晃过来一头黑熊,或者说是出来一头猪,而且壮,而且黑,而且那个出胡子瞪眼横拉吧唧,愣了吧唧的。当时心里的那一份可惜,真是想抓住时间跟他拼命,让他把那个比花儿还美丽的少年还回来。

看一眼旁边的弟弟,那个当年眼神忧郁如诗,碎发迷蒙如梦的少年也早已经没有了,如今这个,虽然说粗粗壮壮的可以,但好歹四肢躯干还能分辨出来,头上顶一点头发茶壶盖一般,但眉目依稀还能认出来,啤酒肚呼之欲出,但好歹还没有出来,简直认命一样问妈:难道我弟弟这样已经算好的了?

妈妈说:他这好哪里去了,你没见你那个婶婶家的另一个弟弟,整个就成了一个大猩猩,肩膀都是耸立着,巴掌蒲扇一般,一言不合直接就过去。苍天!莫非当年水浒里的立地太岁活阎罗都是我的老乡,莫非他们当年也都是如我那个弟弟一样是漂亮到让人忍不住上去抱抱的小男孩。

岁月是把杀猪刀,原来是这样的。

看着眼前一个个如此的参照物,在看眼前可爱无敌憨态可掬的小图图,对成长这件事,是多么的忧愁呀。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