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出淤泥者  

2015-08-02 23:18:33|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些被我听到了,有些没有。

关于一个曾经的上海的名人,我也听说了一些故事。

故事一:

他出生贫寒,和很多励志的故事的起也差不多,穷到一无所有,吃百家饭长大。从来没有读过书,十五岁上从穷得当年还是乡下的浦东到浦西的上海来打工,找到第一份工作,在一个小店打杂。

 

故事二:

这个人手里有第一桶金子的时候,那笔钱据说还是很多的,据说已经足够买当时的上海租界里的房子,自然据说也够娶妻。钱财这东西对于一个从小缺钱的人来说,不难想象有多宝贵。据说这笔钱这个人是这么花的。他还债了,把他这辈子欠下的钱都换上了,还有的剩余,就给了跟着他的兄弟。

 

故事三:

当时另一位著名的文化人叫做章士钊初到上海,约等于流亡,没有人请他做教授,只好开一家律师事务所,生意冷清。他去请他做了律师顾问,每月有固定收入,且不菲,然后章士钊开始生意兴隆起来。

 

故事四:

他临死时候,让女儿把所有的债务都拿来,然后把那些凭证都撕了,他说:不想在刚死去,就让家人为这些去跟人打官司。

 

故事只是故事,是人演绎的一些片段。

一个坏人也可能有好故事。一个好人也可能有坏故事。名人只是名人,并不见得都是好人,也并不见得都是坏人。人很复杂,就像认识。

 

第一个故事是我在书上看的,看到的时候,我想:是很可怜,可是就因为可怜,就可以去做流氓吗?

 

第二个故事是一个上海的老阿姨告诉我的,听到时候我想:欠债还钱,本来就天经地义,上海滩老大做一个应该做的事情,还足以把人感动死吗?

 

第三个故事和第四个故事是我最近看到的,就故事来说,他足以证明一个好人的好,或者一个坏人好的方面。

 

如果说这些还不足以让人猜出来他是谁的话,我就直接说名字吧。他叫杜月笙。

 

这些故事其实也是过眼烟云,让我真正对他有些兴趣的是他自己照片,不是好看或者难看的问题,是未免太超出我的想象:

 

不是说他是上海老大吗?而且还是黑道的。青红帮的。不是说他一跺脚上海都能地震吗?那么一个人看起来就算不是交付里伟大的唐那种角色,不是小迈克那样潇洒,也不是现如今上封面的意大利什么党派的头儿那么时尚,好歹不应该霸气一点吗?或者流气一点,或者干脆看起来坏一点,哪怕彪悍一点。谁知道是这么普通的一个人,甚至还有点木讷,感觉着像是为儿子娶不上媳妇发愁的半老农民,艰辛愁苦的感觉。

 

谁能想到呢,这位老大解决无数纠纷的方法,不是吆喝和耍威风,大都是拿着礼物,陪着笑脸过去,在人家把唾沫吐在左脸上的时候再把右边脸递上去,很多事就是靠这个功夫摆平的。

 

他说过一句话,听起来很让人心酸的,他说:别人是鲤鱼,就算跳不过龙门还可以是一条鲤鱼,而他是泥鳅,好不容易才有了做一条鱼的资格,一不小心又要被打回原形,就只能做泥鳅了。

 

现在在他的家乡还有他家的祠堂,据说修得很好,感觉很显摆,但其实是因为要填补心里的一种痛处,那痛处就是当年父亲去世的时候,连下葬都不能够。

 

他从小到大,不知道什么叫好,没有人对他好过。一直到有一次,他偷了人家的钱去赌钱,输了钱,那家老板看他是孩子,就原谅了他,他才第一次知道,做了坏事之后,出了被惩罚,世界上还有被原谅这回事。

 

 因为出淤泥而不染,太难做到,所以才值得称赞。而更多人,在更自然的情况下,出于淤泥,就自然了带了脏乱,有了污浊,即便以后努力的生长起来,也是被人看到的污染后的样子。就像他,能成为一个老大,被人看到不至于忽略,已经用尽了一辈子所有的聪明,忍耐,坚持,包括努力。

 

有些出淤泥而未能不染的人,只是没有做到,未必就没有朝着那个方向努力过。

杜月笙在有了条件以后,每天都学习,已经过了年龄,也看不懂字,就听书,把说书的叫到家里,一段一段的听。而且一直坚持。

他去参加一个宴会,带了一个硕大的金戒指,过去后留心观察,得到的结论是自己太土豪,就默默去掉,以后再也不带了。

他再热的天都坚持传长衫。

 

他有他的风光,也有他的遗憾。最大的遗憾也就在于,他终于不能脱离他的淤泥,因为离开,他就什么都不是了。他终于也未能漂白自己。

 

出淤泥能做到不染。那自然应该鼓掌。

但如果没有做到,那努力的清净和生长就没有了价值吗?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0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