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墨色牡丹  

2015-07-23 21:32:31|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墨色牡丹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牡丹为花,国色天香。

国画为画,丹青飞扬。

当国画遇到牡丹,那么不管怎样的色彩缤纷都不算张扬,不管怎样的彩绣辉煌都不算夸张,不管怎样的浓妆都还能高洁,不管怎样的烂漫都还能高贵。

 

画展,如果是展出国画牡丹图,或者只是有这样的作品,即便是隔着很久的光阴,图册都已经泛黄,依然能感受到花枝的鲜艳明媚。

 

也因为这样,牡丹图里的那一枝花墨牡丹也更显得格格不入。

 

不用看名字,也知道那是谁的色彩。

因为,我们只有一枝墨染的牡丹。

那自然是因为,我们只有过一个徐文长。

 

笔锋所载,墨汁所托,那是牡丹焦黑的花,焦黑的枝,焦黑的干,还是,画家那没有一点儿色彩的苦难深重的人生。

 

如今的影视剧里,笑话书里还留着他的智慧和幽默,但是知道了他的真实的故事,那些故事都成了一种向往。

 

“一生坎坷,二兄早亡,三次结婚,四处帮闲,五车学富,六亲皆散,七年冤狱,八试不售,九番自杀,十(实)堪嗟叹!”

这就是他的人生简历。即便是许你百代风华,万古长青的名誉,谁想要吗?

 

据说,他的家世也并非特别不好,可是如果真的贫穷,贫穷到父母相依为命,那他起码还能得到父母的疼爱。而他的家又产业刚刚到父亲能够霸占他的亲身母亲,给他一个庶出的身份,一出生就被用来瞧不起的那种身份。偏偏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他又聪明绝顶,所以更加不知道他是如何度过他的童年。这样的父亲在给了他一个尴尬的身份之后,在他还不过一百天的时候,就死了,剩下大家要分家产的日子,想来终究不至于多么幸福。后来听说是嫡母把生母赶走了,但是他连恨的权利也没有,因为那个赶走了生母的嫡母还偏偏是这个家里最疼他的人,再后来,不过在他还是十几岁的孩子的时候,嫡母也去世了。伴着童年和青春的,就是这样,家人有也没见多好,但如花朵一样凋零就让他更加孤苦。

 

那年,他二十一岁,正是风华,而且已经学了琴棋书画。被后来的郑板桥,被后来的齐白石盛赞到几乎忘记尊严的徐文长也有过二十一岁的芳华,那个正当年的东南才子是怎样的风神也不得而知,唯一知道是那年,他初娶了。伴随而来的难言苦涩是,入赘。不知道当时他以男孩子的自尊是怎样与这件事娶得了平衡,更多是他自己的那个家,还不如这个入赘的滋味好,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的妻子很好,两个人感情很好,所以有一个美丽的传说,是因为那一年他在书房写后来艳绝天下的文字,妻子进来,不小心裙幅上带了墨汁,一条新裙子,眼看就不能穿了,他当下挥毫,把那一点墨渍变成了一串墨葡萄。据说,这就是徐渭墨葡萄的来源。没有考证过,不想考证,怕查出来万一不是真的,希望这样的故事为真,不是因为故事好,是因为如果有这样的故事,几乎是他人生唯一的亮色,但似乎是为了衬托后面犹如万古长夜的不见天日。

 

那年,他三十岁还没有到。她去世了。留给他的只有梦,以及:“伯劳打始开,燕子留不住,今夕梦中来,何似当初不飞去?怜羁雄,嗤恶侣,两意茫茫坠晓烟,门外乌啼泪如雨。”这样的梦醒。

 

这是他的第一段感情,留下的欢笑最终化为了泪水。

 

后来,据说他找到了自己的生母,还接回去了,多大的幸运,如果是在戏曲之中,一定是一个团圆的结局,从此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但是生活总是要过下去,他有了母亲,就想有个人可以照顾他,于是娶了一方妾室,还有一个前妻留下的儿子,嫣然一家人,但是这样组合在一起的一家人,是需要很大的智慧和包容才可以成为一个完整的家的,显然,没有人具备这样的智慧,最后,竟然还有迫于生计的原因在里面,那个妾室又被卖掉了。

再后来,有一位相识的人要把女儿嫁给他,也不知道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认为人家女儿可能是有毛病的,于是就辜负了人家,后来一次战乱之中,那一家人悲惨死去,他的后悔也再也无法补偿。就一直后悔内疚着。

 

再一次,终于又一次成了一个家,却感觉像是进了一个骗局一般,婚姻匆匆,只有数月,然后出来,人就像脱了一层皮一样。“夏,入赘杭之王,劣甚。始被诒而误,秋,绝之,至今恨不已。”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到老了想起来都后悔的肠子还青着。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好,是他又受到打击了。

 

也许收了打击之后更加想挽回,挽回本来的颜面或者可能的幸福,也难得,他竟然还有胆量敢再结一次婚。但是这次的婚姻通往的是更加疯狂的悲剧。

杀妻。

这样的一件事情。要怎么样去跟-------去跟一个从戏曲到书法,从书法到诗文,从诗文到绘画无一精通,甚至都不能用精通去形容,甚至要用到了一定的境界去叙述的一个百代都出不了一个的艺术家,去做一个关联。

那一双以残忍的方式结束了一个至亲的生命的一双手,竟然,就是画我眼前墨牡丹的这一双手吗?

他到底是怎么了?

 

他,其实,也自杀过。而且达九次之多。而且都是最疯狂残忍的方式,把自己残害到无以复加。他,到底,是那么想死,还是那么想活?

 

在这些墨色的花卉之间,有着多少个比墨汁还和黑的夜晚,与那些相邻的夜晚发生了什么事,那些事比最浓重的夜还黑,比死更让他害怕吗?那些事情,比他的那些举止更疯狂更混乱是不是?

 

他的笑话和传说很多,相应的生平却很少,有的有因为太过传奇或者悲惨更加了附会和戏说,以至于,不太想看。

唯一确定的,他做过胡宗宪的幕僚。当年胡宗宪当年的绍兴师爷正是他江南才子徐文长。那么胡宗宪做过的那些事情,那些拯救百姓,那些平息倭乱,那些扶植戚继光那样的将领,以及那些之后的溜须拍马,阳奉阴违,背信弃义,他也都有份是不是?

 

“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他所有的艺术瑰宝,在那个时候都没有买家,戏曲的,书画的,诗文的,都没有买家,而他唯一卖出去的那一次,卖给了天家,买出了天价的那一次,是今生唯一的一篇不带感情只有辞藻的文字,是一片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放弃了所有的风骨和只剩下辞藻的《献祥鹿表》,一个天下才子的玲珑心思绝世才华,一个制世能臣的救济世之心,最终都只能用这样的形式去实现,所以,很可笑是不是?他一定自己也觉得很荒唐是不是?

 

  已经无所不用其极的胡宗宪依然落了一个那样身败名裂,人死牢房的结局。那样的抗倭名将戚继光也是那样悲惨的结局,慷慨豪放凡事都不去计较的俞大猷也是那样的结局?那些人,他看着那些和他的笔地明珠一样的人,被以污浊的方式摧毁,也有一种感觉荒诞的感觉是不是,最伟大的情怀要用最卑劣的方式成就,最高贵的目的要用最污浊的方式完成,所有的荒诞不经都是眼前最真实的世界,所以欲哭无泪,欲笑不能,生也为难,死也不甘,所以,只能疯掉是不是?

 

不然,就算落魄,有何必附带那样残酷?

不然,就算是自杀,又何苦是那样惨烈的方式?

是心底太苦吗?所以用肉体的痛处去减轻一些?

我不知道,我也不忍心再去探究,或者仅仅去叙述一遍。

墨色牡丹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血污,伤痛,牢房,嘲笑,耻辱,孤独,贫穷,还有,老,还有,病,这一切,是他一世聪明,一世抗争,一世不甘,一世才情,一世学问换来的人生。

 

最后一次牢狱之灾之后,他依然活着,可是最后一个妻子也以那样的方式死了,亲生母亲因为这件事情有惊又吓又没有人照顾也死了。他才高八斗,唯一能考上的只是个秀才,其他全是落第,而这个秀才也因为这才事故被割除了,他,什么都不是了,也什么都没有了。也许,还有两个儿子,但他们的关系,也早就不好了。

 

他醉酒,也没有消去愁,却跌伤了肩骨,终于卧床不起。最后最后,他买完了所有的字画,身上没有一文钱,贫病交加,年老体衰,终于,命运肯放过他,让他死去了。死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唯有一条老狗陪在身边,那也许就是后来的各界的艺术家羡慕的那一只狗吧。

 

这些伤心的事情,我本来也没有很愿意知道,即便知道了,也没有多么愿意想起,但是,如果我不小心又站在了上海的博物馆《杂花卷》之前,要怎么样才能不去想起这个画家的生平呢?

 

在频临那样的死去不足一年的时光,他提起手里秃笔,世界上有那么多的狼毫,但是却没有一只好好毛笔到他手上,他沾枯干的墨水,另一个展览馆说中国的墨也是那样的渊源流长,但是到他笔下的只有焦墨,他沾着自己那样的不堪入目不堪回首的人生,在尘世的最后光阴里,落在纸上的,竟然不是抱怨,不是苦难,不是哭诉,甚至,不是悲愤,不是呐喊,而是把世界的花朵与芳香用历练了一世的才情绘制成了如今珍藏在故宫博物院里的《花卉卷》。

 

一世才情惊采绝艳配一世人生,连半点色彩都不曾拥有,一个叫做徐文长的人就握着手里的唯一的残余的那点秃笔和焦墨,在纸上想去为人去书写和描绘的依然是一朵花开,成一枝牡丹。

 

美丽,是怎样的坚守。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4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