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千灯  

2015-05-03 22:06:49|  分类: 逍遥游 my trave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五月烟雨,撑一把伞,闲步江南,遇到小镇一枚,其名曰千灯。江南的小镇的名字之美,有时候实在让人闻其名便忍不住的心生向往,比如花桥,比如锦溪,比如西塘,比如千灯。一个地方,起那么好的名字可做什么?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据说在遥远到上海还不曾成形的时节,距昆山三十里处土墩为第一千个,所以名为千墩。只是不知道这一千个是从何处数过去的,数到此处恰好是一千,现在其他的九百九十个淹没与何处的风尘也不能知道了。至于千灯的名字是因为解放后对于光明的向往。后来就成了特色。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小小一座古镇,不过尺寸,我以为以我古镇的经验,游玩也不过片刻,说不定还能去一次淀山湖,谁知道,风雨留客,只好慢慢消磨,不曾想,随着风雨,一座小镇几多故人来。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进去,不过朝着旁边随意一转,抬头灰褐色湮染开的灰色瓦下面,便是一个书场,里面便是柳敬亭说书的地方。
进去,不过两层,第一层不过靠墙一张桌子,靠窗几个茶壶。第二层,也不过四张桌子,后面一块幕布,那该是说书人站的地方了,当时一人,一桌,一椅,一木,金戈铁马,王侯将相,才子佳人,千古兴亡便开始演绎起来了吗?如同窗外细雨润物无声在落于茶余饭后。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这一处,也是曾经陶庵曾经屐齿所到吧,此处,另一个时空里正在演绎被他记下的《柳敬亭》说书:南京柳麻子,黧黑,满面疤瘤,悠悠忽忽土木形骸①。善说书。一日说书一回,定价一两。十日前先送书帕②下定,常不得空。南京一时有两行情人③,王月生、柳麻子是也。余听其说景阳冈武松打虎白文④,与本传大异。其描写刻画,微入毫发;然又找截⑤干净,并不唠叨。哱夬⑥声如巨钟,说至筋节处,叱咤叫喊,汹汹崩屋。武松到店沽酒,店内无人,謈⑦地一吼,店中空缸空甓皆瓮瓮有声。闲中著色,细微至此。主人必屏息静坐,倾耳听之,彼方掉舌;稍见下人呫哔⑧耳语,听者欠伸有倦色,辄不言,故不得强。每至丙夜⑨,拭桌剪灯,素瓷静递,款款言之。其疾徐轻重,吞吐抑扬,入情入理,入筋入骨,摘世上说书之耳,而使之谛听,不怕其不齰⑩舌死也。柳麻貌奇丑,然其口角波俏,眼目流利,衣服恬静,直与王月生同其婉娈,故其行情正等。
   坐在空空的书场,看着外面灰色的砖瓦遥遥的接亡灰蒙蒙的天际,一层柳色随意的拂过,偶尔墙角几多被雨打湿的花朵,那种感觉,就像这一场书,我来的迟了,他们已经散了,那一场地动山摇惊心动魄的武松打虎刚刚都已经说完了,武松到得店里,喊一声店家,震得锅碗瓢盆都嗡嗡作响的声音也刚刚散去,那一片《陶庵梦忆》里的记载,就像一个明日请早的提点。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雨说下就大起来,顷刻如注。
我被阻隔在书场旁边,伴着窗外雨,听评弹。
评弹在一楼表演,听众也在一楼坐着,偌大的二楼空空的,人也只有一个我,给了笙歌足够的空间。
正中的那一尊雕像看清楚名字,也只好相信了这个小镇已经活了两千多年,那是我们最早的盲人乐师,春秋时期,晋国的乐师,师旷。先秦的著作,多少跟音乐相关的事情,或者寓言,辨别音律,评判一首歌好或者不好,都是他来出场的。
靠近楼梯的墙上,一篇文章文章整整齐齐,细细看去,并不是诗文,很像是一篇备好了明日要去上的课,详细的介绍昆曲如何,是怎样产生,初学的人要如何如何,不要贪多,吐字如何,曲调如何,上声如何唱,去声如何,转变如何,在什么时候切入曲子,都娓娓道来。
后面的墙上是戏曲的由来和流派。
一直追溯到神话深处,伏羲做了瑟,女娲做了笙,皇帝定好了十二黄钟。
原来在世间动物做着人类的天地,漫天的植物也并不为人所用,古老的神农在百草之中跋涉的时候,随着一往无前的便已经是琴声。
原来中国的第一本歌词是孔子细细整理好,留了下来给我们,那便是《诗经》。
原来《离骚》是人产生以后第一次独白。第一次,以个人的形式,把我的心音说给这个世界听。
古老的宫商角徵羽随着时间而下,在唐朝路过了唐玄宗的梨园,到了元朝,收了那个世界里被践踏进最底层的文人,成了那个时代最标志性的曲子。
四壁,是熟悉的曲目《牡丹亭》《白蛇传》《拜月亭》《窦娥冤》《西厢记》《汉宫秋》,这片大地上丛生了那些故事,被史书记载一遍,被民间传言一遍,被说书人说一遍,被伶人们唱一遍,被这样的戏曲这样唱一遍,被另一种戏曲那样子唱一遍,那么到了今天,我可书顺利的接住了那遥远的呼唤,你可看见了,今天是什么人是拿了什么呼应曾经《单刀会》的荡气回肠,去呼应《牡丹亭》里相思缠绵?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问题还在漫无目的寻找着答案,下面笙歌已停,骤雨初歇。我也出去了,顺着人来人去的方向,来到附近的博古传奇,那是属于石头的记忆。
天下的圣景,天坛,夫子庙,避暑山庄,一处处都用黑色的石头雕刻出来,的确值得观看。
只是此间最吸引我视线的却是一块这些石头旁边的字,最主要还不仅仅是书法,是书写的内容,内容是:唐以前诗是长出来者,唐人是嚷出来者,宋人是想出来,以后是仿出来者。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再下一个所在,进去了,就没有出来,那是顾炎武的顾园。江南,所有的园林,经春色图染,都无尽烂漫。可观的不在园林,在于着一座园林所储藏了一个人的家国情怀。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如果知道这句话,怎么可以可以不知道这个人呢,顾炎武。
今天再一次站在这一句话的下面,对着它,不是在课堂,不是在课本上,是在他的家。
想起来当年他在覆巢之下。
当国家倾覆,那个贵胄们也许只是换已超天子做一朝臣子,最苦往往是最无辜的百姓,杜鹃啼血的往往就是有家国情操偏偏在国家兴亡之际半点心也操不上的所为文人。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那也许是因为每一场的灾难来临,风雨倾覆,他们都是最终要去买单的人,用生命,用幸福,用毫无价值的消亡。所以匹夫怎么敢辞去对于家国的责任?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无边的绿色烟雨中延伸,一点点浸入庭院,庭院里一棵树长成苍龙在天的形式,护住下面的屋檐。当年,这棵树就存在的吗?就这般力图护住一个小小的家庭的安全,最终母亲在兵乱中辞世,他也多方流离,连真实的名字都不敢用,为避兵戈与仇家。时代风雨,一世飘零。那个时代倾覆的风雨到底也没有独挡住他一个风雨旅人的心声。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此客窗前,挂着文字一篇,就着满窗风雨,字字读来如听故人诲人不倦:文之不可绝与天地间者,明道也,记事也,查民隐也,乐道人之善也。若此者有益于天下有益于将来则多一篇为一篇之益也。若夫怪力乱神之事,无稽之言,剿袭之说,谀佞之交,若此者,有损于己,无益于人,多一篇,多一篇之损矣.

那么先生如果去今日的书城,到处穿越的言情,或者网略上各种王爷与王妃总裁的爱情,或者成功学种种,会如何呢?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伏在回廊前面,看池塘上水花千朵。一点点淅淅沥沥而下,这样的雨天,这样花绽新桃叶凝碧的小院,靠着窗子,用瑶琴理一理乐谱,该是怎样的惬意,又或者翻一番诗书,或者与妻子做一番闲话,沿着石子路满目亭台,看漫天风雨,空翠湿人衣,等着天色晚了,好友或聚或散,就这一点远处的灯光渔火,去愁锦衾薄,奈不奈五更寒?

  不应该是这样的日子吗?
 无尽诗书,不应该是里面的逍遥吗?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只怕事实上,这样的小院,他真的没有怎么住过。这只是他的祖居。外地入侵,兵戈之乱,母亲辞世,他四处飘零,这一个院落春色深处的安稳日子,他也许一天都没有过。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看着眼前亭台,四面花柳,沟壑深浅,青草池塘,一个书生是被踏破了这样的家园,是走出了秀色如画的庭院,站在风雨如磐里大声疾呼:拯斯人与涂炭,为万事开太平,这才是我们的责任。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风雨隔着的对面,楹联上一副对联:醇酒绿时留客饮,夜烛红时客儿书。

所谓的温暖也是如此的画面吧,就算被风雨浇透了,几番透入肺腑的凉,可依然可以温上一壶酒,为另一个跋涉而来的人。
所谓的执着也是如此吧不管读书带来的怎样多舛的命运,怎样风雨飘零的人生,依然把一本书放在孩子的面前,并且督促他好好去读。
千灯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而薪火也就是这样 传递下来的吧,把温暖用执着一代代的传递,就像那一处灯管的灯火之路一盏盏灯火,从天地万古长夜时候的草木的一点光辉到今天我走这条路,万家灯火明。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