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访海上檀园  

2015-02-13 22:51:37|  分类: 逍遥游 my trave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南翔,沿水过街,从大大小小的水村山郭酒旗风中间分花拂柳一样的穿过,大街和小巷,角落和弄堂,几度回环往复,折回去寻找端详,一步步沿着指示的箭头,从三两户人家后面走过,见一枯枝从夹道墙壁中间探出,张望一般,那便是标志了,径直过去,不用到梅墅,这壁厢便是檀园了。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一步步走进檀园,本是为寻芳而来的,一进去,一片湖水赫然入目,映亭台楼阁,次第排开,我还没有顾上欢呼,就应湖水碧波轻轻,用几乎不可耳闻的平静调子说:这位客人,您来得真不巧,檀园不在。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向后面敲了一下门楣上檀园两个汉字,又瞧了瞧眼前这片葫芦形状的水,以及环绕着它的亭台,迟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您就是芙蓉沜了?
满池清波做答:“您一定是檀园说起过他家有真么一片水吧,的确是没有错的,你瞧,角落了的这株腊梅花还在呢,以前,主人有时候晚上回来,正值晚上月亮出来的时候,你知道的,月来满地水,更何况还跟池中的真正的水交融在一起,四周暗香浮动,一个人影儿月光下水色中走过石桥,石桥被四周假山的影子遮住了,只能看到一个人影儿走在满是水色月光的世界里,清风动,吹起来他的长衫,只看得四周花木都竟然无声,恨不得马上变成仙子或者花妖凌波而来详询相伴。有时候,他家夫人来接他,两个人人影儿马上就成了神仙眷侣,有时候打发一个小丫头来,一盏灯跳着一个细长的影子,看过去更觉生动,有时候是一个老家人,弓着腰叹息这怎么回来得这般晚又喝了酒就不知道叫个人去接,一向规规矩矩彬彬有礼的主人,就是几分夜饮归来醒复醉的不羁。看得四周水都担心他别一不小心乘风归去月色里。”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在碧水清波的叙述里听住了,看着水底白云无意,或来或去,顾步徘徊,不知道是不是也在留恋当日主人名士风流,青衫翩翩的样子。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月夜,他常常是一个人临轩窗观月色怀古今,如果是白天,云起一天山的时节,那就不一样了,”四周假山把池中绿水的话接了过去:“不是所有的时候都是亭台寥落草木寂然的,很多的时候这里非常热闹,檀园他画画得很好,诗也做得好,人又有风骨,又有情趣,朋友很多的,什么嘉定四君子呀,画中九友呀之类的都有他,整天一群人疯子一样的跑到这里,又哭又笑的,有时候有画画,弄得一池子都能成黑色的,还有时候又是吃又是画又是写又是说,弄得一个院子里一片狼藉,被抢了一样,他们根本不管,就满地狼藉里躺在那个步蘅舸里相互枕藉而睡,不知东方之即白。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假山因为太多的藤萝就叫做萝壑,如果转到后面还可以看见藤条在岩石上蜿蜒,根本就高不清楚是它沿着山石攀爬,还是它把山石仅仅的束缚住,不至于坠落,简直就像是生了脚一样,镶嵌到岩石里去的一样,是在是佩服植物的力量。我顺着假山的指引,走进石舸,这真是江南园林特有的景点,难得他们怎么想来,古漪园里的就叫做不系舟,这里因为主人的名就叫做步蘅舸。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舸一般是建立在三面临水的石头上,造成船的形状,人居其上,几面环水,从窗子里看去,水波粼粼,树影摇曳舟行碧波上的效果,又是画廊依依,屋檐静默,一艘船似行似停,庭院深处用来休息的小亭恰似移舟泊与江湖之中,取庄子”巧者劳而知者忧, 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的意思。
古代的书生总是这样,进取的时候拿着孔子的书去兼济天下,等到失败了,等发现那个队伍太长,人太多,又碰上什么奸臣当道,根本济不上,回头寄情山水,拿起来一本庄子,环宇逍遥,再顺便带一点五彩可去不苍天的悲凉或者是悲愤,放在咏唱山水的诗词里,差不多依然是名士一位,雅士一名,也够我们为一番高风亮节个时空递上一番怀念。
进退,或者是进退之间的回旋,都有博大精深的文化来做后盾,这是作为中国人的奖赏。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人居舸,临窗而坐,几乎从每一个窗格里看去,外面同一处景点都呈现出不同的样子,或大或小,或密或疏,与尺寸见方的地方及尽回环往复之能,多棱镜一样重重叠叠各不相同,江南园林设计之精之巧,是在让人叹为观止。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人立舸,把酒临风,对风景如画,被碧水又叠了一层,如果是读书人,是要多好的定力才能忍住不写一首诗或者不说一些常常短短的句子,它们落下来,做了如今船里的楹联。
只如今,是我人在船头,冬衣虽然不是很厚重,但绝对吹不出一枚翩然的姿态,天气太好,我逆着光线在窗棂格子的篱落间,满地落花的斑斓里寻找昨日主人留下的只言片语。
“月做主人梅做客,在此四壁船为家。”
舸外面的腊梅从门外探过来鹅黄的花朵,微微笑着说:可惜,檀园不在,不然,他也许愿意跟你谈谈,或者就在这穿上喝杯酒什么的,又或者旁边茗坞里喝一杯茶。
我喜欢这个移目换景的步蘅舸,就从另一面的窗户里看过去,透过花枝蔓延的窗格,果然看到一排精致的小屋,我看了一会儿,笑对窗外梅花说:从这个角度看,但凡有人坐在屋檐下喝茶都会是一幅画。“
梅花笑答:以前,我也这么以为,但自从那个女子来过一次以后,我看别的人坐在这里喝茶就再也不是一副画了。
”她?那个她?莫非府上还来过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四大美女不成吗?她们可并没有生在明朝以后的呀。“我问。
”你是没有看见,那真的没有办法,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就像今天你一样感觉很是随便的走过来,只是那时候主人是在的,让进屋里,递过一杯清茶,也是普通的茶具,也就是一个接杯在手,举杯而饮的动作,隔窗子看过去,简直就是一幅过了过来的仕女画,花影参差之下,满目光华。“
好奇之下,我走下舸,来到茗坞前打量,半日找到一行字:琴书萧然,香茗浓烈。原来这句话便是茗坞名字的来源了。再看落款:钱谦益。
如果钱谦益曾经来过的,可能真的来过那么一个绝对角色的女子,她可能叫做柳如是。
但,也许不是吧。钱谦益认识柳如是的时候已经是算是老年,也许当年他来这里的时候还是青年,对时局只是不满的他还不知道以后会弄到王朝颠覆,也不知道自己没有殉国反而去清朝做了几天不成功的官员,回头弄得连清流遗老也没了资格。也许他来这里对此一帘明月清风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时局里沾染之后再也回不到眉目清朗的书生了。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低头想着那一段桃花扇底风下的往事,默默的只管走路。

南翔人家里,屋子的格局都没有变,上面少爷房多了一张书桌,男儿总是要读书的,对面的小姐房,鲛绡都在,菱花镜也在,不知道当年的李家小姐是不是也是在这窗子下懒起画娥,弄妆梳洗迟,或者是梳洗罢,独倚望江楼。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慎娱室内,笔墨纸砚都在,几乎下一秒主人就可以进来,把展览隔开的绳子名人撤去,到书桌前落座拿起来昨日的笔,挥毫泼墨,为你讲述一番流水落花的故事,梅兰竹菊的情思,春夏四时的精致,登山临水的歌谣。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剑蜕斋里,书齐齐而立,也好像主人刚刚读过把她们放好离开。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宝尊堂里,那一副竹林游玩的图轴还是刚刚画完还没有卷起来的样子。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庭院深处,梅花含苞未放,似乎也还在等着主人归来恰好是江南花开时节,等他再一次约上知己三五人,醉舞云天外。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次醉堂都已经打扫好了,只等衔杯。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四处留恋,随意游走,四周花木以为我找得辛苦,所行之处,次第相告:告诉你了,主人不在,不要找了,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回来了。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那么,我终于问出来:李先生,他还回来吗?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终究会回来的吧“满园亭台回答:不会来他去哪里呢?他那一年赶考考上了举人,我们以为他去了京城一定不会回来了,结果他才华满腹,偏偏通不过会试,他是愤然而归,以后再也无意仕途。他怎么能不回来呢?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那些年,他去西湖作画,写诗,会友,也有很久不归的,但终究还都回来了呀。”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这里是他精心修建的住所,他怎么会不归来?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的确,便是一步之遥的溪水曲折之处,都细心的修了精致的小桥,也许这是天下最小的桥了吧,真的只有一步之遥远。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的确,即便是最狭窄的山石上也种了花,每一处碧水都有风景可以落下。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的确,沟壑是用心铺就,盘旋婉转,曲曲折折的回廊贯通全园。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的确,即便是最小的一棵草,也给留下了临溪照水的空间。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的确,游鱼在水中摇曳,好像在等着桥头出现熟悉的人来喂食或者嬉耍。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每一扇门,一个窗,都开着,且待归人的样子。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曾经,檀园不是这一座园林,虽然这是一个美丽如画的园林。曾经,檀园就是一个人,明朝的读书人,用着瓜瓜坠地带来的欣喜,有着用功苦读怀抱的梦想,有着拼搏奋进的青年,有着一举夺魁高考状元一般的荣耀,有着心灰意冷却不颓废的坚持,有着诗书理家的家居生活,有着寄情山水的豁达,或者还有一点名士的诗酒风流,有一点怀才不遇的苦闷,还有不合则去的决然,还有即便万里前程都不得不放弃也不放手美丽人生。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曾经那个檀园很很多闲章,每一个都是它,而檀园这个号也只是他众多名字之中的一个。他会在丹青写好荷花之后,盖上那一枚:心如世上青莲色。或者画上一些时令蔬菜之后,敲上:园收芋未全贫。或者喝上一杯酒在昨天的书上敲上:乾坤落落布袍宽,或者在一次游玩尽兴归来在空白的纸张上印上:测深天地更怀古。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如今,我已经访不到那个檀园了。
满园的亭台楼阁,碧水轩窗,曲径回廊并不知道,如今,檀园就是它们。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们再说上海南翔檀园的时候,已经不是那个青衫落落的读书人,而是悄然变成了这一片园林。
而这片园林,也许永远都在思念着自己的主人------明代文人艺术家,李流芳,字元蘅,号檀园。
访海上檀园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
阅读(333)|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