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岁月里,是谁与时间走散了  

2015-01-18 22:05:37|  分类: 逍遥游 my trave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01月18日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博物馆,青铜器跟前,是三千多年以前的时间,三千年以前,也许那时一个一样的季节,冬天,天气好冷,当时周朝的原野上都结上了一层冰,不再是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也不是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它们都随着冬天一起消失了,冬天是他们的期盼吗?不用裁衣了,也不用采桑了,不用种瓜了,不用给公子们做狐裘的大衣了,不用去用烟熏老鼠了,不用搓绳子了,不用修房屋了,那是冬天了,但是他们依然起床那么早,一年到头了,他们要按照规定去参加那个集会,在那里他们会喝上一些酒,举杯祝贺。

 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韭。九月肃霜,十月涤场。朋酒斯飨,曰杀羔羊,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

  称彼兕觥。眼前是周野鹿鸣的青铜器展览,一排排,就是当年他们举起来的酒杯。一间也许不是那么冷的大堂里,他们终于停下了一年的劳作,坐在一起,想是现在年终会吗?喝上一杯酒,吃一些菜,熟悉的人说一说话,听一下有乐工吧那样地震仪一样有着青蛙或者着盘龙的青铜大鼓敲响,而编钟在一重一重的罗幕后面,它们也许听不到,但是总是有一个声音,传递过来一个信号,于是,它们共同举起来手里的青铜做的酒杯,外面的寒夜的星光或者火把映照着一张张质朴的脸庞,并不具备太多的表情,像他们劳作的时候一样,沉默着,端起来一杯浊酒,一杯沧桑,一杯四级寒暑的时光,然后按照宴会的规定说上一句:万寿无疆,然后等着宴会结束,带上一点腊肉,循着三星在天回去,等着来年,又一个轮回,才一次在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再一次等十月蟋蟀,入我堂下,再一次遵彼微行,爰求柔桑,再一次我朱孔阳,为公子裳,再一次八月剥枣,十月获稻,再一次穹窒熏鼠,塞向墐户,再一次昼尔于茅,宵尔索綯。再一次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

 如今,那样的日子随着一首诗经七月历历目前,清晰可见,如今,他们当年羊形的鹿形的青铜酒器和酒杯都还在,带着龙和青蛙的装饰得大鼓也在,编钟也在,只是,他们,人,到哪里去了?
2015年01月18日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博物馆,青铜器前,战国的车马,那样虽然辛苦但总是平静的周朝岁月已经远去了,成了已经遥远的孔老先生站在已经遥远的古代都向往的不到的古风。
时间转到了战国。
载驰载驱,归唁卫侯。驱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则忧。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视而不臧,我思不远。既不我嘉,不能旋济。视而不臧,我思不閟。
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怀,亦各有行。许人尤之,众穉且狂。
我行其野,芃芃其麦。控于大邦,谁因谁极?大夫君子,无我有尤。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
战乱,到处是战乱,故国被人侵犯,许穆夫人,一个出嫁了的女子,听说之后,忧心如焚,驾车返回,在原野上奔驰。
那里很危险,她不是应该庆幸的吗?幸好她并没有被危及,但是她却在匆匆的赶回,为了自己水深火热中的家园,被风扬起来的衣袂,吹乱的发丝,身边凌乱的花草,被车辙碾过的痕迹,一个女子匆匆而归的身姿。
一切都是那些鲜明,连当时主人的心境都被保存得这样好。
车的样子还在,车上给车做的装饰,以及给马做的装饰都在,她衣服上的玉佩也在,龙形的,弯成半月,连朴拙的造型和温润的光泽都没有失去,只是,她,到哪里去了?
2015年01月18日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博物馆,唐三彩前,便是色彩也穿过的千年的风烟而来,连鲜明都没有失去,马的神骏都是在的,衣服的褶皱都是在的,更不用试样,当年的胡姬便是穿着这样的裙子卖酒的吗?当年的少年便是带着这样的冠带骑着这样的马?当年他们的长衫是这个样子的?一切都在,可是,人呢?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歌声还在,循着歌声几乎还可以看见长安酒家刚刚离开的那个少年,可是他人在那里?

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
 "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
笑声还在,循着笑声几乎都可以循着身影去那个酒肆找到他呼朋引伴的座位,可是,人,去了哪里?

 
2015年01月18日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周朝的器具还在。
春秋的戈矛还在。
晋朝的衣冠还在。
唐朝的色彩还在。
魏晋的佛像还在。
明清的家具还在。
历代的陶瓷还在。
中间的传承和变换都在。
只偏偏少了故人。
少了那些把这些东西创造出来,使用着并且留给我们的人。

2015年01月18日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曾经,那个农具是被随手放在墙角的,曾经那些编钟是被敲响并且连敲响的声音都被评判的,曾经那些服饰是被追捧或者说好看不看的。
曾经这段墙上的文字,会被一个人大量,觉得有意思或者没有,然后选择看还是放在一边,那时候,他可以那么轻易的懂得。
而如今,已经再也猜不透它的内涵。
时间里,到头来,竟然是只有人走散了。
2015年01月18日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博物馆,是不是一个物是人非的场地呢?
物如是,人非做。
只是,离开只有人吗?

周朝的器具还在。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风雅还在吗?
春秋的戈矛还在。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慷慨还在吗?
魏晋朝的衣冠还在。魏晋的风流还在吗?
唐朝的色彩还在。唐朝的气象和风神还在吗?

2015年01月18日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博物馆,置身其中,是我们在认识:这是周朝的青铜,这是唐朝的三彩。这是明清的瓷器,还是它们在询问今天的人:你还记得流水里参差荇菜吗?你还记得唐朝时的丝路时光吗?你还记得宋朝时候东京的如梦的繁华吗?你还记得乌衣巷口夕阳未斜时候的玉树芝兰吗?
博物馆,是盛放着往日的惦念,时间也许什么都没有忘记,风里,听得到它一声声关切的问询,问:那么久了,小杜的豆蔻词章还在吗?柳七的青楼梦好还在吗?李白的大唐月色还在吗?还有人喜欢吗?还有人在看吗?
然后,它听到今天有人急切的回应,说:在的,在的,我还喜欢着呢,我还没有看够呢。
于是时间就默默的走掉了,依然把它们留了下来。
如果有一天,这样的问询,没有了回音,那么时间就会以珍惜的姿态,把它们默默的都收走了,再也不会还给我们,因为时间的那边,它们和主人也分开很久了,时间的那边也许也有人真心的思念着它们。
2015年01月18日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岁月还在,明天像昨天一样悠长。
有昨日的故物别了故人顺着时间的河悠然而来,带着故人的问候,我漫步在博物馆交错的时光里,想:岁月里,与时间走散的都有什么呢?
出来,依旧是天高云淡,依旧是高楼耸立,如果,有一天,时间把这些高楼都变成了废墟,如果东方明珠闪烁着色彩的瓷砖也变成了博物馆里展览着附带着说明的瓦砾,就像曾经被叫做未央或者阿房的屋檐或者构图。
到那个时节,今天的我们又将派什么与未来把酒言欢,又希望这些穿过时间河流的信物带去我们怎样的情思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
阅读(568)|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