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十年如镜 沧海月明  

2014-10-12 01:02:10|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这样的吸引
火车,对于一个总是摆脱不了晕车症状的人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阅读环境。车开动的时候,那么一摇晃,把所有的微不适都放大百倍。所以带上火车的那一本书肩负的重要任务是:它要负责把你所有的精神吸到它的故事里,让你成功的在嘈杂或者沉闷,上车或者下车,邻座换位子,放包裹,瓜子的味道,方便面的味道,火车的广播和伴随着这一切的晃荡中间成功脱身,或者只把一个端着书的躯壳留在这样的环境里,而把你的精神全部托运走,让你在另一个世界里感知不到身边这一切的旅途困顿。如果它不能成功完成这个任务,那么长途会变得更长,时间会变得更慢,不舒服会加倍,而它自己,你以后看见它就会想起来在火车上的不舒服,从此再也不愿意看它一眼。
 

  所以,近年来,每次上火车都会叹息:金庸先生为什么只写14本武侠小说,就算每本都看两遍也总是有时候的,而且也不是每次上车前一定拿得到。这种时候,什么著名,作者,奖项,人气,销量实在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当情节吸引不住人不能成功转移人的注意里的时候,更不能指望闪闪的名字,奖牌的设计,人气和销量的数字来把人吸引住。

         所以,最近的一趟假期旅行顺便检验出来一件事情,沧月的小说很具备吸引人读下去的功能。在我还只有一站票,剩下的要站着的情况下,那一本镜系列最后一本《神寂》把我成功带回,一页页书页帮我成功当去了过道里的风,人来人往的脚步,去洗手间的拉门声,来来往往推车卖东西,起来坐下的人。我是知道这些在身边发生着的,也知道在无奈的忍耐着,只是这个其间,她把我成功带进了她的世界,那个世界被她写的很精彩,所以我无暇分身顾及太多身边的长途煎熬。

                                                            二 这样的世界
     那个书里并不存在,但是她说的那么郑重,珍重的如同历史一样的叙事,所以我自然也听到那一份来自于自由想象里的神奇。
    她说,是从我们住的这个世界走过去,翻过几重山,见过守护的女神,然后会到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是:地之所载,六合之间,有仙洲曰云荒-----
   在这篇土地上大致有三种人,一种是空桑人,他们是相信神力相信灵魂相信武术原是统治这片土地的,但是后来国家覆灭了,那灭了它们一组的是来自西海的冰族人,他们不信鬼神,信自己,信力量,信技术,信机械,他们不管谁掌权都会压抑和奴役对方,而不管它们谁统治都饱受奴役的是来自于大海的鲛人,也就是传说中的人鱼。
十年如镜   沧海月明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那是近似于我们熟悉的人鱼的一种生灵,有着海一样的蓝色头发,天生优美纤细,有着绝美的容貌,和柔软温和的心底,而且他们的眼泪滴下来就会变成珍珠。他们出生时候没有性别,要等长大,第一次爱一个人,然后根据他所爱的那个人的性别分化出来自己的性别。他们本来在大海上这样唱着歌为了爱自由自在的活着,一直到几千年前一位空桑最伟大的帝王灭了海国,杀死了他们的海皇,擒了她们的龙神,他们就失去了大海,在陆地上变成了奴隶,他们本来没有腿,是鱼的尾巴,但是被捉上来以后,生生的给劈开两腿,那是残忍的手术,很多鲛人承受不住死去了,因为死去的比较多,所以活着的就更值钱,买回去的就是主人,而且永远不可以逃跑,她们的寿命又很长,所以痛苦和屈辱就没有尽头。如果他们因为痛苦的折磨哭起来,那主人就会收获大量的珍珠,为了珍珠,主人也会故意的折磨他们,而它们死去,眼睛被挖出来,又可以做比珍珠更加珍贵的凝碧珠。也有人为了得到凝碧珠向活着的鲛人取的。

   他们要摆脱被奴役的命运,重回大海是他们的目标,他们为了这个目标一代又一代的奋斗,也一代又一代被镇压,虽然死伤惨重,但是并没有屈服,他们成立的复国军,你不会知道哪一位鲛人奴隶其实是复国军的战士。

   另外两方,当冰族征了空桑的时候,空桑的六位王者用生命做为代价在传国的宝鼎前自刎,打开了无色城,空桑帝国的十万百姓为了不做亡国奴,自愿变成冥灵,等待着可以复国的时候,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么当为了把无色城的百姓放出来,六位王者必须再以鬼魂的形式再做一次牺牲,就是那样的不甘和愿望,宁愿成为站着的鬼,也不远做跪着的人,这个天下被你夺去,我愿意成为鬼也绝不和你在用一片天日之下。于是,带着这个愿望,空桑的鬼魂只好做为鬼也要战斗,身体都没有只有一缕魂魄依然不能安息,而他们的领导者,是已经被车裂以后,只剩下一颗头颅的皇太子,而他的身体。

 而现在做为统治者的兵卒,掌权的是十巫,要同时镇压复国的空桑和回海国的鲛人复国军,而且自己内部还要争斗不休。

                                                                 三这样的人

不知道要怎样去说这些不存在的人,因为在那个世界里他们如此鲜明,也不知道应该从谁说起。也不好概括,只能说事情。

海皇苏摩是以为盲人傀儡师。他出生在贩卖鲛人奴隶的集市,小时候被放在一个笼子里等着人来买,因为实在是容貌太美,所以被泡在化生池里,因为化生池是放了药的,是让他们在没有爱的情况下强行变成女子,以便用去颠倒众生,那个被强行决定性别的过程是人间炼狱一样的酷刑。但是他硬是从那样的酷刑里坚持,没有改变,这让那些人对么的恼羞成怒,于是是更加残暴的羞辱,他们要把他的眼睛挖出来做最美丽的凝碧珠,于是他就把自己眼睛弄瞎了,这是他的好东西,毁掉也不让你得到,他是这样的性情刚烈,但即便成了一个瞎了眼睛的小孩,他依然是美丽的惊人,于是被收买,用自由做为代价,去执行一个阴谋,那个阴谋被执行以后,他自由了,然后走出云荒获得了力量,然后返回,故事是从这里开始。后来知道,他强大的一个方法,是自己修炼法术,把所有的负面因素都给了自己的傀儡,那个傀儡是自己一出生就死去的双胞胎弟弟苏诺,因为受了所有的负能量,那个木偶是恶的化身,而且也越来越强大,后来几乎要侵蚀所有的他,后来阿诺终于被杀死了,是因为他做出了死亡的决定,那个已经变成了邪恶的木偶才没有办法逃离,而他力量的一个代价是自己的寿命,他就像把自己千年的寿命按了快进键。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得到,也没有无缘无故的付出。

白璎是空桑的太子妃。她并不喜欢那个位置,但是命运选中了她,她带着家族的荣誉,被选中的她不仅仅是要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羡慕妒嫉恨,同事她代表的那个家族也要被别的五个王族嫉妒,于是就诞生了那个被苏摩执行的阴谋,那样绝美的鲛人少年去蛊惑她,然后吻乱了她象征着纯洁的眉宇间的痕迹,然后去指证她的不忠,以此来换取自由。而她百口莫辩,从婚礼的现场,珈蓝白塔的顶端一跃而下,坠塔。却没有死,沉睡底下,一直到空桑灭国的时候被惊醒,感到帝都,正遇上皇太子----她被命运安排又被阴谋背叛的夫君被车裂的现场,她只来得及接住她的头颅,后来,他们在百年的光阴里守护,却在空桑复国之后彻底离去。

被她背叛和彻底离去的皇太子真岚在承受了国家和自己的四分五裂之后,依然是一个阳光少年,虽然他的命运并不阳光。他的出生就是一个并不美丽的错误,只是做为皇帝的王强行临幸的以为女子,在巡视的时候,然后无声无息的成长,那个国家不曾有任何好处到他那里,到最后需要一个人承担一个覆国罪名和复国的责任,便选中了他。他不喜欢被安排的命运,所以不喜欢被命运配给的妻子,却在她跃下珈蓝白塔的一瞬间看到枷锁被打断的希望,也因为这样的希望爱上了她,这场爱换来了百年的相守和更为彻底的分离,她离去,留下他一个人山河永寂。

这是故事的框架,搭成这个框架的每一个人都自然有色彩纷呈,每一个都是横看成岭侧成峰,不是单纯的善恶。没有办法说一个人好或者恶。
小鲛人泠音出卖了族人,说出了鲛人的底下组织星海云庭的秘密,因为正是那些族人把她泡在化生池里,强行变成女子,再强行卖出她的色相,就在从化生池里出来生死徘徊的当口,因为那个时候她的机体素质最柔软。
那么那个妓院的老鸨便是应该被指责的吗?她用这种方法把这个妓院经营成了海国最秘密最有效的组织,掩护了无数的复国军。

慕湮剑圣是值得尊敬的,那样的不带种族偏见的爱着每一个人,对于她来说人也没有高贵和卑贱的区别,她尽力保护着每一个为难的人,不管是自己的族人,还是来自于敌对的势力,她是被人们尊称为仙的人,有着最为纯洁的灵魂,最后为了这片土地能够尽早停止战乱,不息魂飞魄散二十年。
那么杀了她的湘呢?她是鲛人最为勇敢坚强的女战士,她一直在战争的第一线,被俘虏,就做暗部的斗争,一直在最危险的地方,面对最为强大的敌人,与之以生命相搏,一直到死,死后依然在战斗,依然在最前线,除了湘,谁又能对付最强大的敌人云焕呢?没有恨就没有杀戮吗?湘绝对不会恨慕湮,但她是她的敌人唯一的羁绊和缺点,她为了战败她的敌人,只能杀了她,嫁祸于他,然后有机可趁,然后乘机让他完不成任务,借敌人的内部的力量除掉他。

那么被这样对待的最终成了魔鬼成了所有人敌人的云焕呢,曾经也只是一个苦难里幸存的少年,只是为了在苦难中生存才不择手段的进去,后来即便铁血残酷狡猾依然是少年,会顾念家里的姐姐,会顾念给朋友飞廉的承诺,或顾念同窗的情谊,会顾念师傅的恩情,会顾念同门的之谊,会顾念提拔自己的上级,可是后来,他的同门对他痛下杀手,他本应该衷心的傀儡对杀了自己的师傅,还让最爱的师傅认为是自己为了自己的利益杀了她,而除了痛恨没有办法解释,而他的傀儡就是为了还算得上朋友殷殷相送,他以为是关怀他的同窗送来的药碗其实是要命的,而且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定是要置他于死地,最后只好你死我活,他的元帅为了保全自己只有牺牲他,把他丢给酷吏,而他的姐姐,为了救他,不惜以圣女的身份为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酷吏所蹂躏,以为是可以延长他片刻生命,却是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间更加长。他终于在人间一无可恋死去却无法甘心,只好化身成魔,把世界变成了修罗场。

正如他自己说:我不可以宽恕,因为如果宽恕了,没有了恨,我那里还有活着的理由?

而不得已的理由,每个人都有,取他性命的同窗半辈子被仍在沙漠,取他的性命和位置是他这辈子最好的机会。那个鲛人是为了复国,也并不是为了自己,而且代价是容颜毁尽,几乎成骷髅。他的同门是因为生在千年敌对的阵营,只好拔剑相向,他的朋友,真的不知道送到他身边的就是敌人。

可是背叛谁又没有经历过呢?
飞廉那么相信湘,在她做傀儡的时候保留了她的意识,给了她尊重和信任,结果就是给同伴云焕留下了那样一个致命的敌人,他又那么相信碧,结果她也是复国军的战士。他从小定下的亲事的女子喜欢的是云焕,情愿去大牢里救护他都不愿跟自己做一对碧人。他不是更有理由去杀戮,去怀疑,但是他没有,选择了信任和拯救,天生贵胄成长出来的是高贵的灵魂。

那一份高贵也成了云焕折磨他的理由,在他的面前杀死所有的他的军队,却留下他的性命,然后一点点的摧残他,却不让他死去,就在他被逼尽绝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那个奄奄一息背叛他的鲛人拖着重伤的身躯驾驶着一架高端的机器比翼鸟,救了他,也彻底激怒了云焕。

高贵者未必会有高贵的生或者高贵的死,就像复国军的右权使寒洲,他和湘一起去和云焕争夺龙王的如意珠,用尽千方百计,几经生死总算拿到了,从被投毒的赤水里泅渡千里,肌肤都被腐蚀掉了,才算逃脱,然而他却要返回,送死,以求可以救另一族人,而那些人,正把他认成是带来灾难的灾星,即便他回去,他们绝对不会承他的人情,而敌人一定会杀了他,而他也不肯能从屠刀下救出来任何人,但是他依然带着伤痕累累的躯体在有毒的水里回游千里,尽力,为自己的心愿为自己的坚持近最后的尽力,最后死时,已经是万箭穿心的骨架,支撑成一个悲悯的雕塑
---------
每个人都是千回百转的命运,每个人都是生死难堪的抉择,还有明媚的苗人少女那笙,还有可爱的西京大叔,还有西京大叔的汀,还有中州来的商人慕容修,还有慕容修的妈妈红珊,她本来就是因为爱不惜被当作怪物从那片土地上走出去的,还有大漠的姐妹花,以及她们一夕之间从天堂落到修罗地狱的命运,还有终于成为新一代海皇的复国军的左权使炎汐,带着族人在帝国的追杀下逃亡的女族长叶赛尔,带着部族过着亡命生涯的盗宝者之王音戈尔,沙漠中的军人狼朗,按个在海国覆灭的时候保存了海皇的能力并为此失去了七千年自由的女祭司,刚刚获得自由为了达成新海皇的心愿又重新失去,为鲛人闹得天翻地覆寻死觅活的赤族公主,和她爱情后面对责任的担当,--------所有的人都被安排了跌宕起伏的命运。

                                                                   四 这样的命运
白璎可以和真岚幸福的相守吗?
如果苏摩在最初的蛊惑之后,归来给她的是星魂血誓,是命运强行和她链接在一起,然后又在自己衰败的时候为了不连累她不惜失去所有的血液和生命。她怎么可以不去寻找他?

守着一个朝阳一般帝国的真岚可以幸福吗?
如果白璎在最为艰难的岁月里陪着走过最为艰难的路,在看着情人在眼前烟消云散的的心碎里依然可以提剑于他并肩作战于九霄,她离去以后怎么可能不抽离他所有幸福的可能,所以他才会说:不会有儿子也不会有女儿,因为不会有皇后。天下的好女子多得是,但白璎只有一个。

苏摩可以不死吗?
如果不死的话,白璎怎么可能活下来,而且不是那样一意孤行,祭奠上自己换来的沧海的力量,怎么可能那么亏摧枯拉朽毁灭敌军的力量?

明茉可以不喜欢云焕吗?
最后一场婚礼和自己都变成了他手中的钓饵,为了一网打尽帝国内所有的门阀。

云焕可以不去爱自己的师傅吗?
如果那是他生命里最早和最后的救护。

云焕可以不跟魔鬼做一场交易吗?
如果他甘愿那么屈辱和无声无息的死去,并且看着所有顾念的人都背叛或者离开。

星帝尊琅轩可以不去征服海国吗?
如果他需要一场对外的战争来消弱国内其他六部的战斗力。

百蔷皇后可以不去阻止他吗?
那么你是让她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爱人被魔鬼霸占不出手阻止吗?

美丽的鲛人少女潇可以不变成那架杀人的机器吗?一个人被焊接在一架机器上。
如果那不失为从酷刑中救出来云焕的办法。

魔鬼可以不去破坏吗?
魔鬼知道自己有邪恶的欲望,为了不造成更多的危害,用躯体控制住心里的恶念,独自流离,然而漫长的流浪生涯如此的孤独,他只是想回一次国家,自己这么辛苦保护着的故国,看一看他的子民在幸福的生活,然后让自己觉得自己的牺牲和孤独都是有价值的。但是他看到了那个他珍惜着的故国别人在糟蹋,已经坏到了无可药,而他自己早就被忘却,那么与其让别人来糟蹋,不如自己亲手毁灭了他。他不是一样无辜又不得已。

那么守护就可以不进行吗?
如果那个世界上还有自己所爱的人。

为了高尚的目的就可以做卑鄙的事情吗?就可以把别人的感情不当做感情吗?就可以随便的背叛吗?这是飞廉在问海国最为坚强的女战士湘。

忠诚也是最彻底的背叛吧。做为海的女儿,潇背叛了族人,背叛了故国,不惜孤军给全世界做对,只为守护着受伤的主人。

战争胜利,复国成功,就算是王者愿意忘记自己的疼痛和屈辱,选择宽恕,却还是做不到。在慈悲的王者下达命令饶恕一个敌营的一个孩子的时候,那个孩子已经被种上了仇恨的种子,向他袭击,然后,被部下杀死,敌对再一次被激化仇恨又被加深。

胜利就是终点吗?当鲛人终于可以回到大海,为之奋斗在最前线的战士鲛人碧却发现最为珍贵的东西却留在了大陆上,她连跟飞廉解释一下自己那么冷血的机会都再也没有了。

结束是另一个开始。
在这个系列的下一个系列里,慈悲的作者,终于给他的魔鬼也安排了一个好的结局,魔鬼也并非很可怕的,也许他自己也渴望着制衡,任何力量,只要有一个平衡,便能得到安稳。
而作者在序言里说,她将要开始另一种生活,可能跟写作无关。她说她最好的年华给了最喜欢的事情,如此,已经很好。
是的,很好,如果曾经这么真实的书写过。
                                                                                      五 这样的真实

真实,并不见得是世界上一定会出现的事情。
就像希腊的神话里那个杀父娶母的神也许不存在,他不是真实的,但是那个故事里所包换的恋母的情节却是人类真实感情中的一种。

就像这个故事里,西京和他守护的城池并不存在,可是十万铁骑没有死在战场却是死在里自己守护着的子民的背叛里,这样的故事难道也不存在?

这个故事里的云焕也不存在,魔鬼也是虚构,可是七杀碑却是实物,在中国的历史上出现过的,立死跪亦死,除非你听我的才有活路,这样的思想,在人类的历史上可是很陌生的吗?

鲛人战士湘并存在,可是用她的头颅换一个跟云焕谋面谈条件的机会这事很陌生吗?荆轲刺秦王的匣子难道不是秦王痛恨者的头颅吗?

那个被称之为帝尊的帝王并不存在,可是多少次多外的征伐都是为了转移内部的问题,这种事情是有多平常呢?

鲛人并不存在,可是因为知道爱,才更清楚了明了自己的性别,这也是假的吗?带着感情的泪水是一颗无价的珍珠,这话是谎言吗?眼睛是让全世界的宝石都失色的星辰,这种看法有什么不对吗?

龙并不存在,可是神灵带着悲悯说:不要让仇恨蒙蔽了眼睛,这种话也不是真理吗?

真岚并不存在,可是他的孤独感也不存在吗?和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寂寞孤独的影子时候的骇然也是假的吗?

那个做为配角的军人季航也不存在,可是奋斗换来一个做英烈的机会,机会通向一个死亡的结局,那一路的奋斗就成了假的了吗?没有真实的意义了吗?

胜利带着胜利的虚脱和疲惫。努力过便只有努力下去,付出不见得有回报,更可能是争取来更多的付出机会,战斗,不见得会换来尊敬,更可能换来死亡和死亡后也要战斗下去,叛徒未必就没有高尚的目的和绝望的心境,成全不见得成全得了,收获,更可能是收获到寂寞和孤独,信任不见得能换来信任或者感激,


所有的人和故事都不存在,可是他们所链接着的希望,寻找,爱,守护,忠诚,背叛,努力,自由,争取,无奈,责任,感情,选择,取舍每一样都是真的。那些真实的事情和历史被一个女孩子在年轻时候看到了,她有不一样的想法和看法,于是她把这一切织成了自己的梦境。十年如镜   沧海月明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所有的幻想,都由真实的影像。
                                                               
                                          六 这样的阅读

那一天在书城里看到一个柜子上都摆着沧月的书,从早期的《花镜》到大学时候写的听雪楼系列,到后来的镜系列,到镜后面的羽系列,我有点惊讶的是这些书我都看过。但我不记得我有时间是花在上面的,从来没有一天我是专门用来看它们的。

即便是我身边的朋友,也不会觉得我是看过的,也会有人我告诉他们说我看过也不会相信,因为会看到封面上卡通成日本漫画一样的图画告诉我:这不是你的风格。
我的风格就是没有风格,这是我的批判家说我的话,赞美不见得为真,批判里偶尔也是有实话的。
更何况书对于我而言,都是文字,所有的文字都是作者的表达,表达出来了或者没有,用这种方式或者那种,其余,不分类。

不得不承认,有些书不需要花时间读。再说我也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被占用,从我到上海温饱问题不能解决,那自然是顾上看什么书的,到后寻找一份工作,到越来越忙,到最近连周末都被剥削去,连休息都是见缝扎针,而且这些剑锋扎针的时间里,我不是还有吃饭和睡觉,要处理生活琐事,还要查一查资料什么的,还要去旅旅游游,还有写我的小博。
可是就这些书里花树下面的素颜的女子,烟花一般寂寞的生命,还有映在里面的薄凉和残酷,曲折和优美,相信和怀疑,背叛和救赎,我竟然都是知道,那分明是看过的样子的。

不是所有的阅读都占用时间的,所有真心喜欢你的人和事情,都绝对不会给你造成干扰。它们只是你无聊时候的丰盈,是烦躁时候的安慰,是焦灼时候的清凉,是孤独时候的陪伴。所有喜欢你的书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过来找你。也许是醒来还不曾起床的早晨,也许是躺下还没有入梦的晚上,也许是等车到来的排队时候,它们总是会找到适合的时间陪伴在你的左右。

有一种阅读的轻松和舒适是,你打开书,然后什么都不做,剩下的交给书去做,它吸引你,或者拒绝你,留下你或者推走你,陪伴或者离开,感动或者警醒,所有的被作者真心写出来的文字都能做全部。

就像这本书,我要踏上一段旅程的时候,它带着侠气英风叫住我说:你,坐车一直不舒服是不是,这趟,我陪你。你不喜欢车上车就躲到我的世界里来,等你看完,你的绿水青山也就到了。
果然。
是如此,多谢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22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