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他是她们的年华  

2014-09-06 21:17:39|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天,整个秋天都好像一首宋词 :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
  

在长风叩响今日的帘栊,把庭前的花朵吹落在西风中,当对着窗子看向明灭的窗外,看着灯火阑珊想伊人何处,想着想着便连期待都成了模糊,当人走在雨后石子路,踏着路上的落叶,朝着远处眺望,看着一片变成黄色的叶子从天际落下,目光中,不见南来飞雁的水阔山遥,都在目光里成了最自然不过的: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

秋天,是等了多久,才借到一个人最为契合的心境,绕上情思,借锦心绣口吐露而出。从此,一年一度秋来,谁知道不是为了听一个吟咏,那个歌唱的人是走了,留下了这首歌,世上总是会有唱起的人。因为那个歌者给了这首歌长存人间的能量,但有井水处,总会能听到。

歌者,柳永。只这个名字,便多么的宋朝。
只是用宋体敲出来,自然生成的两个字都似乎是天然的杨柳岸,晓风残月。
他,怎么能说生不逢时。那样的歌,若不是宋朝长长短短的句子可怎么好,那样的心思,感情,感受,无语凝咽的样子,妆楼颙望的神情若不是遇到了宋词,若是遇上了五言诗七言诗,四言的诗经,魏晋风流的散文用汉代的洋洋洒洒的辞赋可怎么好,那才是标准的怀才不遇。
幸好,是宋词。竟然是,还要是多么幸运的相遇。
生在唐宋的读书人是幸运的,幸运到李白可以有仰天大笑的姿态,而东坡可以有大江东去的豪情,偏偏柳永,在那样的一段时间里都有本事把人生落魄到那般地步。
但,似柳永这样的人生便一定是不好吗?
是谁定义了人生的好,一定好建功立业,一定是拜将封侯,一定家庭美满,一定是金榜题名,一定是万人尊敬,一定是当时楷模。
如果当年,写个秦楼楚馆里的落魄浪子的寥落的身影是以失败者的身份定格,那我只想问一句:那些当年成功的人在哪里呢?而那个落魄的影子却依然清晰,清晰得看得见他含着的热泪和轻微的叹息,和婉转成行的丝丝缕缕的情思。


此时,我在翻看这那些情思,为今天有到了如水的凉夜,为眼下这个季节漫天遍野的:天凉好个秋。

词牌,知道那是被人制作出来的,有的柳永喜欢,就拿起来用一下,写一些雨霖铃,满江红,木兰花,有些词牌,大概是没有制作吧,他就自己写个什么就是什么,很喜欢柳永的词作里那些新鲜的词牌,斗百花,甘草子,昼夜乐,柳腰轻,传花枝,击梧桐,倾杯,似乎他写的时候刚完了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他就长长短短的唱来,唱完了就随手定了一个“传花枝”做为词牌了,酒饮得开心,那么写下的词就叫做“倾杯”看看是有多完美。还有的干脆就叫《八六子》这样的名字,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一副他的词牌他做主的样子,但也许,他能做主的也只有词牌了,于是,就那么随性。

但或许,内容也是他想说的话。听他细细的告诉你一个城市的样子,地理位置是在哪里的,街上有什么,路边买什么,有什么样子的店,社么样子的铺子,什么人打马走过,什么人又艳羡着,他就这样写着《望海潮》。

谁都知道,他说得最多的,不是市井,是那些美丽的女孩子。

走进柳永的词,会发现,宋朝,怎么有那么多美丽的女孩子,而且都美丽得没有道理的样子,而且还可爱,不是只有罗衣珠钗的女孩子,是罗衣可以旋转可以回旋是珠钗会在风里摇动,酒绿灯红中在凝滞一般的腮边晃动的女孩子。

他们是英英,是燕燕,是佳娘,是酥娘,是师师,是云衣,是银屏,是秋蕊,是虫虫,他说;佳娘的歌唱得好,她说酥娘的舞跳得好,她说虫虫是一个多么美丽多么美丽的女孩子,他说英英是有怎样的深情,让他怎样舍不得。

他就是说这些,一首又一首,都是她们。

才过笄年,初绾云鬟,便学歌舞。席上尊前,王孙随分相许。算等闲、酬一笑,便千金慵觑。常只恐、容易蕣华偷换,光阴虚度。   已受君恩顾,好与花为主。万里丹霄,何妨携手同归去。永弃却、烟花伴侣。免教人见妾,朝云暮雨。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暖酥消,腻云亸。终日厌厌倦梳裹。无那。恨薄清一去,音书无个。  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

世间尤物意中人。轻细好腰身。香帏睡起,发妆酒酽,红脸杏花春。 娇多爱把齐纨扇,和笑掩朱唇。心性温柔,品流详雅,不称在风尘。

他说她们在做什么,在想什么,她们哭她们笑,她们和他离别,他和他们彼此想念,中国的文学史,他过去,似乎只是为了把她们和他的分别十里长亭一般的用宋词排开。

她们,那么美。
却,其实也是万艳同悲。
她们,是青楼里的女子。
青楼,是一个风情得让人多么不齿的地方。

即便是最为普通的人,也可以看低她们。她们,再怎么漂亮,也只是,被玩弄的对象,身边不管有多少目光,贪婪的为多,多是像打量东西一样的打量。
君子们,为了表示自己的高洁,是不会朝她们看一眼的,不是君子的问题,是她们不配。
眠花宿柳的,都已经是不堪的人,更何况,她们还是那被眠的花柳?

是有才子,打她们哪里走过,但只是为了用她们的脂粉染就一个分流才子的样子,谁在意过她们红妆下面的美眉,谁认真看过她们粉淡脂莹下相思?

好在,还有他。
他,一直就那么坦白的说,他坦白的告诉所有人,他们认识的地方是在青楼,他直接说的是:小楼深巷狂游遍,罗绮成从。
他坦白的说他认识的就是她们。

也许,她们没有那么美,在那样子的地方,不可能每一朵都是出淤泥而不染荷花,也许,她们对着别人,也是要献笑,也是要陪笑脸,也是要曲意逢迎,也是要逢场做戏,也要口是心非,但她们对着他,是美丽的,美丽成自己的样子。
为,他会看到。

每个人表达自己都会选一个途径,有人选的是雕塑,有人选的是画笔,有人选的是家国,有人选的是山水,陶渊明选了菊花,林和靖选了梅花与鹤,李白选了酒和唐朝的月光,郑板桥选择了竹子。而他,看到了她们,便选择了她们。

他看的,想的,将心比心的,他深情打量过的,让他离去时候无尽相思的,让他表达着对世界的感受和认识的,让他展示着自己的性情和才华的,是她们。

隔着风烟,也许她们也含情说过:柳七,柳七,你总是在我们堆里混什么,便是豆蔻词章,到低落下的评价也会是格调不高。
隔着文字,你看得见他的不屑的眼神:理那些人做什么------把手给我,跟我走,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于是,他带着她们,莺莺燕燕的她们,轻歌曼舞的她们,眼神泼俏的她们,立在被称之为文学的殿堂,让她们在里面轻歌曼舞,展尽风华。

不羁,又何尝不是一种不惧,何尝不需要真正的才情和肝胆做一个支撑。

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弹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那从来都不是那个好那个不好,那只是不一样的好。

当尘世的炎凉比秋风还冷的逼近,娇花照水,弱柳扶风的她们在尘世里更为彻底的零落。他用自己的真情和见解储藏起了她们最美的年华,并且用才情把保质期设为永远。

我想,这才应该那个曾经名字为“变”,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生变的男子,把名字改为“永”的真正心愿。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9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