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诗行  

2014-06-26 20:20:16|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行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相对于以前他们呆过的地方,杭州可的确是好多了,相对于以前那种什么团练的官员,杭州太守也的确不是很低的,相对于以前在东山坡地上的房子,如今的杭州府已经很是豪华了。

  只不过,在这个已经算得上美丽的府邸里住着的一个年轻美丽姑娘这几天总是闷闷的,坐在曲石阑干边上一呆就是半天,如果离得近一点,就会发现蛾眉总是锁着的。

   她也并不是在自伤身世,虽然她的身世也的确很值得伤一伤的,一个连自己姓什么,父母是谁都不知道的女孩子,命运里蓬草一般的漂浮,辗转做了歌妓,的确不是什么美好的格调,如果看见她的容颜,大抵知道,这命运的确不如她的颜色好。

 可是,如果这一切是为了遇见他的话,那自然也是值得的。她也并不是他的妻子,他自有让他深情牵挂的妻子,值得他写下千古动人的诗词。她后来为他抄写过那首《江城子》,抄写的时候,自己也是感动的,但,如果,如果侍妾这个身份,可以让他带着她更为自由的走动,更为方便的出入各种场合,更为得力的他整理他写过的各种文字,她本人对于这个身份,接受起来也并不艰难,反正她对于名分,也并不怎么热衷,对于她,只要是跟在他身边,听他谈笑,看他音容,她的人生,就已经灿若朝霞出绿波,朝云,她所拥有的这个美丽的名字也是他取的,因为连姓的羁绊也没有,让这个名字听起来更有诗意。

当然,他是诗人。
她从来都知道。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若江海,总是命运曲折得比山涧里的沟渠还多几道弯,而且也总是那么低,开始,她总以为不过是一时,后来发现,其实一辈子更多的时间也都是这样的低度,她自己,自然也不能帮他垫得高一点,但是她可以一袭罗裙沿着他命运的弧度伴他行走。

她从不曾抱怨过他命运以及他命运里实质性的辛苦,虽然,真的有很多内容可供抱怨。

如今,她闷闷不乐的是,自从来到了杭州,她的诗人越来越不像一个诗人了。

那一天,她去帮他抄写整理奏章,看着那片奏章,她就不太开心,原来她的诗人,在写奏章的时候,那些文采风流全都没有了,随便那一个官员写出来什么样子他写的也不过是这个样子,而且,竟然连吹捧一下皇帝的英明都照做,真的一点儿特别的地方都没有。如果,只是看奏章那个水平的话,他平生的诗文简直都像是有人代笔,当然,如果有人有那么好的文采愿意跟别人代笔的话。

还有,就在两天前,他出门回来,喝的醉醺醺的,她本来还以为他是会那么文友了,可是明显是用轿子送回来的,他的文友们可没有富裕,而且几乎就吐了一夜,他的酒量又不行,人家骗他他也不知道。后来终于醒了,问他为什么喝那么多酒,他的回答更加把人气死,说:那家主人实在言语无味之极,为了避免多做交谈,又不能冷场,就只能喝酒。

总之,他实在是越来越不像一个诗人了。

原来,他不做诗词的时候,是这样普通的人,说着跟别的官员一样的话,应酬也照做,也做的并不见比别的人更高明的,礼尚往来走动什么的,也都做,也照例不是很高明的,还有那一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去田地里去,结果就弄得一身泥水回来,帮他刷了半天的泥浆,显然,他即便是做农夫,也不见得是很出色的。
又有几回,简直都不知道是从那里回来的,一身都是污泥腐草的霉味,而且回来累的就直挺挺躺在床上,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更不用说写诗了。

最可气的是今天,他竟然带着她去赴几个财主的宴会,还跟他们说说笑笑,很是随和的样子,苍天,如果他肯跟王安石或者司马光或者宋神宗什么的随和的这种地步,只怕如今早就在青云直上了,只怕他们早就住在京师最好的别墅里了。拜托,好歹是一位诗人,就不能清高一些吗,就算是不清高,也不用那么俗得那么彻底吧。最最可气的是,那些财主说想听她唱歌,他竟然也能答应,还说她什么歌曲都唱得很好听。其实那些财主们人倒是不坏,也绝对给足了她面子,虽然几乎没有人听懂她长什么,喝彩还是很真诚的,但是,她还是不开心,因为,在那个场合,她看他,实在是半点飘逸也没有,他真的跟在坐的他们一样,一点出众的地方都没有?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了很久很久。
他似乎,也注意到了,问是怎么了,不舒服吗?还说不让她帮他抄写了,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写诗了。

那天,她都已经帮他铺好了纸张,还特意去买的上好宣纸,可是他还没有坐在,就有人在外面喊:“苏太守,那一堆从西湖里清理出来的烂泥怎么办?”
她真真郁闷,如今,连西湖里的烂泥都归他管呀,他没有心思写诗,倒是有心思去管这些。
他果然是有心思管,而且似乎颇为认真和伤脑筋,一连几天都在嘀咕:怎么办呀?又种不了庄稼,也铺不路,运走吧,钱都修水开渠花完了,朝廷也不会再拨款,再说,那么多,可又能运到哪里去?

她都懒得理他了。自然,也并不知道他到底怎样处理了这些湖里清理出来的一堆废土。

今天,他说带她出去,她以为又是那种土财主的聚会,想说不去,又怕若没有人陪着帮他应酬,他会更加难堪,终于还是去了。

那一程路,她一步踏过,就像是踏进了一个仙境。
她是记得的,来的路上,是路过西湖的,不过上面覆满了杂草,里面都是淤泥,水田上横七竖八的网,如今,满目烟波,千里莺啼,两岸绿柳红桃。

而这一次来的,是他真正的朋友们,他们并不跟她见外,打趣说:看现在的湖水,像不像朝云姑娘的眼睛。
她盈盈目光里,一条长堤奇迹一般的映入眼帘,也映入西湖的碧波,它显然是新修的,可趁着四周风物,那么和谐,又是那么出众。

:映波、锁澜、望山、压堤、东浦、跨虹 ,六座拱桥镶嵌其中,玉带之上珍珠罗列一般。
诗行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原来,他是这样对待那一堆旁人看来一无是处的淤泥的。

他,此刻,春风含笑,目光比湖水还要多情。
上天到底给了他一双怎么样的眼睛,能从那一堆旁人都不愿意多看一眼的废土之中看出来这样一道长堤的资质。

他是苏轼,是不需要任何证明的诗人。
即便是面对着最为不堪的材质,即便是每天做着最为普通的事情,他也能把这些凝固成诗,就像,他可以把最为平常的字眼,随手化成千古传颂的诗行。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2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