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绿杨荫里白沙堤  

2014-06-25 21:43:47|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过多年,如今西路都想不起来当初他来的时候了,那时候的车显然不是这种的,但即便是他坐车了吧,也显然不是很高明的车,大概是如他的人一样普通吧,一个年过半百的男子,也并不是很特别的样子,甚至也说不上什么特别的特征,只是如今,虽然映照过那么多人,依然清晰的记得他其实并非很特别的样子。绿杨荫里白沙堤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虽然连他是从那里西路还是从北路过的都不记得了。开始自然也并不曾注意他,虽然他几乎每天都到河边散步,但是西路旁边每天都那么多人,怎么可能都记得。
是那一次忽然听人家说:太守来了。然后看到他从一乘现在自然也想不起来样子的颜色的轿子里下来,依稀是穿着官府的,中国的朝代太多,到底是穿的什么样子的官服也并不是很记得,因为他穿上跟别人穿上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就像他的任期,人家三年他也三年,还不是一样。

发现他有点不一样,是因为那西湖井,西湖的龙井茶那么有名,井自然是有的,不过已经堵塞了很久了,水都不能喝,喝了就害病,而大家也都慢慢习惯了井水的堵塞和喝了害病这种事,就像都不叫习惯了官员的贪污活着不作为,所以当他很把这样的一件事情当作一回事,还风里雨里带着人几番的看,很是费了一番功夫让井里能出现甘甜的水,而龙井茶终于也可以泡出来的时候,西湖大抵就有对他有了点印象,也偶尔留意了一下,人们对这位太守是叫做白太守的,那按照这房水土上的风俗,自然是因为他姓名白的原因了。

后来,他再来散步,西湖就觉得比较亲切了。
觉得他是自己人,是因为按年夏天实在是太热了,西湖都瘦了很多,不过水还是有的,虽然量减少了,不过还是够浇灌农田的,不过去修水利,灌溉农田这种事委实没有什么油水可以打捞又比较辛苦,所以官吏们都不愿意做,表现嘛,就是反对了,理由总是可以找的出来的。
最后修成了,农田也灌溉了,那一年杭州的老百姓也并没有因为干旱的原因闹出来什么饥荒,没有流离失所什么的,都是因为他力排众议的缘故。从此后,西路看着来散步的他自然还是很单薄,但一想到他竟然有力气排除众人的非议就觉得他有点了不起的地步了。

其他在他在的时候,其实也没有什么,是在他走了,才发现自己漂亮了很多,柳树凭空多出了那么多,后来听柳荫下面走过的行人说那也不是凭空多出来的,是这位太守的一种处罚方式,不是很重又有悔过之心的,有钱的出点钱清理一下池塘里的淤泥,没钱的种上几颗柳树。

他在的时候,也大抵是如此了,慢慢的也就习惯了他总是在兴修水利的现场出现,有时候拖着一身泥水,弄得像个农民又比农民狼狈很多,看起来有点可笑,不过看习惯了也就不觉得。所以后来知道他竟然是一个诗人,还写的名扬天下的,西湖是有那么点吃惊的,以前单单知道他是会写字罢了,因为那走的那年那些告诉人家他修的水利怎么用的就写在石碑上,放在他钱塘桥外边的白公堤旁边。

不过知道了以后,想一想,觉得他有时候还是挺有诗人气质的,比如他月夜在长堤徘徊的时候,或者是白天带友人泛舟的时候,船上也的确是笙歌缭绕的趁着一碧山水,而满船的人对他的称呼也不是太守,而成了乐天。

其实,西湖很是喜欢他那个样子。因为那些时候,他总是高兴得像个孩子,眼睛里的笑意就像湖中的涟漪,但是散开的,不过他开怀的时候也并非很多。

因为也有很多人抱怨他,主要是他工作上的同僚和下属,主要是跟着这位太守没有什么油水,也听人说他原来是在长安为官的,在那里也已经很有名了,主要是在那里不受待见,才被放到这里来的,其实来的时候心情也没有多么好。竟然也还能写诗,病来他的诗歌比他的为官更让人认可一些,但后来又有年老的学究们说,太通俗了,失了诗歌的典雅,又有年轻的人说,不是少年时候的锐气和为下层百姓着想,不好做青年人的精神领袖的等等,人类的话总是难懂无比,但大抵也知道其实他的处境一直都并非很好的,但竟然还能那么热心,做那么多实实在在的事情。

那难怪他走的时候,那么多人都去送他了。

其实他修的那条常堤,并不是观赏性的,在,旧钱塘门外的石涵桥附近,曾经被称为“白公堤,主要还是那时候兴修水利灌溉农田要用,现在已经不在了,如今的这条著名的起“断桥残雪”,经“锦带桥”,西至“平湖秋月”,这一条连接杭州市区跟西湖风景区的,病来在他诗歌里也说的明白,叫做白沙堤,只是大家都喜欢把他叫做“白堤”。

他为了西湖做了那么多,杭州的男女老少都说了:就把这条堤坝送给他了。谁来都告诉人家,白堤的白就是白居易的白。而所有听的人总是一听就相信了。

而且,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当他那年走了以后,来西湖看水观鱼的人就一年比一年多,西湖变得天下闻名了。听旅游的人说,有些是因为读了他诗歌的原因,可见后来他的诗歌是公认的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