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不在青天也是云  

2014-04-27 21:27:59|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钱海燕和她的《小女贼》系列
读书之乐,恰如男女之事,其中之乐,不足为外人道也。
早就不记得是在何年月的什么时候,是在一本什么样子的书上看到这么一句话,毛笔的字体,写在一幅画的旁边,却清晰的记得那个画画的女子叫钱海燕。
记住了以后也没有别的事情,就是觉得像认识了一个人一样,自然每次路过杂志有她的漫画就都看看,一直看是因为一直喜欢。
喜欢那些连面目眉眼都被她略去的女子,却总是带着繁杂到几乎繁华的帽子,或者是皓腕凝霜雪全要想象,画笔下不过两条简单明媚的曲线,却为那镯子上的花纹繁复描绘,几近豪奢。

知道每一个行业里,别说做出来成就,即便是比别人略略好些,也是要付出的,更何况画画与她,如果是看见出版了画册的话,那自然是工作,只是知道归知道,也只是知道着,看着画就觉得那个伏案画画的女子并不辛苦,她不过是闲来写幅青山买而已。
至于为什么在别人劳碌的人世间有女子可以这般悠哉,至少我看着她的画的时候就不会想。
因为只顾听着她饶有趣味的说:若不及时遇到一个好女人,则多半男人都会在中年以前变坏或变傻。
配图几笔萧瑟风雨,一个亚当时代的男子又貌似不在伊甸园中。
即便如此,细心的作者依然惦记着生活,面前放了一个洗衣盆,而后面还有晾衣绳,绳子上,赫然就是亚当时代的衣物,也许他自己刚刚洗过两上去的,还有夹子夹好了,犹自滴水,而那寥寥几款衣服的款式竟然有变化的情形不一,其实自然就是形状不尽相同的几篇叶子。
我一眼看到,都忍俊不禁,难道那个画画的女孩子有本事在画的时候忍住不笑?

“一个人能舍弃别人不能舍弃的非关豁达,多半是为了得到别人不能得到的。”
这般世情通透的句子,有画配着,生动之外,也多了几分可观,配图是一只壁虎在隔自己的尾巴,而旁边,竟然一个很是工整的野炊的支架,连小锅都吊的一丝不苟的。

即便是不提开头那个如此别致的比喻,读书之乐也的确是多样,窗明几净,正襟危多,焚香鸣琴,含英咀华那是其中之一。
而我此刻,拥被而坐,青丝做枕,一页页的翻过,把那些活波生动讥诮通达聪明才情一一翻检,把一个女孩子情思深处摇曳生姿的情趣次第看来。若说书的作者,如同小女贼一般偷香窃玉,宝贝一般的拿来自己的细细搜寻而来的细软,我就是旁边一边看一边赞叹的同伴。
与她,画与书写,是她的云在青天水在瓶。
与我,其实是一样的,只不过我是用读的姿态。窗外,微雨薄暮,身畔书香,情趣灵动,如落花重重,拂去还来,恋恋盈袖复萦怀,此一刻的我,也是云在青天水在瓶,做着自己,恰好在与自己最为投契的环境中。


2 地铁上的时代报

任凭时光荏苒,坚守最初信念。
用纯粹的情感表达时间。
于举手投足之间灵动有致。
这些句子,是用来为表做广告的,也可能就是因为落在广告词的中间,才显得这么华美不凡,以至于,我都忍不住看完了通篇的广告词:
“316不锈钢表壳,则映射出埃菲尔铁塔钢筋铁骨下的俊朗飘逸,黑色真皮表带上亮眼的红色压线彰显不凡品味与领袖气质”
也可能是这张报纸真的没有太多的可观,以至于略有颜色,便觉绝色。
那一篇叫做《八个》的故事,竟然是一篇很见功力的小说,是一种绝对文学的作品,承载着近乎残酷的悲伤又无可挽回。而它的作者,竟然还是如此的年轻,不过不是,我还会以为是曾经日本某个时期的文学什么的。
竟然,只是为了给一本书打广告,白白便宜了我。
那一天,也是看时代报,为了一个标题,艳羡了一路,那一句话是:为了醇酒菜单吸引人,是写安西水丸的,日本的那个画漫画的人。
一路虽然在地铁里,也觉得外面是行驶过春光烂漫的原野,一个人留恋人间竟然是这般的理由,如此可爱的活着。
记得还有一片是写一片球赛的,也是精彩纷呈,动用了几乎科幻一般的句子:他把秋传给了三秒钟后的自己。简直还动用了一番空间概念。
我到底没有懂得足球比赛,却在那些写一场球赛的句子之间看得快乐非常。

有一段时间,书和我彼此不知道忙着什么,总是不能遇到,而每天过手,可以被称之为有完整的句子而可以阅读的,就只有时代报。
而我,依然看得乐在其中。

逛珠宝店,看那些精心打磨好的金玉,自然是满目琳琅。
而在沙滩上,不小心看见沙子里的一点金光,也是难得的惊喜,怎么就不值得弹弹春天的冠冕,相庆一番呢。
在精装版的书里,看到好句子,自然是亮到闪光。
可是,杂志上,报纸上,甚至是铅字的模糊其实也掩盖不住文字的光芒,而且更多了一分发现的欣喜,以至于连自己一双平常的眼睛,都觉得离慧眼想去不远了。
不管做什么,有乐趣,人才会乐此不彼。

3诗词杂录
一页几乎又要废弃的本子后面歪歪斜斜醉酒一般的画着一些字迹。仔细辨认,依然还能认出来是几首诗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看什么书的时候随手画上去的,努力辨认一会儿,还是能够辨认了出来一些句子,连带着也就会想起一些相关的事情。

曾经的,一家妻子在夫君离去之后,盼着书信前来以解相思与牵挂,好不容易等到一封书信,忙忙的打开,却是白纸一张,于是提笔回信一封《寄外》。
“碧纱窗下启缄封,尺素从头到尾空。应是仙郎怀别恨,怨奴全在不言中。”
这家夫君见无字相思全部被读出来,只好承认,又回一封《答内》:情长签短费心神,此时无言胜有音。书山不是无佳句,两字相思写不成。
这是当年的爱情,因为摘录的时候忘却了名字,现在想去到可以安坐当年所有的读书人+有情人。曾经,有情,是这般谈来,也着实让我们今天用手机不停发微信的人羡慕呢。

那一天,实在当年的唐朝的春天,白居易跟朋友去慈恩寺,忽然想起来朋友元稹上任去了,于是写了一封信,快快寄过去,信里就是眼下:花旧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当酒酬。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然后,回到家没有几天,他自己收到一封信:梦君兄弟曲江头,也向着慈恩寺里游。驿吏换人排马去,忽惊身在古梁州。
正是元稹写来的,应该是他写信的那个时间写下的,而他收信的此刻,那边,他也正好启开他的思念。
那时候的友情,可是在证明,情是比通信更发达的语言。


4倪匡
总是说喜欢蔡澜叔叔,却总是拿着倪匡的书。
如今已经不看什么了,只是习惯性的看见当年错过的故事想补上,因为当年看得时候觉得那一段和下一段之间还有点什么,只是当时找不到是什么。

有报道说,当年做编辑去催稿,看倪匡他们都在打麻将,就那么从麻将桌上捉将来,逼供画押一般的写文章,挥笔看都不看就写,然后给小编,说拿去发,都吓人。呵呵,那些一只引我入胜的故事便是这么生产的吗。

那么,关于《酷刑》里的怀念呢,隔着那么远的时间和空间依然为他们鸣不平,还是《玩具》呢,哪一种逃不开做为玩偶命运的情节设计呢?也都是这般构思来?

科幻,科学+幻想,慢慢的想的成分就越来越多,而如凡尔纳当年那样近乎用情节普及科普只是一样的科幻却没有了,像倪匡这样,他前几年写了,这几年眼见得就成了真的,其实也不是那么多。

在这样的里面,加入悲悯的,就更少了,也是在倪匡的小说里,外星人不仅仅是异类,他们只是不一样的生命,一样的有需求,有愿望,有害怕,有感情,甚至有对于我们的关怀。他们不是美国科幻里的怪物,有时候是靠近我们神砥一般的美好,知道有外却不加排斥,这样的人其实也并没有很多。而那些科学家,却常常是孤独到终极一般,有着绝高的才情和情操,却被逼迫到近乎犯罪一般的命运,哪一种悲哀和近乎苍凉近乎让人感叹的感觉,仅仅在一篇科幻的曾经据说很是畅销的小说里。
随便,在那里,我都很喜欢。

------
这些书,有些也畅销,有些也有名,但也不是非常著名的,也并不是什么百年巨制,万古流传型号的,也似乎并不很具备什么振聋发聩的效果,我看着,常常都觉得很好。

云若是有青天做为背景,自然是很好的。
如果没有,也不能失去自己的飘逸。
文字,若是能在一本精装版的,名著级,大师类的书里自然也是很好的,但若不是,依然没有失去文字应有的承载,给有心去看的人以文字应该有的内涵和警醒,那也没有失去文字的意义。
而我们,若是有一个舞台供自己光华夺目,书法和展示生命里所有的自我和风采神韵,自然也很好。
如果没有,就像文字在一些随手翻阅或者赠送的报纸里,也应该是向着生命丰富和美好的方向去努力,也是应该拥有自我和精神的。
可观的风物,有一个相宜的背景固然很好,如果没有,依然要自重,因为资质还是自己的事情,并不全在背景上。
云在青天水在瓶,很好。
若没有后面的青天与玉净瓶,云依然要迤逦,水依然要澄澈。
这也不是什么,只是我身边平常的书给与我的寻常提示。而我觉得记一下也不费什么事。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