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的游丝软系  

2014-04-19 23:40:10|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看人在世界上,也就像一根根春日里摇荡的丝线,看着都不搭,其实却发现彼此交错,不但影响了彼此的命运,甚至还几乎左右着历史的走向。

 想起来这个,是因为在看着一下几个看起来绝对不可能产生关联的人,而他们自己也可能不知道他们彼此关联着的人。

  陈继儒:小窗幽记的作者,明朝作家。作家之外还能算得上的就是隐士吧,在昆山一代隐居着,后来跑到了上海佘山那里,继续。也并没有做过什么政府的官员,也跟朝局之类的沾不上什么边儿。

 袁崇焕:大明著名将军。

毛文龙:大明边官员将领,长年征战在对努尔哈赤作战的最前线,如果说袁崇焕他们是正规军,那么毛文龙是前面打游击的。

钱机山:大明的政府官员,貌似一度做过大明的兵部尚书。

这几个人,有名有姓的也好,不那么有名的也好,你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但是无论如何都不像能搭上关系的,就是这几个人,别说没有什么认识彼此的必要,也不存在认识彼此的兴趣,而且在生活圈子里圈子外最有本事也就听说过,但是,就是感觉驾着马车朝着彼此的方向跑都认识不了,竟然,彼此影响过彼此的命运,而且大明的命运也多多稍稍被几个人牵扯了。

其中的关系和纠缠,只怕连小说家也想不出来,他们自己更加不会想到,而且如果告诉你说,陈继儒跟毛文龙被处死有关系,只怕两个人都会慕名奇妙,不知道彼此是谁。

但是,真的有,而且就关系到了性命,虽然他们连彼此是谁都不知道。

毛文龙是在边关打仗,现在历史官方的消息是人很混蛋的,势力非常大,还走私,后来被袁崇焕将军正法,竟然在死后还连累大明的中流砥柱袁崇焕将军,因为袁大将军那么惨烈的结局里有一项罪名就是错杀了毛文龙。
非官方却也未必非真实的信息更好看,说毛文龙曾经在前线开展游击运动将精彩程度比后来的敌后游击队有过之而不无比,在努尔哈赤的地盘折腾的努尔哈赤郁闷无比,努尔哈赤在前面打仗他就在后面策反,回来他在放下武器,趁着清兵不小心就大一棒槌,大一棒槌就跑,总之,努尔哈赤对他是恨之入骨,又那他毫无办法,据很小道的消息分析,是拿暂时的和平换袁崇焕杀了毛文龙。

且不说真假,就是真的,这些随便人怎么分析跟隐居在不管是昆山还是在佘山的陈继儒毫无关系呀,也扯不上关系呀,陈先生做他的名士,小窗之下看看花喝喝酒,偶尔还跟人说说话,怎么能跟两个人八竿子打得着,那该是多么长的杆子呀。

问题是,陈先生是有才华的,《小窗幽记》至少证明了这一点,于是呢,也就名重当时,于是呢,也就有很多人跑过来要赠言,图个警醒呀,之类的,当然到现在为止,小窗幽记也对世人有那么点提点呀之类的意思。

这些要赠言的人之中呢,就有一个叫做钱机山。
事后陈先生还记不记得跟他赠了一句什么言,毕竟他跟那么多人增过言,而且说的话还大都是前人说过的,现场创作也来不及,那么多人等着要呢。

而且他赠给钱机山的那一句是:拔一毛以利天下。

偏偏钱机山做兵部尚书的时候正好接到了袁崇焕奏请朝廷要斩毛文龙的请示,他一下子就想到了这句赠言,然后的理解是:先生名不虚传,真学问人呀,话都暗藏玄机,这不是明明有一个“毛”要拔掉吗?于是批复,ok.

接着毛文龙被杀了。

后来,可能比我们今天更知道详情的崇祯毛文龙被杀是冤枉的,于是加深了对于袁崇焕的不信任,而努尔哈赤的反间计就更容易得逞了,然后袁崇焕就被崇祯杀了,而钱机山也被迁怒。主要是袁崇焕被杀了,大明也就结束了。而这些在小窗幽记之类的书里,也就慢慢的不再窗明几净,然后的文字里就是家国之痛了。然后亡国亡天下之悲,桃花扇里葬南朝什么的了。

你在自己的命运里,不管怎么的强大,那怕有着决定加过生死的重量,却也如同一根根游丝,不知道是搭在哪里,也不知道是谁或者什么搭上的,不知道真正的命脉悬挂在谁的手里,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不相干的人的人说一句几乎不相干的话怎么就隐隐的在冥冥之中给断了生死,我们不知道谁是谁的那个福气运转的星星,也不知道谁是谁的终结者,而自己也并不知道自己就联系着谁的命运,有影响或者不经意间干涉了什么的走向。

一切就是这么奇妙。
像是《道德经》的那句话: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而这个故事,也绝对不是在历史书里发现的,不是因为观点的问题,也不是因为真实资料的问题,而是关于军事的书上有袁崇焕和毛文龙和崇祯,却一定不会记载陈继儒,也不是作者不知道,或者不想记,而是,怎么加得进去?而也明清文学带着陈继儒先生的事例,最有本事提一笔钱机山都已经无比跑题了,总之,一本关于明清文学的书无论跑题多远也不会跑到袁崇焕将军身上,更何况即便是牵连上,谁有会知道毛文龙呢?

这个故事的一部分在一般随便什么关于明末历史的书里,还有一部分,是一个关注明朝错案的之类的人写毛文龙的,而另一部分,竟然是今天我在一本医学的书上翻到的,也并不是为了记载一个故事什么的,而是只是为了说明一名当时的医生医术高明,治好了当时很有名的陈继儒先生的病,而我发现的那些关系和故事,其实只是作者提了一笔这位名士也就是陈继儒先生害病的原因,那是因为钱机山在袁崇焕死后被迁怒丢了官,觉得都是陈老先生一句赠言害的跑去找事了,所以陈先生就病了。

如果,一个病要这样去寻找病因,然后才可以下药,那么,-------那么我们知道的一些不良现象,一些“病”中是有多少是找到了“因”,又有多少下对了药,而那些没有下对的,又已经恶化到了什么地步了呢?

而读书,如果实在不经意间发现了这些关联,自己再互相串一下,或者有空再互相参详做点推理或者自己选择一番取舍做为相信,然后沿着自己喜欢的放心任凭想象和思路一路蜿蜒而行,那才是一次近乎奇妙的阅读之旅,也是我乐在其中的真正原因哪。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