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子非鱼  

2014-01-08 23:15:31|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到冬天,总是忍不住的想看一点历史,就像是想躲在往事的余灰里汲取一点温暖。

 

有些事情,已经是看过无事次了,也还想再看看,不看事,有时候看有没有有一个新鲜的解读。

在这种冷雨敲窗的日子,目光在文字里上下千年,看千秋万代,成败兴衰,是非成败,回首窗外一片烟雨阑珊,几乎不知道这一次的风雨中,我在何处,心绪飘摇,也不知道这样的雨曾经在多少人的窗外飘过。

 

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怎么相信这样的日子真的是从辽阔悠远的三皇五帝的时候飘然而来,悠悠千载,都怎么过来的,就过到了现在。

夏。商。周。春秋。战国。秦。汉。三国。魏晋。南北朝。宋元明清。民国。我们。

看习惯了,自然得就像是春夏秋冬的次序。是因为排好了,才觉得应该是这样,以至于总是忽略在排列的当时,其实也可能会是别的顺序,或者别的名字。

都结束了,只留一个名字,做为记号。

但是,真的是结束了吗?看着书城里那么多的记载,每一页都是鲜活的当年,相貌音容都在眼前,也许是应该说,他们乘坐着文字来到了现在,至今依然在我们中间,分享给我们关于他们的故事。

却没有真相。

以至于每一段都带着纷纭的中说,成败的解读,真相的挖掘。多少字里行间,恨不得穿越回去问一个明白的怅然若失。

其实,真的穿越回去,也不过是另一个时空里的中说纷纭,哪里会有真相?

就像当年二战已经开始那个身在战争中心的人们,其实也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告诉关心自己的朋友说:你还是找一份报纸看吧。

更多的时候,也不过是书生妄议书中人。

不管是专家,还是学者,总是一个现代的人,不是当年的王侯将相,英雄美人中的任何一个角色,隔一个行业还像是隔着一座山,更何况横亘在中间还有那么长的时间,你怎么就能确定你理解的是他当年的心情,明白的是他们当年的决定,知道的是他们当年的仁慈,卑鄙,或者英勇。

你怎么知道你所知道的环境就是当年他们置身其中感受的环境,不曾多,不曾少,不曾有蒙蔽或者确失,你怎么知道你所衡量的成败是非也是他们当初的观念?

殊途同归。

也是一个结果可能拥有无数个不一样的经过。

就像我在书城泡一天这么简单的事情,也许可能是我休息,也许是我自己取消了事情,也许是事情取消了,我无事可做,也许是没有朋友一起玩,也许是好不容易才躲出来的清静,也许是我本来有打算,结果被一本书迷住了,就把后面的事情忘记了,也许是几方面兼而有之,但无论是那个呈现出来都是这个结果。

当年的河,已经随着时间流过了。

今天清波之中影影绰绰的是昨日的游鱼泛清波而过的影子,不在是当年那条曳尾涂中的游鱼了,因为就连那条河都流过太久了。

我们怎么还能说的清楚史记里的那些人物,当写史记的司马迁都引发了另一轮的争辩和有着各样的传说。

只是拿着旧日的书丛,比着,延伸着,搜索着,探询着,想着,也想当然着,信着,也怀疑着,其中又有多少孜孜不倦的求索求来的不是真相不过是给已经云遮雾绕的山峦再加一层迷雾,有多少夙兴夜寐,其实都是在邮箱荒唐演荒唐,更何况还有那么多本来就不是为了求真而是为求钱,求名而做的工作。

 

大禹三国家门而不入,自然可能是敬业的原因,但是谁又能知道不是因为不喜欢家里的太太呢?

霍去病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自然是家国为重,但如果大家给他介绍的女孩子他不喜欢,这难道不是一句很好的推辞,就像如今的男孩子不喜欢一个女孩子难道不会说:事业为重,我不想这么早结婚。怎么知道古代的男孩子就不会。

更不用说仁义和虚伪,忠诚和背叛这样本来就具有争议性的事情。

 

真相只有一个。

话是对的。只是面对历史我们做不到了。

因为,你不是当初的那条鱼,更加泅不过时间的河。

 

其实不仅仅是面对历史,别的又何尝不是。

我是到了什么时候才想到,朱门酒肉臭和路有冻死骨与其说是对比,不是说是一种悲惨的两种表达方式。朱门里的生活有朱门里的辛苦和心酸,里面的风霜雪剑其实也并不比在现实里真正的凄风苦雨里走路来的舒服。只不过是子非鱼,不知鱼之乐,也不知鱼之苦。不然,红楼梦里那么精明的三姑娘也未必去羡慕小门小户的快乐。

我是到了最近吧,真的看到了那些被向往着的人们,开着宝马住着别墅的人们,在高薪,假期,阳光,海滩的对面,也有一场环球出差下来人老了一圈,也有彻夜失眠,也有为等一个电话冬天的半夜爬起来,只不过,生活之外做为观者或者向往者的只能看到一面罢了。

 

理解,是应该喊上一句万岁的。

知己,也确实是难求。

而且非不愿也,不能也的时候居多。是家泰山以超北海的不能。

 

即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尚且有难以对其言说的心事。即便是自家父母,带着恨不得给你世界的心思,也可能理解不了你所要的快乐和幸福,想想有多少父母是因为孩子幸福的原因去干涉他们的婚姻,又有多少儿女是打着让爸妈享福的旗号让他们陷入的孤独。

 

子非鱼。

不是就是不是。

却还不能因为不是就承认不知,不懂,不理解。我想那是很多矛盾的根源,也是很多妄言的产地。

 

不需要太多的辩解和理论,只三个字已足够牵起来无尽的思绪。

 

子非鱼。

这是我所读过的最为完全和彻底的否定。

却让我在相见之后,如遇知音。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4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