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被艺术引诱的周末  

2014-01-19 23:34:38|  分类: 逍遥游 my trave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在地铁站里,都匆匆到那种地步了,还是被眼前一幅画冷不防的震了一下。太过凝固的色调横亘在那里一般,把匆匆的脚步死死的就挡住了。眼前赫然是一副抓着铁窗瞪着血红的眼睛的复仇女神,站住了细看,才知道不是,哪一种愤恨和凝重只是表象,而其实,那只是一个寻常的女子,就是手里尖锐无比的也不是武器,那只是一把劳动工具,她不过是停息了劳动的片刻,抓住铁叉停一下而已,而眼神,更像是疲惫的红色,几乎执拗的茫然。

是谁把这样的平凡打造出来这般的震撼?

我在这副广告画搜寻的时候,才看到了虎丘路上的那个艺术馆,依稀间三两年的时间里,手势语,醍醐,那些作品依稀划过,应该都是它那里吧。

偏偏,我就这么无缘,盛夏和隆冬各去了一次,每次都不开门,要不装修要么房价,就像是一个最会做戏的情人,明明把人吸引了,偏偏就是不给见面,算什么。

好在,我如今脾气是超级的好了,一而再不行,那就再而三,也不值得什么。

被艺术引诱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今天,总算是开着门的。其实和不开的表象看门那是一样的,不一样的只是门里有一个人,是保安,你推门的时候他会顺势把门打开。
进去,赫然一只鬣狗,狰狞到近乎恐怖。
从小看狮子王那会儿,对于动画片上的这种动物就形成恶念。
虎狼杀生,不过是为了生存而已,吃饱了,也不见得轻易再伤生命,只有这种动物,所到之处,一片狼藉,而且不仅仅是吃,是残忍无比的杀戮和毁坏。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事动物,简直就是恶念的化身,人的恶念加兽的残忍。
有物如此,简直都不好意思说苍天慈悲。
偏偏这一只还做的这般形象,獠牙都那么逼真。
不知道它为什么披着一只兽皮,也不知道是什么兽的,更加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几乎端庄的踩在木板上,似乎介绍说那是木板车?更加妙明奇妙了。
组成几乎冲突的表象,给人一个狰狞的震撼吗?在力图打造出来一个平衡?
这副作品的名字汉语是《轻罪》,原文本来的意思,也可以翻译成“不当的处理”。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进去展览厅的一楼,其实你很难相信那是展览,阔大而宽广的大厅,里面什么都没有,一叠堆着一些暖气片,像是工人忘在那里的。

这便是室内两幅作品中的一副,名字叫做《西面吹来的热风》,有131片暖气片构成,重达十吨,艺术家折腾来了材料,繁复左右,就是表达不对心底的感觉,最后决定让材料自己来说话,就这样堆叠起来,以最为原始的方式。

想来若是工人们来处理这么多暖气片,大概也会这般堆叠,就像谁能想到稚子涂鸦一般的画稿会是大事殚精竭虑到近乎精神失常的创造,谁能想到白纸之上近乎与无的线条,竟然是多少年的积累和不眠不休的构思呢,谁能想到十年画工有时候只是为了把一个静物描绘得惟妙惟肖?

那么艺术家和漫不经心的工人差别在那里呢?几乎一样的结果,一个不过是随手不走心,一个几乎百转千回后又回到远点,差别在那里呢?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一个大厅除了这些,再无别物,另一幅作品,在墙上,一片墙,大小不等的圆环,里面近乎缤纷的色彩,碎玻璃造成华丽,散开,辐射,环绕,回旋,你不知道它除了展现,还是有什么要说。
更加意味深长的是名字《我还能告诉你什么你不知道的?》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在二楼的展厅看到了地铁里看到的那副作品的原貌,比照片更震撼。
还有这一副,名字叫《佩戴披风和盾牌的战士》,其实看到时候,心底竟然是微微的心疼。
是很夸张的手法,很抽象的效果,女子长着威风凛凛的角,一般来说,那是雄性物种的标志,繁复,粗壮,勾勒出来一副无惧无畏的烈烈风姿。更何况还拿着盾牌,还披着披风。只是那盾牌却是一张芭蕉的叶子,而披风,只是一张寻常的布片。
世界上再威风凛凛的女子,再貌似强大的女子,其盾牌其实都不够一片芭蕉的厚度,根本挡不住任何风霜,所谓强大,其实都是无奈的,根本就不堪一击。却因为自己要守护的东西或者人,强大无比。
也许艺术家要说的是这个,也许不是,不太知道,我只是想到了这个而已,外国,中国,那些也把功劳建立的女英雄,其实也都是如此吧。
所有的盔甲刀剑都是用一个女子的无奈武装起来的柔软和薄弱。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这个据说是作者的自画像,很好的女子,还带着项链做美好的装饰,后面还有绒绒的毛发,只是面容,却是猿猴的。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这一副是《天使》,婴儿带着蝙蝠的翅膀,吸尘器链接这惟妙惟肖的狗头,这一组都是这样的,旁边的巧克力组合里的女子,一条腿是马的脚,这一组是《混种系列》。据说探讨的是如今都市女子的多重身份,、她们既是温柔的妻子,慈爱的母亲,同时也要拥有野兽一般的生存能力,重重的挤压导致了她们的变形,而这依然是艺术家眼睛里的都市女神。
女神,不全是美的。或者美有千百种。包括这样的变种。
即便是这样几乎诋毁的表达,其实,依然是关注和怜悯,这便是艺术吗?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站在这一副作品前,我的感慨是,有些艺术实在是需要胆量来面对的,哪一种裸露和直白带来的冲击,几乎让人无法正视。
其取材是印度的无首女神,挥刀断头,一只手拿着头颅,一腔热血分成三股,一股注入新断到底头颅,另外的给交欢的男女,说是用生命还换取性的觉醒,而这也是作者作品里的一个内容。
变化在它的本来该是自己头颅的手里是一只猿猴的头骨,而另一只手里的刀被近乎精美的瓷器所替代,而那个精美的瓷器里却是牙齿状的东西,让人绝对不想看第二眼。
是对印度最原始神话的最新演绎吗?不知道。
却觉得没有看第二眼的勇气,而且看到了几乎巴不得赶快忘掉。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更上一层楼其实更加震撼,空空的大厅,加上上下的高度和天上透视而来的光,几乎都构成一个扩大无比的展厅,而这个展厅里除了一头庞大的萎顿在地奄奄一息的大象,什么都没有。
是我,几乎无法承受那般几乎庞大的无力感,然后才走过去,破坏了雕塑的整体感觉和意境,也无意中消弱了作品的这种表达。
这一副作品,庞大的母象身上是密布的小小的点,被重重覆盖,据说,那是精子,名字叫做《皮肤讲的不是自己的语言》,并没有说皮肤将的是谁的语言,也没有说什么讲的是自己的语言。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这一副图画是这边走,我只能想到无论多少指引路依然是模糊。
或者太多的指引约等于没有。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不是所有的游荡者都失去方向。
这是名字,所有作品的名字都是象征,又说不清楚具体象征的是什么。
说桌子和地球仪可以按照展览馆的大小来调节比例,仿佛艺术家什么都不需要做,方佛展览的只是一个艺术家的想法。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还有一个作品,因为一直排不出来半点效果只好作罢,其实很难发现那是一个作品,因为就是一根红色的柱子,也不粗,从一层到六层,上面绕着印度的红色手链,名字叫做《血脉》。
 
作者卡尔,说不上是英国人还是印度人,哪一种不知道所属的惶惑,冲突,追宗的神秘,探索,加上现代文明的突兀,震撼,冲突,经过感受,思考,最后凝固成了这样的表达。矛盾,混杂,变异,冲突,和谐,诡异,壮观 疯狂,迷乱,甚至暴力都在,通过作品,凝固和分离,却都有表现。
 
在展览的最上层,是一个小小的咖啡与茶的角落,拿着票就可以换一杯咖啡或者茶,很安静的地方,有上好的阳光和风和上海外滩的风景。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艺术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其实,震撼也已经够了,却不料想艺术还是不肯放过今天的我。
午饭后,从外滩的那个饭店已经出来了,却在到了门口的时候,一个转眼,看见身边层层叠叠几乎迤逦的黑色落幕,纱一般的质地却是凝固的黑色,里面一环接着一环的光影漂浮,婆娑摇晃,不由得又停下了脚步,走进,里面是另一方天地,纯东方纯自然的水墨新篇。
 
九重天外,浮云重重,一羽坠落,是万古重宵一羽毛的意思吧,背景的照片是拍摄的,画是画在照片的玻璃上,是一羽雀翎,摇曳成九天浴火的凤凰,和暗夜飘渺的幽灵,带着光和热,灵和怨在画壁间游走,轻歌曼舞一般。又有几分肆无忌惮。
那些为了周大福设计的珠宝,明明是金属的质地,带着金玉的华光,也像是飘渺灵动的不似实体。
 
长长的走廊摆着棋局,上面的棋子,却是水滴。
是祈愿吗?还是美梦?这棋局若不是人的技巧和智慧在博弈,而是让给自然的随意和灵动,就该是一副艺术的棋局?
 
重重的罗帐,色彩斑斓,却有跳荡陆离的光线,像是歌舞升平落在幽冥的效果,中间笔墨游走,翩然如凤舞九霄,又似如灵蛇蜿蜒。
直看得人舍不得离去。
 
 

被艺术引诱的周末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一天之间,相遇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艺术,却都是如此独特。

西方的是专程的拜访,东方恰好就是偶遇,简直近乎完美。

一个是震惊,一个是安抚。

一个是构建,一种冲突和逼视,唤起来你所有的感触,另一个却是消释,万千感慨随缘随水不如且随清波去,随心所之随意所适。

 

从两个艺术的世界里抽身而回,看到路边的房子,才觉得回到真实的世界,却觉得这般真正的街边房舍又何尝不是另一种近乎完美的艺术?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