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不一样也可以欣赏  

2014-01-11 22:09:16|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某日,在一个电视上的访问,见到六十岁的大陆作家陈忠实,他花了四年时间写就五十万字的《白鹿原》,完成后,喝酒喝高般激动流泪。十年前,出版社派编辑坐火车到他家收手稿,他觉得把生命交托了。

“是死了后可垫棺做枕的书”,那么沉重?读者该怎么办?我有这本书,又怎敢在洗手间看?”

 

这是李碧华写到陈忠实的一段话,在她的《仓颉会发怒》这篇文章里。

 

李碧华和陈忠实虽然都是作家,但感觉实在不像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作家背景,风格种类完全不一样。《胭脂扣》和《白鹿原》唯一的相同点大概就是都是汉语写的方块字这一点了吧。

 

但,一个偶然看见,却是这样的欣赏。

 

九把刀和陈道明,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唯一的一点联系是九把刀这个作家什么都做,有时候也混在电影那块儿,整天说所有的电影都是超炫的,反正他的超炫也不是特别值得期待,反正不管是说大陆和台湾,年龄和阅历,总之是东拉西扯感觉都关联不着的人。所以即便是看见,彼此也不见得会很在意。

那一次听九把刀说陈道明是这么说的,大意是在我们很即兴的表演中,只有大陆演员陈道明按照他老式的风格演一板一眼按部就班的表演,在这个夸张的舞台上,超酷的。

 

不一样只是不一样,那并不代表不可以相互之间用带着尊重的目光欣赏。

 

有时候人看见跟自己不一样的东西,就说东道西,就夸张无比,就一副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个的样子,其实也只是表白自己的能力大概有点问题,要不,不懂欣赏,要不,不会尊重,其实跟别人也没有什么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