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南京*霓裳的回忆  

2013-10-17 22:46:27|  分类: 逍遥游 my trave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听得人吟到:花不禁寒,人不禁寒。
那么一件薄薄罗裳怎抵得住一年一度的晚来风凉。
只得靠三杯两盏淡酒,不想这样也就醉了珍珠帘内半闭半掩的秋色。
纵横拖过苍苔的岁月,如同被秋风拂落的轻愁。撒满了上穷碧落。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匆匆走过,匆匆离去,最后一次看这处华服积满,金丝银线织成的博物馆,却像是雨打梨花,深闭了柴门。
暮色渐浓,也许只是没有看很清楚。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错落的屋檐,像是昨日春深酒满的日子里谁家秀口锦心里错落排列的诗行。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墙上,不知道是谁涂满了玲珑才思。
曾经,就是在这样的院落,红锦翠袖衣带拂风摇曳着青春的歌哭,如今,只留下衣服被支架撑着,再也没有人,没有人咬着手帕嗔怪自己的情人,没有人款摆腰肢,没有人猜拳行令,没有人拖着裙幅急急忙忙的去斗草,失去了人的衣服,也是人去楼空,人去后,锦衣如蚕脱,美丽如故,却失去了所有的风情。
一方手帕,都是横也思来竖也思。
这么多锦衣华服,次第排开,该有多少思念。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可怜年年押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
这句话是一件被牡丹缀满了的绣罗襦听她“鬓云欲度香腮雪”的主人说的,其实是叹气。
做为衣服,并不理解叹气的意思,只是回忆起了自己的当初,就是这样的一根一根金线的比呀比,而织着这件华服的女孩和穿着的实在是天壤之别。
那个女孩子,青丝也自然是黑色的,黑成双鬓鸦雏色,不过是被一块帕子包着,也并不是金钗或者步摇,那应该是荆钗吧。头发还总是散下来,有时候她顾上有时候也顾不上放到后面去,就在额头前面晃呀晃,以至于看不清楚她的样子了,清楚的是一双手,很粗糙的,指头上还有一些针孔。因为抚摸在线上的感觉实在是不一样。
而当年,她只所以总是坐着做衣服做衣服不起身实在是因为她破旧的衣服不可以见人,而这件正在劳作中的衣服偎依在她的怀里,就像她抱着一片灿烂的彩云。可是整个过程中,几个月的时间她织呀剪呀的,都不见她在自己身上比一下,那怕只是比一下。
谁知道她有没有向往过:能穿上这件衣服的主人是多么幸福呀。
现在衣服到是很像回去告诉她,不必羡慕了,真的不必了,穿着她的女子也不是很幸福的,虽然现在的她懒起画好峨眉后,眉色青翠,却与那个押着金线的女孩有一点是相同的,那便是双眉从来没有展开过。
如今又听到了这句叹息。验证一般。
不一样的只是境地,一样的是心情。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蓬鬓荆钗世所稀,布裙犹是嫁时衣。
一件水一般顺滑的丝绸月光下随着主人舒展的腰肢谢谢的躺在缀满了鹅黄色流苏的床上,斜斜的月光下淡淡的树影里看到了书上的这句诗。
这一个青丝散挽成妆容淡淡的女子显然不喜欢这本书,随手就放在一边了,皓腕上面的玉镯趁着这件碧清的丝绸衫子,沉得如同天色欲雨的青黛。
而衣服,却似乎从这句话里看到了自己今生的起源处,那一处月光也是如水,却并不总是镶嵌在窗帘里,而是撒得大地上如一片汪洋,夜已经深了,还有女子荷锄劳作,像是在汪洋里挣扎。
她一直在劳作,从日出扶桑到月上东山,那一片蓖麻深处,从来都只有她一个人,只偶尔见她直起身来眺望,不过时间也不长,因为活儿太多了,如果离得很近才能听到她喃喃的说:怎么还不回来?
这这句话便成了麻最早的记忆。
随着它榨尽了汁,抽出来经纬,凝成了线,揉进了丝。做成了锦衣华服。而那记忆也已经沉在了最深处,就算回首,几乎都看不到了来时路。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闲向中庭数花朵,蜻蜓飞上玉搔头。
就是这样的风和日暖也百无聊赖的日子,懒懒的阳光迟迟的光阴下,一个女子一字一句的闲闲读着:
   “日出东南隅 照我秦氏楼 ” 。她身上的两层心字罗衣自然是比她还要闲就随着她一起沉浸在她读过的句子。
那里面的内容,衣服比主人要来的熟悉。
依稀看到了那个采桑的女子,她并没有穿罗衣,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 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 缃绮为下裙,紫裙为下襦。
对的,终于记起来了,她并没有穿罗衣,却美丽得像是朝阳下的花朵。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主人并不知道衣服的记忆,只用衣裳展示着自己的妖娆。如今,连曾经的她们也成了衣服的记忆了。
人的记忆真未必比的上一件衣服的长和宽广。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曾经驼铃响过的丝绸之路,大漠黄沙,落日照过楼兰都是衣服的记忆,它们在最精美的包装里,被风吹日晒的人保护得好好的,因为承载着旅人的向往。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曾经,公府里,一件一件的巧夺天工的衣衫用绝世的容颜一般的外表见识过各种各样的表演。
在各种各样的打量里穿行,却被所有的心思小心翼翼的争夺和保护着,因为她承载了他们的荣华。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曾经节日里,市井里,清明上河图的边缘上,它穿行而过。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曾经,市场上,洋行中,她被放在最为显眼的位置,俯视着无数个城市的繁华过往。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也曾经,她是留在最为艰辛的劳动场所,看着人汗流浃背,那才是她的来处,所以衣服是知道的,所有的美不胜收都需要汗水来浇灌,不然没有美丽肯开花。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曾经,他以官服,以黄袍,以庄严的形式布满紫禁城,哪里也曾经是他的舞台。
一件衣服的质量配得上一座皇城的威严。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也曾经,在国还闭着的时候,一束丝线便悠然远行,随着轮船走进世界各处的亭台楼阁。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而,留下来的,有些,就浸入了一个文化蕴育的书稿。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那一个叫做江南制造总局的地方,走出来了无数的锦衣华服,和穿着锦衣华服的人,一年又一年。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同样的门里,走过如云一般的霓裳。

  只是,当他所有的霓裳如往日一般都被剥夺了以后,他着一身落魄的青衫,却也就这样走进了文学殿堂的制高点,占据了中华文明中最让人动情的去处。

我们总是会认出他来,他把昨日的霓裳织成了一本叫做《红楼梦》的书。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那本书里,有盛世如华服。那是一个人昨日的霓裳,也是一个国昨日的霓裳。
那也是一场霓裳的记忆。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美丽和歌吟都不逊于盛唐时候的霓裳羽衣曲。只是时令不在,不复是那样的高昂,低回婉转之间,更是揉碎了无数情肠。
 
南京*霓裳的回忆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在江宁织造博物馆里,一步步都像是走进了霓裳的记忆里。
终于步入红楼梦曲的时候,也真的不能在停了,车不等人,匆匆别去,就像是从最浓的酒和最美的梦里抽身而去,未离开已经频频回首,不尽回忆了。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