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孩子是父母的事业  

2013-10-04 21:17:30|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吃饭的时候,二爷爷来了,在农村说预约就是个笑话,任何人可以在任何时候访问你的家,在饭桌上,在厨房里,在随便什么地方跟你说他来所谓何事。
二爷爷其实是对面小允的爷爷,反正我们从小就这么叫,他来是找爸爸会同叔叔一起去跟她的孙女提亲的。
农村说是有事,但如果不忙,事也就是个借口,说一下,其实也就是通知一下,又不可能有不同意的可能。剩下的时间就拉家常。
我自然也要问问他他怎么样?
他就笑,说好。
说聋了,说听不见我说话。
然后问大爷爷,也说好,说大奶奶不好,总是病着。然后和妈妈探讨病情,说孩子们每家出多少钱给看病。
二爷爷年轻时候走南闯北,一直到前几年还带人出去四处干活。
我问她现在总是不出去了吧,答不出去了,现在走不动了。

给二爷爷拿了橘子,剥好放在她手里,又掰开了石榴给他。看他手有点抖抖的吃着,想着生活应该是还可以自理的吧。早上洗脸可还能洗干净。
看二爷爷脸色也是农村老人的黑,带一点红色,还是健康的,额头上都是皱纹,皱纹里都像是时间熏染过的黑色。眼角堆着些皱纹,说着话,眼泪就不知不觉的流下来。
二奶奶很早就走了,他一个人拉扯叔叔兄弟几个,活过来便是浸透了生活的辛酸。

农村的拉扯,可不是像国外的十八岁为止,那是要给儿子盖房子给女儿配送嫁妆得的,然后拉扯孙子上小学。

总说中国父母对孩子的干涉太多,可是如果房子要他们出钱,他们怎么就没有权利问一下里面的人呢?外国的父母在儿子借贷的情况下还能自己花钱旅游去,儿子娶谁他们自然管不着。
人家也不是不爱,不过是对爱的理解不同,一种是奉献,一种是培养自立。

我不想褒贬什么。
只是在二爷爷一家家说着每家在他有病的时候怎么兑钱的时候明白了中国的父母为什么砸锅卖铁都要替孩子盖房子。那与其说爱不如说责任。特别是农村的父母,他们没有工作,没有养老金,没有退休金,没有福利,他们的孩子就是他们的事业,他们一世辛苦,一切为了孩子转和牺牲,换来养老能有个人。

那一世的辛苦都是要回报的,而且除了这个,他们也不可能得到别的回报。所以他们要像防病虫害一样的防着儿子别认识了败家子的媳妇,女儿别给那个混蛋骗了,因为那也关系到他们的老年。

听妈妈一句句说这家那家的媳妇和女婿才明白,他们的日子几乎没有任何的亮色,日日劳苦,永无尽头,那别人赞的一句好,可能是他们最为难得的光辉,可以支撑着他们再在不管怎样的生活里坚持一段。我的小村也就是他们全部的社会,
我们可以不介意可他们不行。

交代过事情,也说完了家常。二爷爷走了,开着他的电车。带着他的遮阳帽,西部牛仔里的老头一样。我夸他。他笑着给我看他的随身听,笑呵呵的炫耀一般的打开,一路嘹亮的河南豫剧中,他开着她他的车,走了,一路的高歌也像是歌唱着自己一生辛劳后老有所安的晚年。

第二天的大爷爷也是一样的装扮,一样的车,不过是白色的,我在目送他们的身影渐渐进入林荫,道路边一点风尘如烟散过,想到我家爸妈的老年也已经渐行渐近渐到眼前。

而我们也像是我家爸妈种的庄稼,不管怎样不能让别人丰收的时候他们颗粒无收。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