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1972年的纯净  

2013-09-14 23:12:19|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眼前的镜头,平静宁和,就像是不紧不慢走着的时间,也像是不紧不徐展开的画卷。

 

幼儿园的孩子们围城一个圈儿,晃着小辫子,在唱歌,他们不知道歌词的内容,稚气的童音青青的唱着。

长城没有很多的人,不是今天的拥挤,因为空旷,趁着后面碧蓝的天幕,显示出来比如今看起来更要雄浑的样子,而且因为失修的原因也更觉得沧桑,年轻人攀爬着,带着年轻的热情,他们是被派来的青年大概是负责植树还是什么的。

厨房冒着炊烟,那是工厂的厨房,煮的是大锅饭,做饭的人也很多,聊着谁家媳妇回门之类的话题,把日子拉的悠悠长长,又无比家常。

路上,自行车骑着,没有交警,就在放了一个圆盘的地方自觉的拐弯。

常常的林荫,跑着的解放牌绿色的汽车还有车上的战士。

天安门广场,找照片的人,还有照片里穿着肥大的衣服,却还是掠一下头发,显示出年轻容颜的姑娘,同事绽放出来的还有一个略带腼腆的笑颜。

古城墙下,打太极拳的人,行云流水,不紧不慢。

寺庙里没有香客,斑驳的柱子和静默的佛像,在那个慌乱的年代里也像是静默得躲着自己的灾福,等待着漫长的岁月,祈祷着大殿里漆黑的门楣有打开的那一日。

 

那一年,是1972年,正是风雨如晦的日子。

是据后来的文学作品里批判,描述成不忍目睹的疯狂的年月。

那是一段我恨不得略过去的历史,也是我拒绝了很久的历史。那是中国最为苦难和让人心痛的年月。

 

但是,依然有日子,带着云淡风轻,带着风和日丽,带着平静安和从那样的年月里走了过来。

我第一次近乎惊奇的发现,即便是那样慌乱的年月里也不到处是兵荒马乱鬼哭神嚎的。

竟然也有日子是天上的微风静静的抚摸过麦浪千重,天外的云朵迤逦拖过万里长空,地上的绿水映着绿树如荫,地上的红花开成满山慢坡的烂漫,那一段时间里也有山青黛水扬碧波,并不是到处都是一片血染的红色的激情和红色的山河。

 

而且相对与今天,我们的焦躁,无序,杂乱,那时候的人眼睛里,=分明要干净很多看,也许是天真,也许是梦寐,但目光中很多的人是一片平静和澄澈,可能很多的时候,面对这那些历史上的不可思议,更多的人也许就是这样的目光,从容淡定的经历过,只是在经历的边缘过自己的日子。

 

也许,这更近历史的现场。

 

至少拍这段影片的人,是没有任何理由讨好那个时代的,实际上他不管是当年还是现在都没有连讨好中国的必要都没有。

因为他不是中国人,是外国人,但是也不是冷战中站在另一个阵营里的外国人。

 

这一个视频几乎是绝版的,但是如果淘,据说在潍坊西路那边的某条路上的某一个店也是可以找到的,名字叫《大中国》不是汉语不是英语,法语和意大利语言,这也是我为什么看画面看得入神,因为不可以听懂,是里面的人物谈话可以听懂,但是要靠翻译才大概明白一点解说。

 

没有赞扬,也没有的诋毁,就是近乎实话实说的把看到的一切拍摄了下来,没有领导人,没有运动,没有政治,没有口号,就是普普通通的人普普通通的生活,,老人,孩子,工人,农民,街上,路上,工厂,乡村,广场,胡同,就连解说的调子都是平静的,两张碟片,差不多四个小时吧,唯一的一点感情的波澜是他看到了中国的面条,喊了一声pasita。说看中国也有一样的帕斯塔,也是平静的,是那一抹他乡遇故知一般惊奇在平静里也流露了出来。

 

就是那样的平静,几乎质朴的平静里也带着一个外国人的欣赏和赞叹,如果仔细看,他的惊讶和不解也是在里面的,只是都表现的没有什么波澜,他其实是在努力的保持一个艺术家一个观察者的冷静。

 

导演是意大利人,忘了名字这会儿,在当时已经是很有名的意大利导演了。是周恩来总理邀请他来拍一部中国的纪录片的。

远在那样的时候,在那样的年月,我们的总理就已经想着要把中国介绍给世界了,在西方人不肯承认的目光里,在四面壁垒高筑之中。

 

想着当年,有机会行走于西方文明中的他们,周恩来,乔冠华还有邓小平,面对这凯旋门的广场,面对则凡尔赛的宫殿,难道不会想起来我们的大好山河并不逊色吗?只是不被认知。但不被认知却不等于不值得骄傲。

 

心愿总是受时代限制的,这个记录片子终究是沉寂了下来,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大概连公开上映过都没有吧。

但那些真实到几乎没有染任何一方色彩的生活也该是最高的保存价值吧。

 

今天,当它来到我的目前,给了我一次几乎是全新的演绎。

那一双眼睛,不管是绿色的瞳孔还是蓝色的眼睛,我都对他充满了感激,因为在那样的年代里,他曾经那样打量过我心爱的祖国,不是悲悯,不是批判,甚至不是反思反衬什么的,我觉得那种目光就是友好最好的注释。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