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镜头的语言  

2013-08-13 21:04:13|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镜头的语言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一    囚困

西游记里五行山下那一组镜头,简直近乎完美的演绎了囚困这个词语。

西方的佛祖被请到东土也是联合的强权,外来的和尚要适应本土,也是要取得本地领导着的认可。

碎石风涌而来,下面是一个避无可避的生命。

算一下五百年,是多长时间。是卫青在西域打完了匈奴,已经重振了大汉的雄风,是霍去病已经演绎了西汉的传奇,在坟墓前用雕塑凝聚了汉朝的雄浑。是李广走完了落魄封侯的悲凉慷慨的一生。

是西汉从长安搬到了洛阳,是长江又掏尽了一轮汉朝末年的英雄,是青龙偃月和丈八蛇矛都纵横完了属于他们的沙场,是谈笑间灰飞烟灭了几重,是诸葛亮的羽扇纶巾送完了汉家的斜阳,是魏晋已经演完了所有的风流,是陶谢已经留在了诗篇,是草木皆兵已经成为新的成语用于新的篇章,是水殿龙舟葬送了隋朝,是隋末的英雄们已经把有一番风云变成了热血的沙场,等这一切都起到终点演完了所有的精彩,才见大唐的天子从血泊里提出一个大唐的江山又用几番功夫刷出来一番气象,等长安的钟声再一次响起,长安的庙宇里才终于走出了一个叫玄奘的和尚,不知道念了多少经以后,才生出了西去求经的梦想-------

这是真正的五百年的年沧海桑田。日月轮换,岁岁年年。

长的几乎没有尽头。长到世人都一位生命字出生就焊接着这些囚禁的石头,长的自己几乎也相信了生命从来就没有过自由。

长到自由自在的花果山水帘洞几乎是梦中的音容,长到大闹天空成了一个童年痴狂的美梦,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被压在下面几乎会认为那一切从不曾发生。

连自然的风霜雪雨严寒酷暑都避无可避,偏偏进入目光到还是天际遨游的苍鹰,曾经自己是比它更要自由的生灵,有着更为广阔的海天任凭纵横。

到如今连摘一枚桃子来果腹都不能。

五百多年这样的光阴之后,天地间还有什么能再为他激荡起一次翻天覆地的豪情。

镜头的语言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没有了,再也不会有了,再不甘心,也不会有了。天地要自己的尊严和秩序,根本就容不下这样的豪情。

而,这个人间世,根本就不存在自由的生灵,我,和我们也都被不一样的五行山囚禁其中,不管有多少梦想和情怀都在是山谷里的自在飞花,轻轻如梦。

不知道是否因此,每一次看到这组镜头都心有共鸣。

 

起点

不知道西天具体在那边。

不知道哪条路才是通往灵山。

不知道佛祖长什么样子。

不知道真经跟自己是否真的有缘。

不知道要去多长时间,那时候人年轻,以为三年便已经是久远的极限。

不知道路上会经历什么。更加不知道遇到了该怎么办。

不知道会有多少辛苦,不知道所有的辛苦经历完是否会得偿心愿。

除了方向是西边,什么都不知道。

除了一个取经心愿,他连一个防身的本领都没有,更加没有行路的钱。

 

他,就这样开始了他漫漫长路的起点。

漫漫长路,夕阳下一个绝美的剪影,一个行路人因为要匆匆的赶着行程,正在跃马扬鞭。

这是《西游记》里的玄奘西出长安。

 

也许只是凭借这年轻的血气方刚。他就这么不管不顾的站在里起点。

不知道这一路会跋涉过多少泥泞,不知道要路过多少妖洞,不知道要经过多少劫难,不知道要经受多少折辱,更加不知道在这些劫难之后自己是否依然,甚至不知道自己自以为的一片赤诚是否能像自己以为的那样一往无前。

 

像每一个站在起点的人一样,带着不知天高地厚的自信。

 

没有经过历程,每一个站在起点的生命都是那样的新鲜而有从容。

每一个王座之前王人都觉得自己有本事救得了家国,每一个揭竿而起的寇都以为自己是改天换地的英雄,鲜血还不曾涂抹上锦袍,每个在起点的人都可以玉树临风。

 

时间的起点上,每一个少年都以为可以以风的速度把梦想握在手中,把她护在怀里。每一个少女都带着遍地花开的梦那么理所当然问尘世,问他要一世幸福。

 

不知道多少回曾经完沧海,人生若只如初见再不可能。

不知道多少回走到了成功,才发现收获的成功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改变了起点的初衷。

 

灵山的藏经阁里,只有他自己他清楚他就算九九八十一难历完终于没有取到经书,他的经书是按照佛家的“人事”换来的,他一路艰辛满腔赤诚都不及一个紫金钵盂的份量,当他知道这一切,当他知道这一切还可以波澜不惊,他早已经走完了他的少年行,他西返长安,带去了他的真经和他的成功,却已经为了这个老了年华,丢了赤诚。上一世,他还热心的质疑佛法,这一世,他已经消了这份质疑的热情。有什么好质疑的,不过是换一卷经,走一段别人安排的行程。

 

从此,天下的所有的起点,都是别人的路径。而这才是我的诸法都罢,万缘皆空。

 

历程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

师徒四人永远都是在路上的。

一座座山,一道道岭。无数的前方成为了身后的路途。

 

山间,四个人跋涉的人,衣衫如同性格一般鲜明。

桥上,铁锁摇荡,四个人穿行,连动作都是彼此呼应的,踏的桥上的铁锁几乎能走出来歌声。

鹰愁涧,黑水河,四个人走过,海天的背景里简直像点缀的诗行。

幽森的丛林里,四个人穿行,互相的呼喊交织成笑语,摇碎了树丛间凌乱的花影。

火焰山的瀚海沙漠里,四个人拽着吗,用热定格成一个跋涉的剪影。

镜头的语言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终点不知道在哪里,起点已经比重点还要远。

此刻,只能前行。也根本就在意不到,只这一路跋涉的身影,已经点亮了很多路人的眼睛。

 

 

镜头的语言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越来越喜看一段故事前或者故事后,四个人在路上,或者算五个,怎么闹,怎么散开,怎么走,都是一个取经的队形,不管什么样子的路都能走的风生水起还兴致盎然,看他们急急忙忙又妙趣横生的赶路,简直对生活都很容易热爱起来。

 

那一路西行,不管是谁,给安排下了什么样子的路,也不管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走在路上,终点又会怎样,那条十万八千里的路到底被他们走成了步步莲花生。

 

那是属于他们的历程。

那一段历程,才是他们永远拥有的内容。

 

结语

我对于影视剧的欣赏力比较有限,很多时候看了也不知道所以然,后来就干脆放弃了情节,关了声音只看画面,反正如今的科技越来越好,故事随便怎样,可画面常常都很好看。

这样看了好几年,回国头来看西游熟悉的画面,忽然就觉得那些画面华美流畅而又丰厚,像是每一张都满含这殷切的语言。也许只是我多情如是,很多时候觉得那些画面拓展了情节的表达。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荐影院品书茶聊
阅读(16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