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尊严?尊严!  

2013-07-12 22:01:28|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等地铁的时候,无数次的注意到了对面的宣传画上三个傻逼呵呵的人,又是无数次坐地铁之后,终于在百无聊赖中发现这三个人影旁边还有三个名字,又是几次百无聊赖之后,发现了三个名字还挺熟悉的,这方才配上三个人,终于忍禁不禁的知道了这个《中国合伙人》的三个主人公,真是惊叹呀,三个有款有型的男人能给折腾成这个样子。才感叹了没有两天,刘德华的《盲探》的宣传画也来了,里面憨憨的一个声音:探案也是要想象力的,天哪,偶像了一世的刘德华如今也萌成这样,也许正说明了萌很是流行吧,再一转眼,华丽丽的一群红毛鬼绿毛龟之类的卡通人物,带着Q翻了天的表情,人物竟然是真人版本。

于是,连我这种out到千里之外,几乎都快被社会屏蔽掉的人,似乎约略知道了:这个时代有点萌。

 

就在这样的感觉里穿行来穿行去,这一日回到家,拿起来一本书翻开这么一看,简直不知道今夕何夕。在这样一个娱乐到快要没有底线的年代,在这样一个搞笑成了一门很是潮流的学问的年代,在这样搞怪成了一种风尚的年代,在这个推崇丑更容易搏出位的年代里,在这个文艺或者文艺青年都成了一个贬义词的年代,在这个作家都几乎约等于大款或者怪物的年代,我看到了一片文章,这篇文章,是一个人,在为一种叫做长篇小说的文学题材要尊严。

 

“我自然也知道悲悯是好东西,但我们需要的不是刚吃完红烤乳鸽,又赶紧给一只翅膀受伤的各自包扎的悲悯;不是苏联战争中和好莱坞大片中那种模式化的,煽情的悲悯;不是全社会为一只熊猫献爱心,但置无数因为无钱而在家等死的人与不顾的悲悯。”

-------最为犀利的,永远是真言。

 

“伟大的长篇长篇小说,没有必要像宠物一样的满地打滚,也没有必要像鬣狗一样成群结队的吠叫。它应该是鲸鱼在深海里,孤独的旅游着,响亮而沉重的呼吸着,波浪翻滚的交配着,血水浩荡的生产着,与成群结队的鲨鱼,保持着足够的距离。

长篇小说不能为了迎合这个煽情的时代而牺牲自己应有的尊严。长篇小说不能为了适应某些读者而缩短自己的刹那孤独,减小自己的密度,降低自己的难度,我就是这么长,就是这么密,就是这么难。不愿看就不看,那怕只有一个读者,我也要这样写。”

 

忍不住为这样的一意孤行喝彩,简直无法相信这样的犀利和孤傲是那个一向总是眯眯笑谁话都不敢高声讲的莫言先生。

这一段话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赫然入目,就像是肥皂剧里看到了一出雄浑的悲剧,插科打挥里听到如泣如诉如歌如哭的歌吟,就像是浑浑噩噩的众生里看到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悲剧英雄,我没有办法不为之驻足。

 

这是一本小说的序言,在说确切些,是代序言。

这本小说的名字是《檀香刑》。说实话如果自认为自己的神经不是钢筋焊接的,我的建议是还是不要看这本小说了,胆小的女生硬着着头皮看完,只怕会做上一个星期的噩梦,里面的一些章节描写,简直让人忍不住的要爬到水池边吐的肝肠寸断,人生本来也艰难,真的犯不着看一本书也这么折磨自己。

 

没有法子去想,那些听名字就让人毛骨悚然的刑法的名字描绘成细节会怎样。第一次听木心说;这是一个被诅咒的民族,心底里是那么的挣扎和反抗,只是一面思极中国天才的整治人的法子,让人欲死不能欲火不能的种类就只能忍了,那些天才的刑法,几乎无限期的打探着一个人性的漆黑和残忍。一眼扫过,恨不得今生不曾生而为人,偏偏还那么多的看客,而且是那么多的貌似无辜的看客一起形成了刑近乎卓绝的嗜血变态和残忍。

 

你如果当真想知道檀香刑是怎样的刑法你有胆量自己去看,不要问我,我跳着看过去的,我受不了,我从来读书到手型都是跳过去看得,那是我今生不想直面的现实,那怕呈现出来的只是文字。

 

檀木原产深山中,秋来花开血样红。亭亭玉立十八丈,树中丈夫林中雄。都说那檀口轻启美人曲,凤歌燕语啼娇莺。都说那檀郎亲切美姿容,泡果营车赢美名。都说那檀板清越唤新生,梨园弟子唱生平。都说那檀车慌慌戎马行,秦时明月汉时兵。都说檀香缭绕操琴曲,武侯巧计保空城,都说檀越本是佛家友,乐善好施积阴功-----谁见过檀木撅子把人钉,王朝末日缺德行。

-------猫调《檀香刑 雅调》

 

书里每一个回目前的一掉曲调,这一段是知县钱丁的,在要做执行的剑斩官不得不站在朝廷这边又同情被如此残忍的处死的罪犯的时候。

 

檀木,那么好的一样东西,可惜在,残忍在只能被用作灭绝人性的刑法,就像英雄带一时济世的梦想洒一腔热血最后沦为刑台上庸人的消遣。

 

浓重的悲哀扑面而来,是因为厚重的历史积压之下,被如此相待的不仅仅是一段美好或者本应该被成就为如此美好的檀木。

当道家的法天习地的自然之道慢慢的成为了“比斑马线上的斑马还要繁杂”的教条和规则,那是不是给人的人性上了一道道的檀香刑?

当道成了教条,当德演变成了虚伪,到儒家的中庸成了左右逢源最好的经典,当法的威严沦为了一场场牢狱最为见不得人的刑罚,当无数的性灵,梦想,抱负,豪情,肝胆,赤诚,美好,如同刽子手的刀下被很有技术含量百样处死的健美男子或娇媚婵娟,那难道不是把一树又一树的檀木做成的惨绝人寰的檀香刑??

 

更让人悲莫大于心死的是,这一出戏码不仅仅是施加刑法的人发明的,是观看刑法的人促就的,甚至,是受刑的人甘愿承受的,所有的施加都如同刽子手赵甲,那是一种成全。所有的愿打都是因为有人愿意挨。只为各有各的目的,看客们要一个热闹,否则怎么熬过去着沉闷闷的人间世道,那样的麻木不仁太需要一点刺激,一点的残忍一次次的激不起来兴趣,于是残忍度只能更上一层楼,执行刑法的人需要杀鸡给猴看的猴,猴子在,为了起到足够的震慑作用,他只能在被宰杀的这个鸡上大做文章,至于刽子手,最为一个工具,而,那些被宰杀的鸡为了成为一只当真被记住的一场天下白的雄鸡,其实,竟然也愿意是这样的被杀掉,不然的话,小说里的孙丙是可以逃走的,不然的话,小说外历史中的冤狱中屈死的忠诚良将都不见得一定要牺牲一条性命,岳飞如果他愿意是可以逃走的,文天祥也是有活路的,就连袁崇焕也是可以不死的那么痛苦的,如果他们愿意,如果他们可以放弃他们的万世流芳名表千秋,至少,至少不会死的那么让人难以忍受。去追问一下,是那一段传唱,是那一场标榜,是哪一种观念,是那一根檀木香的引诱让他们做了那般的生不如死的选择比一味的长叹息更无语更有意义吧。

 

是什么让一个人愿意承受这般非人的痛苦,是什么让这一场檀香刑得以进行,是什么让尊严在痛苦中彻底消失,是什么让代表着庄严的惩恶的法沦为了刽子手,制造着一个又一个人间悲剧?

 

有时候会心神俱痛的想,在一程一程的时间里,一段一段的历史中,那些人,商鞅,李斯,岳飞,文天祥,袁崇焕,戊戌六君子,他们披着枷锁锁着铁链在吆喝与打骂声中走向刑场,生命的最后一刻面对这令人发指的冤枉还有酷刑,他们足以贯穿历史和光阴的目光最后一次眺望无垠的天际,他们在想什么呢?他们可想过谁是真正的刽子手吗?是赵甲们,是慈禧们,是袁世凯们,是愚昧,是昏庸,是奸邪,还是他们的才情,智慧,雄心壮志,是责任担当,还是信仰,是正是邪还是正邪合谋,是人,是己,还是人己合力?

是什么歪曲了道,错用了法,利用了世道人心,把一个时代的人杰驱逐到了刑场之上,酷刑之前?屠戮了他们的人还有做人的尊严。

 

尊严。

当老子在出关的绝望里最后教导我们匍匐着谋取一条世上活路的时候,当法家的大师韩非在牢狱里状如鬼魅生不如死的时候,到汉朝的后宫唐朝的后宫白骨遍野的时候,当无数的志士与英雄在地牢里猪狗不如的受着皮鞭和狱卒的糟蹋的时候,当司马迁被狗一样的牵进蚕室的时候-------其残忍在于,在这个过程中,对于他们所拥有的才华,学识,智慧,信仰,品德,境界,在一种恐怖之中压力之下,没有半点敬畏,那些他们所拥有的美好,被作践的惨不忍睹。-----尊严,我们没有,道德也没有,智慧,品德,境界,修养,我们的所有都不配享受一点尊严。

 

我们,给条道苟活着这条烂命就好,尊严,我们根本不曾有过,那些曾经想争取的最后还不是失去的更加彻底,被糟践的更加不堪。

 

莫言说,他在这本小说里写的是声音,而我觉得这一场不忍目睹的檀香刑,是作者带着悲悯把链接着尊严的生命被荼毒的过程呈现于人的眼前。那声音,是缭绕的咏叹。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1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