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点染  

2013-06-07 11:41:29|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前天还说现在的书没有好看的来着,今天还是把把这句话回收一下,躺在床上看了半个晚上+一个早上扫荡了一本小说,看得困成那个样子都忘了睡觉,再这么说,似乎有点不太地道。

我是冲着当初看《亮剑》和《血色浪漫》的感觉是在太过瘾了,才拿着这一本书的,不过没有什么相似的,两本那么热血的书和一本关于古董文化之类的东东的书能有什么相似的,不过有一个相同的作者罢了。不然呢,我这种朵云轩依偎在身边这么多年都视而不见的人,多宝斋和鬼市就在眼皮子底下走过路过都想不起来看一眼的人,为什么对遥远的北京琉璃厂里的那个《荣宝斋》感兴趣,为什么呢?为了它是一本写的很不错的小说呀:)

北京,虽然我不喜欢住在那里,虽然北京和上海让我再选一次,我还是会来上海,但是这不代表我就不爱它,不能不客观的承认,我心爱的北京也是一座非常有味道的城市。

十月里落了一层郁达夫的故都的秋呀。大前门跑过一次祥子的车呀,茶馆里踱过来一个提着鸟笼子的松二爷呀,市井和京味儿多么丰饶的大栅栏呀,皇城呀,维维的,天坛呀,梅兰芳艳若桃李的兰花指行云流水一般的水秀里富丽堂皇的划过票友痴迷的眼睛呀,随即想起来的叫好声呀,热情的徐志摩携带胡适博士遇到了陆小曼,新文化呀旧文化交锋这交锋着,这边是洋博士,那边同样是喝了各种墨水的国学大师呀,什啥海的绿呀,颐和园,北海公园,用民脂民膏写成一场凝固了国的圆明园呀-------

 

一片一片朦胧的意像,花一样的飘落,不是光鲜,是厚重,携带这一层一层岁月的风尘,风儿吹落了雪花一样飘落在眼前,厚厚的,几乎可以把整段整段的回忆淹没。

 

随手翻检起来一处,或者一段,都如同大风扬起的风尘。

 

也许吧,那样的街上,那样的铺子旁边,那些现在走过去除了行人的衣衫其他大致都会还原的街上,依次排列过那些落在历史之外的生活场景吧。

那一日的风烟下升起来一块匾额:荣宝斋,字是翁同和的手笔。

那一日,一个带着对中国文化慢慢地憧憬的老外带着那么浓厚的兴趣走进一家铺子,认识了在中国的第一批朋友,没有想到那些人会欺骗他。

那一次谭嗣同在上任的时间里,大致可以推测出来是历史上的那一段时间,在职务范围中救下了一位女子,是一本小说里的主人公。

那一日街上扫起来无数的尘烟,那绝尘而走的,是西北的刀客,擦肩而过的是他们夹裹着的只属于自己的传奇。

那一日,作为荣宝斋的常客戊戌六君子之一的杨锐像任何一个寻常的客人一样走进荣宝斋拿起来以一方砚台。

店家介绍着:你瞧,这像不像绿水中泛起涟漪?

那一日,这里来了两个陌生人开了一家照相馆生意兴隆,只是为了掩饰,那个年轻又帅气而且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人姓汪,叫兆明,几乎几个月,天天他给对面铺子里的伙计们打招呼:早呀。没有人关心他是后来的谁,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也叫汪精卫。

那一日荣宝斋的伙计跟人介绍自家的卷轴:这一副时新画家,今儿第一次挂在这里,他叫齐白石。

那一年,年轻的八公子整日的泡在琉璃长里问人家掌柜:你们那铺子不错,肯不肯挂我的画儿?大概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画后来会著名到什么程度,他叫是张大千。

那一晚,荣宝斋的掌柜坐着车甚至郑重的亲自带着文房四宝送给一个客人,那个客人正在跟日本人较劲,他的笔锋落在雪白的宣纸上,是四个大字:还我山河。而老板要去助阵。

那一日,鉴赏家张伯驹作为普通的客人参加一个鉴赏的大会,无比像一个普通的客人,连话和表情都没有,那一场戏,张大千在用假画跟一个鉴赏家恶作剧,他做这场戏的配角。

那一次,在一个朋友的家里,荣宝斋的东家张幼林跟王国维都没有什么事,闲着聊着有一搭没有一搭的。

那一日王国维去买东西辜鸿铭也在,就讨论一番共同关心的人与事。

那一日,曾经的王爷落魄如乞丐却用相同的步子捧着自己的宝贝画,当初是赏人,现在是但愿能寻一个买主卖掉。

有多少荣光就有多少落魄。

有多少艰辛就有多少精彩。

有多少选择就有多少无奈。

有多少歌声就有多少泪水。

有多少少年心境就有多少沧桑情怀。

有多少激流澎湃就有多少云舒云卷。

这些不是这本书的主线,也不是情节里扣人心弦的地方,到更像是一个一个的点缀,一个点,晕染开来,在主人公的故事里,在一波三折的情节里,在一个铺子的起与终得过程中,做一些小巧的链接或者点缀。穿过那些浓墨重彩的悲欢和各式各样的生死和起起落落的震撼,像是一些晕染。

一日日的平淡如水的日子里还泊着一些总让人惦念的片段,就像一本小说读完总有留恋的情节,有些地方也丰厚的,随便什么人到了里面都可以融合在里面不显山不漏水不突兀不遗世独立不不惟我独尊,却依然可以是自由风华。

那样的地方,是北京,也是上海,也是,中国太多的地方。

有时候,我自己尽量的离远一点大量,也是吃惊:怎么可以这样,带着足以同化一切的力量?

到真的想北京那一条叫做琉璃厂的街道,吃喝玩乐带着救国救民带着声色犬马带着三教九流带着天子黎民带着人生百味。

 

把目光无限的拉长,,一场一场的也许是作为世间消遣的工具的生命是一条长而反复回旋的主线,而那些我们记得怀念的,用诗用史用文字,用碑用墙用城市,用陶用瓷用器具,用歌咏,用记忆,用缅怀,也是一点一点的勾勒点燃。

 

今天,这本书用一日光阴打眼前走过一遭,从此我路过身边的铺子眼光也可能会平白的多一份深情,怎见得那里面没有相通相似又近乎等长的故事和情思,只差还没有人有心整理里面带着风骨神韵的的片段做一番点染。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7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