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春风花草香里的惦念  

2013-05-15 22:40:56|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媚联娟以峨扬兮,朱唇的其若丹。-----宋玉《神女辞》

这个如此如此常见的“的”字在其诞生的源头竟然娇柔妩媚到让人再好的想象力也想不出来,那竟然是美女的一点朱唇,后来成为了莲子。

怎么就成了这么常用的普通的和愿意累死都链接不上的“的”?

 

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驾而归。《晋书---张翰转》

莼鲈之思,成为一个被后世掉破了书袋子之后,我们似乎也不太记得,这里的“菰”便是寻常的茭白,现在上海这边拌一些花色冷面的时候还在用着。何以就已经扎起一个文化的意境里驻足了那么久。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汉乐府

这葵,和那一句“采葵持作羹”里的葵早已经不是现在常说的葵瓜子和向日葵了,据说那应该是古时候常见的一些蔬菜,常见如现在的萝卜白菜,因为常见,字典里都觉得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谁会想到也有消失的一天,也有让人望文生义的一天呢?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 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诗经 王风,采葛

艾:冰台。--《尔雅 释草》又后来《博物志》上解释因为用冰在凹凸镜照射艾叶可以点火的缘故。

而葛,也是一种蒿草。

从象征了爱情的葛到象征了小人的蓬蒿,这其间一种植物可怎么就不小心得罪了中国文人里的谁呢?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庄子 齐物论》

栩栩,现在还用着的栩栩如生,我们只管每日信手拈来用着用着却不见得还知道捻在指间用着的这个字是什么,栩,现在说,就是橡树。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东门之杨,其叶将将,昏以为期,明星煌煌。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昏以为期,明星晢晢。

楚有养由基者,善射,去柳叶百步而射之,百发百中。 《战国策 西周策.》这段话没有人陌生,但是我们更加熟悉的这个故事名字叫做百步穿杨。原来呀,百步穿杨穿的是柳树。以前,杨是柳树,柳是柳树,杨柳也是柳树,扬花也是柳絮。

那么难道当年我们道路旁就只生柳树不栽白杨吗?非也,以前不过是没有礼赞而已柏杨该长还是长的,不过那会儿人家有更加古色古香的文字叫做唐棣。唐棣为树,而棠棣为花,据说就是公园里现在还常见的小小的碎碎的黄花,后来朱元璋不知道是希望自家儿子长成参天大树栋梁之才,还是想让让兄弟和睦的,给其中的一个起名便叫做棣,只不过若是后一个愿望可实在是大大的落空了,人物和名字走向了反方向,可见世事不遂人心的多,帝王心也没人高看一眼呀。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蚱蜢:蝗虫,也叫蚂蚱。

五月斯螽动股,六月沙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如我床下。

斯螽:蝗虫。

沙鸡:比蝈蝈蝗虫小一些,飞时有莎莎的声音。

 

向来行乐东城畔,青草池塘乱活东。

蝌蚪,活东。《 尔雅,释鱼》

 

--------合上手里这本书的时候,想:会不会有一天,我们给在念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的时候要解释白天这鸟是什么,而且因为没有原物,对着字典上的条文解释上半天也只能憧憬,会不会有一天我们在继续念着:两岸远程啼不住,竞舟已过万重山的时候再也解释不清楚猿猴,会不会在我们念: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的时候再也没有能难说清楚草是一个什么东西,会不会我们在念着:两只黄鹂,一行白鹭上青天的时候,累死累活拿上三D给用上高科技教学,孩子们还以为是看电影。

 

想想是诗经里那些关关雎鸠,那些蒹葭苍苍,原本也就是身边手边的起行坐卧处的常见动植物,似乎从出生就是天地自然的一部分,当年他们也不会想到我们今天读着那样的文字要翻看了专门的字典文书查了字音查字意吧,就像我们把他们的天然口语弄成了经典。

我们只怕也会是相同的待遇,等着后人把我们的鸡鸭牛羊变成字典里找不出来的古字,以更快的速度。

 

刚刚在今日的暮色里合上的这本书叫做《温文尔雅》,一本很是有趣的书,说的是尔雅里的花草虫鱼的释意,附上诗词,加上上的追溯下的流传,古今的对比,各代的杂说轶事,看似散漫的文笔娓娓如家常一般的到来,如同温暖而感人的怀念。在这个春风花草香的季节,在这霓虹满布的城市,隔一晚华灯,不经意的翻阅,如同拂过万千的过眼流年在时间里检索到昔年种柳的那个往昔。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9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