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时光在文字里的参差交错  

2013-03-30 17:08:07|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总是记不住东西,忘事情忘得比鱼儿还快,刚刚申请了一个邮箱就在那里找笔记下来的时候就忘了密码,简直就忘得匪夷所思光怪陆离不可思议。

但同样不可思议的是,那些跟文字有关的时光却无比明晰,记忆里的相册一样,任凭时光潮水一般的冲刷来冲刷去,只是不肯有半点褪色。

现在一看笑话幽默什么的,还能记起来我看过的第一本笑话书《笑破肚皮》和《笑一笑十年少》,还记得那个打了补丁的沙发和对面的镜子,甚至回忆清晰到镜子里那个当年不过十岁还剪着齐耳的短发的我,以及那个时候的无忧无虑。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每次看到著名的徐文长都会想起来他在笑破肚皮里的诙谐和幽默,总觉得那要是他的人生该多好,然后怅然,长大了看得东西都不如小时候的好。

一路上似乎真的看过很多东西,如果不是因为好,实在没有办法解释那么健忘的我为什么总是念念不忘。

 

我记忆里的很多时间都是因为粘附在这件事情的上面才记得的。比如我抄唐诗的时候是十三岁的时候,读汪国真的时候是十六岁,因为是十六岁所以才只选是首诗词抄下来,看徐志摩的时候是十七岁,十八岁的时候是第一次看余秋雨的三峡都江堰和南京,然后就一直觉得这是他最好的散文,然后就到了我师范该毕业的时候,毕业前看得最后一本小说是刚出版的《三重门》,看了,没有看完,被要走了,然后大家慌慌张张打仗一样的毕业了,后来的一段路太乱,里面做为那段日子里最不打紧的阅读给从日子里屏蔽了,再一次和文字重逢的时候,作家韩寒前面的“少年”两个字油少年变成了“青年”,对着青年那两个字适应和很久,不得不接受时光催老了又一批少年,只是这一次也席卷了我,只是因为这个屏蔽期的前面看得《三重门》后面看的《幻城》就部分清空皂白的觉得韩寒算同龄人,郭敬明要小十岁才对,后来发现不是的,郭敬明最多小一岁也算是同龄,就不知道该怎么办?觉得弄丢了很多很多的东西,又证明不了存在过。

很多时间只因为跟看书的时间有冲突就觉得时光错乱的厉害。比如看到卡扎菲的时候实在我老爸的旧到满是灰尘的箱子里,找到书看里面的人自然也是老的,故事里从前的人,后来电视上新闻里老师卡扎菲卡扎菲的,弄得我打那新闻前走过都不知道是活在什么时候了。

最震撼的是小时候学习半夜鸡叫,在我们小县城的图书馆找到了《高玉宝》看了,看了才发现只有上,下没有,那也没有办法,一直到去年年底在上海一家图书馆看到《高玉宝》下,站在那里,触摸到一个词语:恍若隔世。

 

还有就是地方,也因为文字的链接清晰无比。

师范学校的那个青色的看台上,是我在看凌力的《少年天子》当时连作者以及作者的性别都不明了,是后来才知道,但后来每次看到都会想起来那个看台。

从此以后每次想起来归去来兮辞同时想起来的都是故宫后花园的顺治,一袭布衣笼中鸟一般的念着归去来兮田园将芜户不归?

至于陶渊明,他总是在拿了扛着锄头带月荷锄归,而且种的庄稼也不好,稀稀拉拉的,所以他看了心里也是烦,就老是喝酒写诗什么的。很久以来事情在我的意识里都是这个样子的。

一剪梅是校园里梧桐荫下的走廊,那里有一面黑白报,各班的都有,李清照的那一首红藕香残就在上面,而且任凭梧桐花儿落了多少个春秋,在记忆里永远就在那里。

福尔摩斯探案集在师范的课堂上,越是紧张的能紧张死,那些查课堂纪律的就越是来,老师也溜达的勤快,又是心里着急的不行又是要应付着他们,真是无比的辛苦,而且下课似乎就变得遥遥无期。好不容易能尽量耐心一点等到课间看的是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还有梁晓声的《我的自白》。至于著名的《年轮》是在一家底下录像厅影碟兼租书的一个地方乱七八糟盗版的武侠里就这一本年轮被我掏出来了,哦,还有一本是东方龙吟的《东方朔。》

姜夔的那首春风十里乔麦青青之类的在从县城到我家的路上,两边的麦子正是把节的时候,长长的一首词,前后的记得艰难,就这两句不用记。

牡丹亭在西安的一家百货商场的顶楼,一家书店里,朋友们都去买东西去了,祝福我在那里不要乱跑,也不敢看别的书怕被吸引了走不了,就先捡了一本戏曲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看。

李国文的杂文在我们老家冬天的炉子旁边,抱着一个炉子,前胸考热后辈又冰凉了,拿着书看得开心也可以做驱寒用。

《人间词话》在西安外院的图书馆下面,空调不到,但是外面的风也刮不过来,外面的天空都像结了冰的海一样,带着澄澈冰冷的哪一种蓝。

《历史的天空》在延安,去那里走亲戚,没有带书,跟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借的,还说了一通好话,还保证一定在第二天还他。

《闯关东》在上海南京路上的书店里,那会儿是王红霞看了说好,我才去看得。

倪匡的科幻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书里险境环生,书外电闪雷鸣。

巴黎圣母院在我们师范看台上的烈日之下,当时举办运动会呢,难得没有老师检查看台上的人再看什么。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不在书上,在一家蛋糕店的月饼盒子上,还是在开封,我在那家笑的面包店做学徒,整日的被人家喊来喊去的喂那个谁,也并没有觉得什么,被人家整日的说把面包切的不能卖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忽然间不知道那一次抬头对着这一句熟悉的句子,眼泪像自来水一样,心里就觉得委屈到死去活来,觉得自己呆错了地方。但之前,真的也没觉得有什么呀!

鲁迅小说也不在课堂上,课堂上讲自然也讲过,听我自然也是听的,然而总是不入心,一直到自己一点法子都没有只能呆在我们故乡的小土屋里百无聊赖看这些小说的时候,那故乡的一切一切冰凉萧索苦闷才活了起来,从此再难相忘。

鲍吉尔原野的散文永远的几停在了我师范学校的操场上,那一个午后,我躺在草地上看人家的草原,草呀,星星呀,云傍马头生呀,星垂平野阔呀,一边向往一边留意着身边还有人没,后来明白过来身边的人是在上体育课拔腿朝教室里跑,后面跟着监管纪律的学生会一路跟着喊:站住!那班的?

后来,我在别的地方也看过这些书,也是一样的文字,大抵也还是相同的我,我指的是我总大抵还是那些碳水化合物,然而,怎么看都不如当年入目的好,怎么着都不能够是当年那样的好得惊心动魄。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跟文字沾染的人也都记得。

每次看梁实秋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来我们家小学对面的陈大猜老师,当年的校园里所有的老师都在织毛衣只有她拿着梁实秋的散文跟我们念这个好那个好,其实听众也只有一个不织毛衣的我,其他的在那里讨论毛线的质地。

每次想起来李叔同总是会连带一下媛媛同学,觉得长亭外古道边就应该媛媛唱,别的人唱都不够好。

每次看到作文书都会想起来程晓萍,我看过的有限的作文书里有一本教《新概念》借的她的。

金庸是因为贾丹丹,大雪纷飞的自习室,做为同桌的轻言细语的讲着她的江湖和侠肝义胆,讲着讲着还得加一句:同桌不能跟你说话了,说了就刹不住。

郑渊洁叔叔总是连带着一个五年级的小姑娘至今记得名字,第一本童话大王是借的她的。然后是我们的文慧老师,她说:童话也是写给给孩子读童话的大人。

巴金的《春》在一个午后,去图书馆还书见一个女孩子拿着这本书,问:散文吗?答:小说。然后奇怪《春》也可以是小说,然后借来看。

《秋》是过了几个年头之后借的我叔的,因为说了客气的借,在不该客气的人身上客气了被教育一番,然后书总算拿来了,回家叫门没有人开,在我家对面的河堤上看完的。

岳飞传里是当年我,那一张薄薄的纸张千辛万苦不辞辛劳要描出来一张最帅的岳飞。然后是丽丽,当年她唱了一首精忠报国把一向跟音乐不感冒的我吸引了,那是我第一次正经的看她,后来就朋友,以至于那次谁家音响店里听到狼烟起江山北望还站在那里想了她很久。

看书的引子是家里的弟弟妹妹比较多,闹得很,讲故事相对来说是让他们安静下来的不错的办法,对我看书这件事起重大作用的是缓缓,她事特别多,又要看好的,要有意思,有要结局好,又要好人,坏人还不能坏到不能接受,没有那么多附和要求的,就多多看,再整合拼接应付她,然后一个习惯改不了了。

 

兜兜转转的偶尔也会在相逢,有时候会觉得同样的书或者同一个人的,也有新的东西,也许扩大了很多也许真实了很多,也许全面的很多但是就是没有我当年看过的那么好了,当年把我吸引的-----于是所有的书都只看一遍,第二遍见了也不看,怕不小心把第一遍的最好给打破了修不好了再,好在我也不是要去做学问,也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一样的要书读百遍,错了就错了,错着去吧,我看得开心就好了,总是忍不住的想起来:人生若只如初见。

现在已经接受了,君子如玉之后是情深不寿,这样才是一句珠联璧合的话。原来只是在君子如玉里有着初见的欣喜,后来发现情深不寿里有更多的丰厚的味道现实的辗转无奈什么的,于是在其中反觉得更有生的眷恋,那是曾经惊艳过的书籍回复到平凡之后的感觉。

在一个近乎无眠的静夜不经意的想起来这些,就觉得日子是随着一字一句慢慢的画像悠远滑向苍茫浩渺的未知。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9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