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纯净的心  

2013-03-24 18:24:48|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在一本厚厚的书里翻到一本有趣的小诗,诗曰:素面依勾栏,娇声出外头。若非是织女,何得问牵牛?

看内容已经令人莞尔,再细看那三两行常常的叙事一般的题目,实在是忍不住笑了,那两行比诗歌还长的字这么写着:白微时募县小吏令入卧内,尝驱牛经堂下,令妻怒,将加诘责,白亟以诗谢云。

 

尤其是当我们都已经习惯了那一个风神俊逸的诗仙的时候,回头再来看当年的这件往事这件小事里的带一点用一点机智带一点狡猾的少年也未免太可爱了一些吧。牵牛惊动了人家女眷,见人不高兴了,马上说:怎么了,你是织女吗?不是的话问我这牵牛的干什么?我牵我的牛关你什么事。

 

还有一次是人家问他叫什么是什么人?不想这么简单的问话却也引得他信口开河一番:青莲居士滴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湖州司马何须问,金粟如来是后身。隔着薄薄的书册几乎还能想象到那个不知道李白的湖州司马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李白,他就这么跟人交往的吗?说话别说打草稿了,连过大脑都不用。呵呵。习惯了现在模子里刻出来的微笑和编好了程序一般的话语,不小心遇到这些话,忽然觉得春日花草一般的新鲜。

 

一颗心总是要不染纤尘才的通透,才能通天地之机,那些清水芙蓉般的句子才会信手拈来吧。

 

不仅是李白,诗人的心思大多是简单纯净近乎透明的。

前一日读到一个小故事,这一回的主人公因为是在宋朝,所以就换了苏子瞻。苏轼老兄一向是混的不太好,所以那一回照例是走在被贬官的路上,那样的路一般情况下总是被抱怨崎岖坎坷多的。轮到苏轼老兄上路,也不知道那一段山是怎生的幽静陡峭,竟然有白云从山洞里飘来,在轿子里人群众飞来飞去的游戏,于是苏轼看得开心无比,然后白箱子里的东东倒出来,在那里忙活半天装了几箱子的白云,到了地方,还马不停蹄的打开,show给人家看。我只是想着,那要是正好有过来看苏轼老兄落寞,或者好不容易费尽心思才把他踢出京城自意为他会愁眉苦脸的人过来看笑话看到这般景致,该是怎么样的表情呢?

 

从昨日的句子里遇到不染纤尘的心思真是满怀的欣喜。如遇天上皓月地上清波美人如花君子如玉一般的欣喜。

 

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白雪却嫌春归晚,故穿庭树做飞花。随着这首诗歌平白如话一般的到来,唐朝的那一个早晨,那一个刚刚出门乍暖还寒的天气里看见春雪的韩愈,不是社会中的任何一个身份,甚至不扮演人际交往中的任何角色,一双眼晴盛满了惊喜,单纯的如同天地间的盛满了惊喜的孩子。真让人由衷的喜欢。

 

老翁七十仍沽酒,千壶百瓮花门口。 道旁榆荚巧似钱,摘来沽酒君肯否?那一日的岑参可是从边关归来了,有或者是又一次的出塞之前,没有燕山飞雪的平常日子里从门口出来,路过一个平常的街道,见到一位老爷爷在卖酒,就这般的跟人开玩笑,说看看路边的榆钱可不是跟钱一样吗?拿来卖酒可买不买?匆匆走着路的,或者长安路上跑官的人,累死也不会看到路边的榆钱跟钱一样吧,那一刻的诗人,也不似什么锦绣华章的才子,就是一个调皮的孩子,起了一点跟人开开玩笑的心思,大概自己都不曾想这般也可以跨过千年的光阴成为多少年脍炙人口的诗。

 

每次看到这样的诗词,都感觉那人应该生存的无比的幸福,被一重一重如玫瑰一般的幸福包围着的玫瑰花蕊才可能有的语言,怎么可能是那般世路艰辛里的句子。但偏偏就是。诗人,因为心思的单纯,更因为还总是自有坚持,死也不肯妥协,一般状态下,总是别别的人活的更为艰辛一些,可总是有那么一刻,他们的心像是被什么上好的绝缘体罩上了保护膜一样,世上的污浊硬是半点也沾染不得,那一点纯情的去处,毫无狭隘,几乎直达天地之机。

 

想到多少年前初看《沙与沫》的时候,也是想着这样的句子一定是一个老人在阳光下,在自己的庭院里守着满室的温暖和和谐,受着慢慢的尊敬和爱戴的人才说出来的,谁知道后来知道经历,竟然这主人跟流放还能扯上关系,那一刻觉人身的经历和人心的感受都错位,一个受过那般不平对待的人,难道不该有一点怨恨什么的才对吗?

听懂音乐的人说,舒伯特的曲子里也是他的灵魂,华美悠扬,不沾惹他生活一点的心酸。

 

我想心思澄明也真不是不来走泥泞污浊的路,不敢面对这个世界上的丑恶,不敢沾惹这个世界上的脏与乱,是即便在污浊中依然可以保持心思澄明,纤尘不染,那才是真的干净,干净得一点都不脆弱,带着不可沾污的尊严可不能沾污的高傲以及你玷污不了的资本。毕竟九万里风鹏正举的地方不是什么鸟都能飞到的,青云之上的位置就算好风凭借力也不是阴沟里的灰尘能到达的。那该是纯净的高度。

也是要这样的一颗心走在人间的路上,才能把世间的映像映照的更加清晰吧。关怀来自于这般的心底也会更加彻底。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9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