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1933老厂坊的邂逅  

2013-03-14 21:25:52|  分类: 逍遥游 my trave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33老厂坊的邂逅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1933老厂坊的邂逅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1933老厂坊的邂逅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老厂坊在虹口区,原来是上海工业局的屠宰场,虽然也搞不懂一个屠宰场为什么也要在一百年以前与时间接轨,也搞不懂一个与世界接轨的屠宰场既然接上轨了,为什么又不用了。
但它还是在那里了。已成的事实如坚固的建筑。
这一条是牛道,做成这般粗糙,是为了不上牛滑下来,据说是科学的,反正所有的科学解释权最终都是归人类所有,把动物宰杀了吃肉也还是能说成人道。人的道太多,也会自相矛盾的。据说到了这里,人和牲畜是分开的,对面的那条应该就是人走的路了吧。
站在里面风里闻得到铁锈的腥味,一时间想到当初的牛们走在这里,做为一个有生命的生灵该是怎样的恐慌。

 我自己也不曾想到的,拾阶而上,站在巨大的建筑中凝视。只觉得身边的建筑深深的牢不可破的酒杯一样,里面是满满的悲怆。

1933老厂坊的邂逅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巨大的,坚固的,纵横的,穿梭的,如同一根根巨大的牢不可破的钢筋混泥土纠结缠绕而成的牢不可破的命运,把人仅仅的锁在里面。
面对着周围的建筑群,满世界都是水泥的颜色都是钢筋铁骨一般的建筑群,在身边羁绊缠绕为所欲为的犹如榨取,而且榨取得那么冰冷,机器的流水线一般把生命都化作一个合情合理合法合续的流程。
在那一刻,一个闪念如同被强行塞进了脑海一般:原来屠宰场才是更多生灵的归宿,相对而言,能够成为祭台上的牺牲已经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幸福。
一念转到这里,眼泪也禁不住的湿润了,于是不敢再想下去。走开,也试着换一下视角。
1933老厂坊的邂逅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餐厅别致而品味十足,里面竟然赫然立着黑马,是雕塑,不必真马小多少,竟然是在洁白的餐巾,在闪光的刀叉旁边,那么近乎突兀的立着,仰首奋蹄,在这个场合看去,尽管栩栩如生也似乎是挣扎一般,期望在生命最后沦为鱼肉面对刀俎的时刻能够挣脱。
如今,不复有屠宰的用途之后,这里也就成了综合的艺术。
这里是一个剧场,空着,因为空,就显得大,因为设计很有空间感,因为室内的柱子也近乎肃穆,以至于那空着的红毯看起来竟然红得惊心。
春日最后的落红一般,拼尽了生命的醉颜红,最后却只有空余寥落一样。
 
1933老厂坊的邂逅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这样一边走一边看着,像往常一样,却不料会有一段邂逅。
是走在那个剧场的时候,听得旁边人言:你拍物体一定要有一个点,不能只是东西是什么样子的就拍一下。一个声音问:是要有中心表现出来一个东西是吗?
是一个老人一个小姑娘,显然老人在教小姑娘怎么拍照片,见我站在那里,老人扫了一眼,对小姑娘说:让她过去。
那边并没有路,我说:我不要过去,我想看看你拍的照片。
然后,那位老先生简直是一副把绝世宝剑拿给庸夫的表情,又碍于颜面不便拒绝或者说是不值得拒绝一般,把相机里的照片拿给我看,我看了,不得不说:真的很好。
他们也并没有理会我的意思,我自然也只好讪讪的走开,还没走开两步,就听身后一句断喝:姑娘,回头。
就像是悬崖边上的鹿听到命令一般,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照做了,然后人就落尽了圈套一般得却对的落入了他的镜头。
老人的眼睛,闪闪的,加上笑容,也并不觉得多么慈祥,反而有一丝调皮狡诈的感觉,小姑娘看上去实在是无比的热忱实在,两个人一个教一个学,老人大概也并不是存心的诲人不倦吧,却在面对着一个认真的听众一般泄尽了所有的天机。
老人和少女,一般的状态下配在一起都是很有风趣的,即便是金轮法王那般讨厌又没有趣味的老头遇到郭襄一段路都走的风生水起呵呵。
然后,我就义务的跟人家做了半天的模特,也并不是很辛苦的,就是看我自己的风景,走着转着看着在不远处的一个声音喊停的时候停下。
后来就发现他们还有一个朋友,那个朋友又是另一番低调,只在那里低低的说:这一老一少,这一老一少-----然后就说自己是被拉来的,然后低低的说:广角没有带来------
我笑,问:艺术家吗?
他也笑着说:在家可不是艺术家。
听他有一句没一句也并不是很是善言辞的说着老厂坊的地址,说着现在环境的污染,说着人拿着优质蛋白质的大都换劣质蛋白质的肉-----我也真么转着听着漫不经心的想着:若是举世皆醉我独醒的时候,也不见得所有的人都要去做屈原,也有人做渔父-----
一圈下来,我要走的时候,人家还不走,告诉我他们还早呢。想来这一个下午的光和影和建筑的线条都要被他们尽数捕捉了。
这些与他们才是一场真正的欢恋,与我是一场萍水相逢。只这般风走萍去然后水自东流便已经臻于完美。
 
1933老厂坊的邂逅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这个便是著名的我了。
我这么没有镜头感的人,难得被拍出来这种效果,还是用我的这种普通的相机。实在不忍心就这么放在相机里过段时间不小心删掉,所以还是放在这里吧,我做了白天模特的酬劳呀:)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