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国学,还请缓缓归  

2013-02-16 18:08:46|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乗小舟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罢法,朝如青丝暮成雪。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闲愁。
      ----------

 不用说什么几万里山河,几千年文明,中国正在以什么样子的速度或者状态发展中或者发展着,只是读着这些行行重行行的句子,也会从心底觉得做一个中国人是多么的幸运,因为不需要太远的隔阂和太深的探索就会明白这字里行间的意思。

在书城绕了一圈,精装版的四书五经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弟子规一排排的接连绵延了好几个橱窗,可见国学是热起来了。

电视上也总是配合,这个讲坛,那个节目,医疗的节目动不动都是朝着黄帝内经那个方向追溯。

当年像梁启超那种大师级别的人就在汉语和中国人都一文不名的时候预料过,说中国一定会举世瞩目,汉语也一定会发出它所应有的光芒。

果然,世界上学习汉语的也越来越多了,汉语水平考试也一天天的提上日程,飞速的完善着各种考卷,几乎一开始就打破了英语只是分数不能实用的负面因素,重视听说读写又链接着文化。

汉语的前景,几乎如春光一半明媚。

 

我看着眼前长龙一般的国学书籍,心头却不是那么乐观的。

 

国学在国那么长的历史中起的作用一直都是积极和正面的吗?如果是这样,那么中国怎么就一步步的到了最后成了一头任人宰割的沉睡的狮子,那么在这个瘫痪的过程之中,中国文化和文明真的连一点儿负面的因素都没有吗?

 

如果,如果孔子和孟子站在历史的尽头朝着我们今天这个方向看,从秦朝的焚书坑儒到清朝的文字狱,有多少念着他书籍的人头颅投掷处血斑斑而且一点价值都没有,如果他们看过来,看到写实版本儒林外史上演了那么长时间,他难道不会在当年就缄默了圣口,情愿一生都不曾说过一句话吗?

如果庄子从那个源头看过来,看过晋朝的放旷和苦难,看到归隐成为一道终南山捷径,看到翩翩一直云中鹤,飞来飞去宰相衙门,他会不会在当年就收敛了他所有的超然和洞察天地的幽微的心思,甘心做一个平庸的人,在当年心甘情愿的泯然众人。

 

取其精华弃其糟粕,这是我们对待外来文化和古代文化的态度。

 

态度没有错,可是有没有人想过用这个过程面对着林林总总的古典文化我们该怎么操作。

一,   怎么区分精华和糟粕。历代,对于历代的当权者有用的就是精华,没有用处的就是糟粕。多少人想过那些提倡的立场,多少人想过那些扬弃的实际情况。

当你听说:半部论语治理天下。要绕上一个怎样的恶弯度,多知道多少人物和背景,多查询多少内容和解读,要对照多少解析和歧义,要经过多少参详和思索,要经过多少世事和光阴,才能多出来那么一想:半部论语治天下,不是论语有多么的厉害,也不是天下有多么的容易治理,也不是治理天下的人本领有多么的大,而是,论语中的一般是对于统治者有用的吧?另一半是对老百姓好的,大可以不用了。

传承的过程太多,一代代的传接种加进去了太多的欲望和心思,我们怎么就那么轻易的还能接到当年的精华。

 

二 怎么去掉糟粕?。

这么长的时间里,沧海桑田都不知道变换了多少回的广袤的时间里,难道还不够精华和糟粕融合在一起。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是在一起的。原装版就是在一起的呀

你怎么知道不是安歇糟粕影响和孕育了精华,你怎么知道不是那些糟粕保护着精华流传到了现在。

如果连当初的焚书,当初的推崇,当初的达到,当初的废黜,当初的流血和牺牲都不曾分开过他们,我们该用什么把他们分来。

你觉得当初我们的那一场惨烈的文革不是我们为了废除传统文化的糟粕付出的代价。

就像当初在推到寺庙的时候,本意也许是为了达到那些佛家里的招摇撞骗的混混们谁知道毁坏到最后却大批的毁坏了最精要的佛理。

那时候我们推到孔庙的时候,难道真是为了和“逝者如斯夫”这样的句子做对还是为了打到和破坏温良恭俭任何一方?

如果那么惨烈的代价都不曾把精华和糟粕分开,我们拿什么分开他们。

 

怎么去?又怎么分辨呢?道理也不是在所有的时候都会越辨别越明的,更多的时候还可能倒是因为人为的素质和修养更容易沦落到吵架的地步,到时候胜出的绝对不是最有道理的人,又可能是最流氓无赖的那一个。

 

若不解决实际操作的问题,再怎样好端端态度也不过是一个空空的态度,就像没有可行性的创意毫无用处。

 

偶然翻翻看看,看着序言里那些比讽刺还让人难堪的赞扬,还有一味的恨不得罗列出来天底下所有正面的形容词的解读,还有那些比当年的非正即为邪还要刻板又自以为是的解析,真真觉得国学合辜?又何其命薄?

 

每次听到新闻里用那么标准的普通话说:我们的底子还很薄弱,制度还不成熟。都忍不住的长叹息更无语:一个自己说着有着五千年文明的民族,这里也弱那里也薄,那么这么长的时间里到底都在做什么呢?那么长的时间里还不够成熟也不知道这一次的地球文明里还准备不准备成熟了?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推卸了多少责任又做了什么人的借口。

 

抬头看看有一个万物归来的春天,真的很像对看似热到快要烫手的国学说:知道你们济世的情怀,也知道你们渊博的知识和高洁的情操,更知道这个民族还是很需要的,但是,如若有知,还是请缓一缓归来吧。

也等一等这个成长奇慢无比还动不动又会倒退无数年的民族。

等这里的人有一点儿分辨度,多一点儿知识,多一点的阅历,好歹也能有一点自己思考和学习的能力,等到这个民族至少不要再单纯到近乎幼稚一般的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的时候,不要一听说什么好就蜂拥而上唯恐自己抢不到,一听说不好什么不好就赶快踏上一只脚唯恐不快点自己沦为同谋,等这个民族里的人能明白这个世界不是为自己而设置的时候,等我们到多少知道一点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时候,等到不那么自以为是的时候,等到多多少少能懂得一点珍惜的时候,等到我们这个民族能够多一点人挺起一挺人的胸膛的时候,再请归来可好吗?

那怕只是为了下一次不合时宜的时候,能够像一门学问一样被批判,而不是像垃圾一样的被铲除。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9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