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的版图*邻国和远方  

2013-02-12 16:36:54|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活动范围可不仅仅是在我们的村子里,我们村子附近的村子那是我们的邻国。

主要是去外婆家。

自从那一次妈问了去外婆家怎么走,告诉他过许庄过彭楼再过一个小桥就到了,妈妈就无比放心的让我去了,先是我,后来带上弟弟,后来是我和弟弟带上妹妹。

小妹总是不肯自己走路,走不了几步就要抱抱背背,不然就哭。于是只能背起来她跟她商量:到前面那棵树下面自己走好不好?她再讨价还价:那我从那棵树走到那个屋子边上你要再背我一段。每次都是这么一路讨还着价码到姥姥家。

姥姥家叫刘破楼,我们村子附近有几个以破楼做名字的村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原战乱比较多的原因。

姥姥家是我们的乐园,在那里可以逃避老妈的骂和派遣的各种任务,可以比较尽情的踢沙包毽子和玩,然后还有好东西吃。姥姥负责做好吃的,但如果有杀鸡这么艰巨的任务就是姥爷的,我们有一次为了救一只鸡,因为一路抱着它有了感情,不忍心吃,就坚决绝对的说不要吃,杀的话我们就哭,但是外公外婆为了我们没有吃上肉好一通难过。

如果包了饺子,就要给各家送去,有一回我们把饺子包成了各种行装包括飞碟什么都都有,可把外婆为难坏了,说:这样的饺子可怎么给人看呢。对面的妗子却也不嫌,说:能吃就好,说,吃进肚子都一样。

姥姥不是只我们的姥姥,还有大姨家的大姐二姐和因为计划生育放过去的妹妹。

大姐比我大那么多每次都跟我争姥姥,争不过我,就气的哭,两个人整日家为了这件事情吵来吵去的。

小梅姐干活儿的时候一会儿青番茄一会儿青茄子的,告诉我好吃,后来读到:却把青梅嗅。总是想起来小梅姐和她手里总是青涩的瓜果。妹妹那时候总是乖乖的跟着随便谁。

姥姥家有一也有一棵枣树,我们在不在枣子总是我们的。对面妗子家后面的舅舅家有很多杂物,那是捉迷藏的好地方。

每次回来,外公总是用自行车把我们送到许庄,好像那使我们的门口。

 

去外婆家这是比较近和崎岖的一条,所过都是村子,妈比较放心,还有一条路比较的宽广平坦所过都是田地。如果小允也去她们舅舅家的话,我们希望一起一段路就比较走哪一条。如果小允在,路上的活动会比较丰富,找一点麻包呀,黑豆呀吃,她总是知道什么很好吃的,她其实小我一个月的,但是却知道太对比我多的东西,有时候路过一口井,她就告诉我:知道吗?姐。这里去年有一条蛇,粗的像水桶一样,头在对面的地里,身姿拖过马路,尾巴还在井里呢,过路的人都被吃了,后来是我舅舅路过,才用自行车轧死了。我照例也是信的。

这是朝西南方向。

如果是东边是杨庄也叫刘庄,因为两姓人家到了住着住着到了一起了,那里有个学校,我们都在那里上学,对面是操场,天不亮就要到那里跑步。

沿着学校再往东走,是我们的乡,中心校在那里,邮局也在,如果我们要跟人竞赛什么的也要被老师带过去在那里才可以,初中也是在那里的。只是我没有上过,考上初中的那一年家里搬到了县里,原来乡还不是最远的。

县里有一条街一个什么都卖的人民商场,那是我们的远方。每每路上有人说,去县里,感觉像是去北京一样的骄傲和有正式的重大的事情。

从我们村子通往这个远方要走孙破楼后面,那条路遇到雨实在是太难走了,自行车如果没有后盖就飞溅起来一身的泥水,如果有后盖就被泥封住,要到处找来树枝透掉才可以继续走,后来的书里看到泥泞两个字我总是想起来这段路。没有泥的时候因为不平也总是晃晃荡荡的,咯噔咯噔。

所以也从早就知道通往远方的路没有一马平川的。

除了这条路折到柏油路之前真的有一匹马,和所有书里的神骏都对不上,只一句古道西风瘦马的马大概相类一点,日日的栓在那里,瘦的皮包骨头,那是我见过的唯一的真马,而我每次路过那里也一定要看见它才知道我的路走对了,那是我的路标。

如今的夕阳下,它应该不在了吧,毕竟它也太老了,而我的思念却如识途的老马一样,不管岁月里过多少风烟的路口,不管时过境迁到何种地步,依然可以顺着回忆顺利返回,回到我童年最初的版图。

慢慢的越走越远,知道了世界原来是那么大的,知道了我曾经的世界其实小的在县城的地图上都找不到,如今还彻底的消失了,可即便如此,它依然是我心底绝版的版图。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