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的版图*四野  

2013-02-12 15:32:58|  分类: 影掠浮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允家的屋后,大娘家的对面,连接着北地的麦田,有一片树林,那是我们的乐土。我们常常在那里粘治疗,捕蝉,偶尔也打草的时候惊起来一些蛇。有时候谁家死了小鸡,也拿过去埋起来,然后做上记号,因为觉得雨后树丛里美味的鸡腿蘑菇理应跟鸡腿有关系,不知道那个名字仅仅是因为样子的原因。更多的时候在那里那个小铲子,挖一个锅灶,野炊,材料是新鲜的,就后面的土地,玉米呀,红薯呀,毛豆呀总是有东西可以吃的,有一次还烧了布袋虫,就是想知道是什么味道,事实证明和蚕蛹差不多的,只是被大人们看见了,说孩子们怎么馋成了这样,可怜的烧虫子吃,然后去集市上给我们割了肉,那真是没有想到的收获。

布袋虫是一种把自己装在灰和褐的袋子里的小虫,袋子是用树枝和丝线做的,据说它们的布袋可以用来缝补鞋子。我那时候很是热衷于找这种小虫,春天里几乎每一棵树上都会垂下来一些,吹着的布袋像一个小小的坠子,一根根亮晶晶的丝线在碧莹莹的树叶间晃呀晃的,后来读到《牡丹亭》里的一句:摇荡春如线,觉得就该是那样的线,也该是那样子的摇法。还有《红楼梦》的葬花词里,那一句游丝软系飘春暮,觉得也该是那样子的丝线才对。

冬日里小允家的红薯窖也挖在那里的,那时候每家都种红薯也都去挖,把红薯放进去,吃的时候下去取,够一个冬天,最多会坏一点,大多数都保存的很好的。

只是下雪的时候会分辨不清楚。一个冬天背着小妹去玩,忘记了红薯窖在哪里,一个不小心,就踏了进去,摔到了里面,好在不深,但麻烦的是冬天又下雪,外面没有人,只好先把小妹放在外面的雪上,然后自己再爬上来。小妹跟着我的命运总是无比的跌宕,不如跟着她哥哥妥帖。

从这里再朝北走,就是村子里和邻村的土地,先是小允家的,然后二爷爷家的,后来变成了苹果林就比较收欢迎了,只是奇怪的是我们家南地也有苹果树,偏偏岁岁年年的只是开花不结果,最后只好砍去了。

再后面的地叫做大北地,那是我印象里村子的边缘地带,小时候送我爸爸,每次送到了那里爸爸就认定路已经远到我一个人回家不安全了,然后把我放在车子上带走,那时候又没有电话,妈妈见我送爸爸久久不会去,就总是那么自然的断定我是跟爸爸走了,结果每次还都是的。

地的间歇里有一些坟,那些带着草的坟地里也总是长着草也长者吓人的故事,比如某某一天去赶集,去早了,路过坟场看着是大路就是一直走不到集市上,一直走到人困乏之极,坐下来休息。常常又是有一个别的人在正午路过,问:你怎么在这里?然后发现路其实都没有走就一直绕了坟打圈呢。故事总是这种格调的,以至于后来看聊斋都觉得亲切。

再朝外就是别的村子了,北边和南边是离别的村子比较远的,不像东西,西边没有两亩地就是许庄,东边也没有两亩地就是杨庄,所以西和东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就西边有一棵枣树,上面的枣子像驼背一样,我们叫老头枣,可以长很大的,只是我们等不及它们长大,就去摘,通往枣树的还有一棵柿子树,上面的柿子总是比枣子还小,后来读到橘生淮北则为枳,总是想起来那棵柿子树,人家柿子在西安就结的灯笼一样,到我们那儿小如指甲,我们那么好的胃口都没有法子吃。西边大奶奶家还有一棵枣,圆圆的,我们叫它圆铃枣,又脆又甜。除了枣子是美味,还有桑葚和余钱,我们有时候会为了捍卫这些村子里或者村子不远处的树跟邻村的小孩子们打架,争取采摘权,一般的战争方式是男孩子负责打,女孩子负责吵架和撒沙土。如果我们赢了,那么枣子桑葚榆钱就是我们的,然后我们采他们偷采,发现了就再打架,当然反之依然。

朝南边是一个池塘,堤岸上有高大的杨柳树,上面有喜鹊和乌鸦,男孩子总是上去掏鸟蛋,经常看见遥遥晃晃的树梢上一个猴子一般的孩子,那是我们当年崇拜的英雄。夜里我们常去那里摸爬叉,就是还没有脱壳的金蝉,有时候一声惊叫,那是摸到了蛇,小时候的经历总是告诉我世界是充满危险的,做什么都要冒险。摸到了以后回家用盐腌起来,第二天炒菜吃,实在是上好的美味,如今据说蝉越来越少,一斤都买很多钱的。那时候是免费的,如果不想吃,就盖在碗下面,第二天去检查是不是褪下来蝉壳,变化总是魔术一般的吸引人。

爸爸说:曾经一个外国人看到蝉壳,说中国人真是巧呀,怎么能剥成这样呢?我们被逗得大笑,然后奇怪:外国难道没有蝉的吗?

有时候也去把产了蝉卵的树枝埋起来,做上标记,无比美好的愿望是三年后在那里刨出来无数的金蝉。每日的祈愿就是保佑我今天刨到哪里都有蝉吧。心愿单纯而实在。

如果是捉知了,就要沿着路往南边,一路有很多的小树,一直到南边的树林,那里还有池塘,里面是很清的水,曾经我还救了一条蛇在那里后来也并没有回来报恩,当然我还欺负过很多的动物,它们也并没有回来报仇。过了小池塘,那边的树林就和关庄后面的连在一起了。那片树林奇迹在雨后产鸡蛋皮,并不是真的鸡蛋壳,是一种叫做鸡蛋皮的木耳还是蘑菇一样的东西,在草丛里,放学的时候捡起来放在书包里,回家放在锅里鲜美极了,有时候关庄的小朋友说是他们的不让我们捡,我们就一边捡一边理直气壮的问:你们的,叫一叫,看答应不答应?

再南边从右边折过去,是大片的田地,几个村子的连在一起,麦子熟了的时候,风吹麦浪的感觉,那时节就有卖杏子的沿着田亩叫卖,用钱买用麦子换也可以,杏子去了是买西瓜的,卖西瓜的来了就是夏天到了。所有的花也都开的一片一片的了。

那一片地的南边还有一个河,后来没有水了,河床上开满了野花,满谷的蝴蝶翩跹飞舞。我们就有了新的欢娱场所,阳光下花丛中尽情的跑着笑着追着喊着捉蝴蝶。

真的无忧无虑的童年早就如一场烂漫到天真的花事一般漫天花雨一样的随风远去了,只有记忆留下一些片段,如缤纷蹁跹的蝴蝶,飞来飞去,偶尔停泊在那一扇记忆的窗口。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