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白衣飘飘的年代:幽默的宋朝人  

2013-12-19 21:4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抱上座位

神宗赵顼颁布熙宁新法后,各地方多启用一些刚刚入仕的新人,其中大理寺丞李察被派去河北,负责管理常平仓的救济和农田水利等工作。李察少年得志,不免趾高气昂,当时宣抚河北的文彦博看不顺眼,便想杀杀他的威风。李察个子矮小,来见文彦博时,文早已提前命人在厅堂中摆上了高大的椅子,李察无法入座,正踌躇间,文彦博则笑眯眯、慢悠悠地对左右说:“快快把寺丞抱上座位来。”李察羞愧难当,只得告退。

 

⊙想也别想

侍读梅询,七十岁了还贪恋官位,不肯告老还乡,而且还嫌现在的职位不高,他脚上有疾,常摸着脚骂道:“真是见鬼,正是因为你,我才得不到升迁。”梅询有一匹爱马,每天晚上都要让五个人轮流牵着,不让绑在柱子上,怕伤着马。每次骑马时,梅询都要拍着马鞍子说:“贱畜,我的命已经这么薄了,你难道也没有弄副好马鞍子的命吗?”有次梅询退朝路过阁门,见一个箱子里放着一个锦轴,是胡侍郎的退休文书,上面写着一些光辉事迹。同僚们纷纷传看,赞不绝口,梅询却远远避开,酸溜溜地说:“别拿好听的话来诱惑我退休,想也别想。”同僚闻言相视一笑。

 

⊙大宋有天灵盖

金人入侵大宋,最惯用的杀人伎俩是:用敲棒猛击人的后脑,立时毙命。绍兴年间有个伶人写了一出杂戏,谐谑说:“如想战胜金人,也容易得紧,只须我大宋的一件件事物能和他们对敌即可。如金国有粘罕,大宋有韩少保。金国有柳叶枪,大宋有凤皇弓。金国有凿子箭,大宋有锁子甲。金国有敲棒,大宋有天灵盖。”人们听了无不掩口失笑。

 

⊙李超的儿子

仁宗晚年,有次宴请群臣,从容谈笑。高兴之余,顺手在香饼上御笔亲书了一些制墨名家的名字,然后分赐给众人。一个大臣的香饼上写着“李超墨”,蔡襄的香饼上则写着“廷圭(注:即李廷圭,五代时期的制墨名家。)二字”。见那大臣面现遗憾,蔡襄小声对他说:“咱俩能换换吗?”那大臣知道“廷圭”的名头却并不知晓“李超”其人,于是欣然应允。宴罢众人骑马出皇城,将要分道扬镳时,蔡襄在马上对那个大臣长揖一躬,狡狯地说:“难道您真不知道李廷圭是李超的儿子吗?”

 

⊙大风起兮眉飞扬

刘攽晚年得了风疾,须眉脱落,鼻梁也塌了。一天苏轼会同几个朋友来访,席间众人引用古人诗联相戏,苏轼看了一眼刘攽,调笑道:“大风起兮眉飞扬,安得猛士兮守鼻梁?”众人闻言无不大笑,刘攽则独自惆怅不已。

 

徘徊太多

仁宗设赏花钓鱼宴,赐给执政们的诗,内中多有“徘徊”二字,不过此二字并无特殊涵义,只是要求和诗都得押“徘徊”的韵脚,和诗作罢才准入座。宫内人受其影响,说话也常带“徘徊”二字。有次教坊进戏,到得前堂,观玩不肯离去,太监询问,戏子们便开玩笑说:“徘徊呢。”等到得后堂,又转转悠悠不肯走,询问时,仍回答说:“徘徊呢。”太监不禁哑然失笑,说:“行是行,不过你们‘徘徊’得未免太多了。”

 

鹅鸭谏议

高宗朝,有个大臣向赵构建议:“近来民间禁止杀猪羊,很符合上天的好生之德,不如连鹅鸭也一并禁了。”正说着,忽有人来报:“金兵南侵,领兵的绰号‘龙虎大王’,十分勇猛,极难抵御。”高宗闻言一惊,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一个姓胡的侍郎插话说:“此事不足为虑,我们这里正好有‘鹅鸭谏议’,足以对付他‘龙虎大王’了。”

 

插科打诨

叶衡罢相后回家,一次生病,朋友来看望,大家都不苟言笑,生怕刺激了叶衡。过了一会,叶衡突然问道:“我就要死了,只是不知死了以后好不好?”一人回答说:“想必极好的。”叶衡很惊讶,问:“你是如何得知?”那人道:“假如死后不好的话,那些死了的人一定会逃回来。现在没有一人回来,证明是不错的。”一时满座皆笑,气氛为之融洽。

 

⊙多了也遭难

宋祁多内宠,家中穿红挂绿者甚众。一天宋祁在锦江游船设宴,偶感微寒,于是命人取马甲来穿。结果众婢妾争相送到,总计有十余件之多,宋祁一时不知穿谁的好,最后干脆“忍冷而归”。

 

⊙宰天下之志

胡旦晚年生了眼疾,在家闲居。史馆要为一个贵侯作传,此人出身贫贱,曾以杀猪为业,史官很为难:不写就不是实录,写又恐犯忌讳,便相约去向胡旦请教。胡旦听完大笑,说:“这有何难,就说其曾‘操刀以割,示有宰天下之志’不就行了。”史官闻言莫不叹服。

 

⊙我不辜负你

党进酒足饭饱,摸着肚子说:“我没有辜负你啊。”左右笑对:“将军没辜负肚子,可肚子却辜负了将军。”(注:这是在揶揄党进没学问。)

 

⊙脸不大

吕蒙正做宰相时,有人给他送来一面珍藏的古镜,说其光能照二百里,结果吕蒙正并不稀罕,拒绝道:“我的脸也就是碟子般大小,干嘛要照二百里远?”闻者无不叹服。

 

⊙假蝗虫与芦多损

贾黄中为宰相时,卢多逊为其副手。一天忽报京城周围出现蝗虫,卢多逊故意笑着说:“我听说这些蝗虫是假蝗虫(注:假蝗虫谐音贾黄中)。”贾黄中应声回道:“我也听说这些蝗虫没有伤害庄稼,只是芦苇多损(注:芦多损谐音卢多逊)罢了。”

 

石学士

学士石延年有次去报宁寺游玩,赶车的没控住马,马一下惊走,石延年摔在地上。起来后,石延年自我解嘲说:“幸好是石学士,若是瓦学士,岂不要摔碎了!”

 

河豚赝本

米芾善于临摹,每次借到古画,都会临摹一副,然后和原画一起拿给人家,让他自己判断哪副是真的,人们分辨不清,最后往往拿走了赝品。杨次翁任丹阳太守时,有次米芾路过,便留他小驻,将走时,杨次翁狡黠地说:“今天特地为你准备了河豚羹。”结果上桌后,只是一条普通的鱼而已,米芾不解,正茫然间,杨次翁却哈哈大笑说:“这是河豚的赝本。”

 

⊙我也忘了

徽宗时,丞相张商英喜欢狂草而水准一般,常遭同僚讥笑,张对此也并不在意。一日,张商英偶得佳句,遂索笔疾书,满纸龙蛇飞舞,之后让侄子誊抄一遍。侄子抄到笔势最险怪的地方时,忽茫然止笔,拿着去问张丞相:“叔叔,这个是什么字?”张商英定睛看了许久,也不认得了,转而责怪侄子道:“你为何不早问,现在我也忘了!”

 

⊙你傻呀

仁宗皇后对吕夷简的夫人说:“皇上想吃淮白鱼,但是祖制规定,不让随便吃外面的东西,所以宫里没有这些东西。你们老家在寿州,应该有这个吧。”夫人说有,回去后命人装了十盒淮白鱼准备进献。吕夷简见了,问她这是要做什么,夫人如实以告,吕夷简说:“那进献两盒就行了。”夫人说:“为皇上准备玉食,为何如此吝啬?”吕夷简语重心长地说:“宫里都吃不到的东西,做臣子的家里,哪能有十盒那么多啊!”

 

⊙堆墨书

陈尧佐善写八分书,用墨浓重,世人称之为“堆墨书”。任枢密直学士时,有次同僚石少傅想戏弄他,见堂内有一个长五六尺的黑板床,便取来白土粉,在上面堆了一尺见方,然后很神秘地对陈尧佐说:“我最近在学你的‘堆墨书’。”说着让人抬出黑板床,指着说:“你看,我现在已经能写‘口’字了。”陈为之怅然良久。任河南知府时,有次设宴,一个伶人和陈尧佐开玩笑,取出一张大纸用浓墨涂黑,再用粉颜色在上面点了四个点,然后故意问另一个伶人:“这是个什么字?”回答说:“此乃用‘堆墨书’写的田字。”众宾客听后大笑,搞得陈尧佐很尴尬。

 

⊙把帐子熏黑了

胡瑗、孙复、石介、李觏等人,与范仲淹的次子范纯仁交好,常在一起戏耍,到了晚上,就在帐子里点上灯接着玩,以至于帐顶都给熏黑了。后来范纯仁显贵,做了大官,其夫人便将那顶帐子收起来,时不时地拿给孩子们看,指着帐顶被灯熏黑的地方对他们说:“你们的父亲年少时勤学苦读,晚上在帐子里点灯看书,把帐子都熏黑了。”

 

⊙吃荔枝

北方民俗办红白喜事,有专门负责招呼客人或者供使杂役的人,唤做“白席”,有时表现得非常滑稽。韩琦在邺地任职时,有次参加一个人的婚礼,见桌子上有荔枝,伸手想拿一个剥来吃,白席见了,马上拉着长声唱到:“资政(注:韩琦曾任资政殿学士)要吃荔枝,请众宾客一同吃荔枝。”韩琦讨厌他啰嗦,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没想到白席继而唱到:“资政生气了,请众宾客放下荔枝。”韩琦不禁为之莞尔。

 

⊙孟子不如美酒

李觏不喜佛法,也不喜欢孟子。一天,有个达官贵人给他送来几斗美酒,一个士人见了,想喝美酒,又一向知道李觏的好恶,便作诗道:“完廪捐阶未可知,孟轲深信亦还痴。丈人尚自为天子,女婿如何弟杀之。”李觏见诗大喜,挽留他在家交谈数日,结结实实骂了一番孟子。一直到美酒喝完,士人才告辞而去。过了几天,又有人给李觏送来美酒,士人听说后,二话不说,一口气写了三篇诋毁孟子的文章,拿着就去找李觏。李觏看完,笑着说:“你的文采很好,只是今天断不敢留你了,我要留着这些酒自己消遣。”

 

不讲规则

彭几迂腐而又放荡。有天家中来客,彭几指着自己养的两只鹤夸道:“这是仙禽。世上所有禽类都是孵卵而生,唯独仙鹤是胎生。”话还没说完,彭几的园丁前来报告:“咱家的鹤昨夜下了个蛋,有鸭梨般大小。”彭几面红耳赤,连忙挥手将其喝退。过了一会,但见那鹤舒展开两腿,趴在地上许久不动,彭几用手杖将其惊起,地上赫然又留下一枚鹤蛋,彭几更加不知所措,叹息道:“没想到鹤也不讲规则啊!”

 

⊙不要让我吃冷食

王溥的父亲王祚久居富贵,对生活一切都很满意,唯一就是想知道自己能活多大岁数。一天闲来无事,忽听门外有卜卦算命的在吆喝,便让仆人把他请进来,是个瞎子。算命的问仆人:“是谁在叫我?”仆人说:“是王相公的父亲,想知道自己的寿数。”算命的于是煞有介事地给王祚卜卦、推命,继而大惊道:“你的寿命很长。”王祚大喜,问:“能活到七十岁不?”算命的说:“还要长。”又问:“能活到八九十岁不?”算命的大笑说:“不止,还要长。”又问:“能活到一百岁不?”算命的叹口气,说:“看你的命相,至少能活到一百三四十岁。”王祚喜极,问:“这期间不会生病吗?”算命的掐指一算,肯定地说:“不会。只是在将近一百二十岁的时候,春夏之交脏腑会有些小毛病,不过很快就会好的。”王祚回头望了望身后侍立着的子孙,说:“你们记住,那一年千万不要让我吃生冷的食物。”

节选自《白衣飘飘的年代:宋朝那些有趣的人和事》(重庆大学出版社)

白衣飘飘的年代:幽默的宋朝人 - 路卫兵 - 路卫兵的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