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马的那些说  

2014-01-01 19:21:14|  分类: 逍遥游 my trave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马这种动物,也许是因为长得比较帅,但我怀疑更多是因为跟人才有关联的原因,于是就整天的被众说纷纭。
秦穆公谓伯乐曰:“子之年长矣,子姓有可使求马者乎?”伯乐对曰:“良马可形容筋骨相也。天下之马者,若灭若没,若亡若失。若此者绝尘弥辙,臣之子,皆下才也,可告以良马,不可告以天下之马也。臣有所与共担纆薪菜者,曰九方皋,此其于马非臣之下也。请见之。”穆公见之,使行求马。三月而反报曰:“已得之矣,在沙丘。”穆公曰:“何马也?”对曰:“牝而黄。”使人往取之,牡而骊。穆公不说。召伯乐而谓之曰:“败矣!子所使求马者,色物、牝牡尚弗能知,又何马之能知也?”伯乐喟然太息曰:“一至于此乎!是乃其所以千万臣而无数者也。若皋之所观,天机也。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内而忘其外。见其所见,不见其所不见;视其所视,而遗其所不视。若皋[1]之相者,乃有贵乎马者也。”马至,果天下之马也。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九方皋相马,真是一个有趣的故事,一个以相马为职业的师傅,连马的颜色都搞不明白,竟然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
而一般的情况下,看不懂现象的人,只怕连去看本质的资本也争取不到。
 
我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感慨于相马这个活儿的艰难。
要求太高,达到的人就少,伯乐那么难做,也难怪千里马的命运总是被说来说去的了。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二: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祗(zhǐ)辱于奴隶人之手,骈(pián)死于槽(cáo)枥(lì)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马之千里者,一食(shi)或尽粟(sù)一石(dàn)。食(sì)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sì)也。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shí)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xiàn),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
策之不以其道,食(sì)之不能尽其材,鸣之而不能通其意,执策而临之,曰:“天下无马!”呜呼!其真无马邪(yé)?其真不知马也。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这是这篇文章之后最为同行的感慨。感慨声里几乎所有的马都可以说,我不是不优秀,只是我的伯乐并没有到来。
如果每一个人都是天才,每一匹马都应该是千里马才对,在不一样的地方和领域里驰骋千里。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对于伯乐的要求,就不仅仅是技术高,还要数量足够多才可以满足需求。而第一个故事里,你已经知道要取得伯乐的资格要求是有多高。
这个探讨的后面,是不是还有一点,千里马的命运如果都取决在伯乐手里,那么自己的努力和对命运的争取又表现在哪里呢?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马,蹄可以践霜雪,毛可以御风寒。龁草饮水,翘足而陆,此马之真性也;虽有义台路寝,无所用之。
  及至伯乐,曰:“我善治马。”烧之,剔之,刻之,雒之,连之以羁馽,编之以皂栈,马之死者十二、三矣;饥之,渴之,驰之,骤之,整之,齐之,前有橛饰之患,而后有鞭策之威,而马之死者已过半矣。陶者曰:“我善治埴,圆者中规,方者中矩。”匠人曰:“我善治木,曲者中钩,直者中绳。”夫埴木之性,岂欲中规矩绳墨哉?然且世世称之曰「伯乐善治马而陶匠善治埴木」,此亦治天下者之过也!(《庄子 外篇》)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把马否可以行走千里做为了评判马只优劣的标准,又把伯乐按在了马的知遇之恩的位置,有因此而发了那么多的感慨之后,我们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件事情,那就是这样的安排只是人的意愿,而我们并不知道马是不是愿意,那些能力是否原理展示,那些提供了展示的舞台是否意味着囚禁和驱使,做为一匹马是更原因在水草丰满的地方自在嬉戏,还是愿意日日夜夜在朝着骑着的目的地日行千里也行八百,日夜兼程呢?
而我们用自己的眼光定义着成名和成功的时候,想着那么目标奋进的时候,是不是也真的打量过自己的本心呢?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ma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冬天,繁华的南京西路,中信泰富的外面,一组现代艺术工作室展览的马,商业用的,当然,我也不能指望上海这样的地方真的有本事出来成群的骏马。
 我站在星辉斑斓灿若星河的马前,任凭无数的思绪踏破时空纷纭而至,它们万马奔腾一般的匆匆而来,在万里高空无比慷慨的对我招手:姑娘,哪一款是合着你心意的学说?我摇手,没有做一丝挽留,任由它们昂首长嘶踏破苍穹归去,当那些哲思如同秋风拂去落叶一般的离去,我低头时候的一个闪念现实无比是:这么多马摆在商店门口,那么明年应该是马年吧。
像我这种活的如同朔姑不知春秋的人,知道了这个也已经是费了一番不逊于哲思的思量了:)
 
  评论这张
 
阅读(63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