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满身风雨你从哪里来  

2013-11-09 01:02:59|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次在图书馆溜达着想选书的时候,总是特别的怀念我当年的同桌,遥想当年我看得书都是她选好的,反正是我什么时候伸手去拿,她那里总是有一两本很是看得下去的书。就算真没有,她的摘抄也做的比书好看。

如今,她成了一个一个家庭不可或缺的贤妻良母,我再也没有机会享受这种福气了,只好自己选,又没有耐心,也没有目的,连眼光也说不上,又跟不上个时代,想凑个畅销书的热闹,又不是没有就是已经被借走了,所以呢,也只好万象随缘观自在,就爱谁谁,爱咋咋,爱哪本就哪本,整天在图书馆里看表象是选书呢,其实跟瞎猫在那里碰个耗子的情形差不多,心里就想着,来都来了,总得带一本回家吧,不好看再换就是了,一本书又不是老公,换换还是很容易的。

这样子的一件事,几十年如一日的让我乐此不彼,是因为有时候不知道还真会有一本书碰到了手底下,没有名,不大众,却奇趣非常,有时候看了会觉得却世界可能就自己一个人看到了,就像黑市上到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也并不是自己多么有眼光认出来的,就撞大运一样的撞到了。就像是占了一个天大的便宜还没有人知道。心里是满满的窃喜。

就现在我手里的这本不薄不厚不轻不重也说不上有什么特点的一本书,却连描述都没有什么可描述价值的一本土黄色和黑色封面的书,我就看得兴致勃勃的,而且看完以后我发现我现在可以冒充一个非常有学问的人。

 

比如说,我现在就可以显摆了,那个谁谁,整天说人家掉书袋掉书袋的,你知道掉书袋这个词是从哪里来的,不知道了吧,听着:说在从前有一个人,是一个书生,迂腐得很不一般哪,整天跟家里老婆孩子包括仆人说话,都得引用书上的话,不然呢就不开口,就不会说,如果你在他家的芭蕉窗下听得他老人家言道:悠然见南山起了云,未有不阴时。这可不是在作诗呢,翻译成口语就是:天阴了。费劲吧。

要是有人质疑这故事是我编的,我还可以看看书接着说,这故事的主人公有名字的,叫彭利用,据说这个故事还是一本古书记载的呢,书名叫《南唐书》,这篇文章就是其中的一片《彭利用传》。

是不是显得很有学问?

 

还有破天荒,这个故事是说当年一个地方,整天科考科考呀就是没有人能考上,大家都说那地方是荒地,没有人才,后来终于一个人考上了,那比范进中举轰动多了,于是就是破天荒了。

 

还有思若涌泉,谁看了不觉得是搞文学创作的呢,不然呢,好歹谢谢诗,再不济写写歌词吧,谁能想到这样的一个词语的来处竟然是写公文的。是唐朝的时候出身贫寒又好学的才子苏頲,官拜中书舍人的时候还无比的年轻,他家老板中书令李峤先生就担心了,说:这娃行不行呀。结果就见他起草起来公文,那个流利呀,以至于配给他书写了两个人都吃不消了说:说那么快,手都写断了也跟不上呀。李峤先生就叹息了:舍人思若涌泉,吾不及矣。

 

还有知道错综复杂,这样词语吗,竟然是从最早的周易那里来的,说八卦是八个基本卦,叫经卦,而衍生的六十四个别卦又叫做复卦,如果一个卦书的阴阳是全变了,就是错卦,如果阴阳颠倒,就是综卦,周易是用易经说宇宙的,那么错综复杂你看看是什么?至于周易可是非常有名的,就是当年周文王原著的那本,他的最知名的粉丝是孔夫子。

更加奇妙的是,我们现在说的很多成语,口语形的成语竟然弯弯绕绕一直能追溯到这位鼻祖这里。

比如说乱七八糟,把七八两个数字换一哈成不?当然不行了,大家不这么说啦,你这么说,阿拉不懂了。原因是乱卦是八卦的第七卦,它这边一乱不要紧,下一卦就糟了,所以才可以说乱七八糟呀。不在七上的卦不是乱卦,怎可以乱七又怎么可能八糟呢?

至于不三不四,说一个不咋的的人不三不四这学问才深沉的很呢,请拿一支笔在纸上画八条横线,从上到下画八条,这就是周易中的第一卦,乾卦了,从上到下的两横,解释为:在天之道,曰阴曰阳,从下到上,在地之道,曰柔曰刚,这又两条,中间两条也就是第三条和第四条的的解释是:在人之道,曰仁曰义。所以看看,不三不四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呀。

也有一点明白了,为什么孔老先生死死的抓住人家一本书不肯放手了吧,看《周易》可是看得韦编三绝了还看还看,夫子这么辛苦看来看去的,可就把“仁”可就成了自家学说的核心了,啥都不要一本书能看得那么入迷了。

 

这本书的名字叫做《误读的传统》,里面这么介绍了一点传统呢,主要是为一路流传中的误读解析服务的,解析自然又自有一番观点了,比如那个思若涌泉那一个词语的来源处下面全是作者在生气喊呀喊得,那个思若涌泉都用来写公文吗?太糟蹋太浪费了,之类的。

 

我呢,就看看成语,惊讶与一下他的来时路,在这里记一下,等明儿有了机会跟谁显摆一下我的渊博:)

如果谁还对作者的解析意图什么的感兴趣的话感兴趣呢,自己去图书馆大海捞针吧,我会还回去的。

 

把书翻完,想着今天我们那么多耳熟能详的成语,它们满身风雨又从何处来,辗转在我们今天的唇齿间,流浪在我们文化的沙漠里。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