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读一页山水,梦忆陶庵  

2013-01-20 21:39:16|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01月12日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忘记了在那一年那一季的哪本《读者》上看过了一段锦绣繁花华枝春满的一段文字:

1.张岱喜欢的事是:深深庭院,眼神波俏的丫环,繁花和少年,华丽的衣裳,骏马奔跑的姿态,神奇的灯,烟花在幽蓝的夜空中绽放;还有梨园歌舞,紫檀架上的古物,雪白的手破开金黄的橘子,新绿的茶叶在白水中缓缓展开,这些都是张岱喜欢的事。
  2.张岱还喜欢锣鼓吹打,喜欢人群。浩大的、如粥如沸的人群,其中有张岱。张岱叹道:人太多了,太挤了,太闹了。但人群散去,天地大静,一缕凉笛绕一弯残月,三五人静坐静听,其中亦有张岱。
  3.张岱是爱繁华、爱热闹的人。张岱之生是为了凑一场大热闹,所以张岱每次都要挨到热闹散了、繁华尽了。

---------

瀚如烟海的文字和世事里一面之缘,却似乎惊鸿一瞥,再难相忘。俨然一个缘起,没有半分惊动,从此也不过是花自飘零水自流去。郴江自去绕郴山那是另一个世界里的山水,我整日家人在琐事里随波逐流也并没有那么好的心情去关怀:为谁流下潇湘去?

那一日元旦假期已经结束了,收拾着一床的闲书也是借此收拾一下闲散的心境和慵懒的身心,然后是去图书馆把书还了,因为知道要忙上一阵子了,谁料想一个眼神没有管好,在书架上那么一个不经意,这本《陶庵梦忆》山水清明的已经到了眼前。看了看,又想了想终究舍不得,只得又一重的灯火一重夜幕里携它归来。

 

偶尔,也有时候,结束了一天的繁忙,靠着窗台喝一杯水,看一会儿窗外的灯光璀璨,随手拿起来这本书,随手翻开一页,就着这般繁华的夜色,一个人的世界里轻读出声简直是取悦于自己的绝佳办法:

崇祯二年中秋后一日,余道镇江往兖。日晡,至北固,舣舟江口。月光倒囊入水,江涛吞吐,露气吸之,噀天为白。余大惊喜,移舟过金山寺,已二鼓矣。经龙王堂,入大殿,皆漆静。林下漏月光,疏疏如残雪。余呼小仆携戏具,盛张灯火大殿中,唱韩蕲王⑥金山及长江大战诸剧。锣鼓喧填,一寺人皆起看。有老僧以手背采眼翳,翕然张口,呵欠与笑嚏俱至。徐定睛,视为何许人,以何事何时至,皆不敢问。剧完,将曙,解缆过江。山僧至山脚,目送久之,不知是人是怪是鬼。 

            当年的少年兴之所起的一茶馆热闹历历如在目前,当年的喜剧效果也毫发毕现,那个可怜的被忽悠的和尚,几乎可以看清楚他梦中惊醒的迷茫和迷茫中的动作,随着那一走远去的小舟和兴致,几乎可以看见一个人心中随心所欲的舒畅以及简直以及对这个戏剧效果无比满意的窃喜。

      

那一日天气骤冷,窗外一点微雪散散如雾,似是而非的下的无比写意,看着几乎空濛的夜色,那一篇《湖心亭看雪》字字句句读来,简直可以出离于这个世界之外。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挐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那些句子,冰雪一般,白描的手法淡的近似于无又是在描一幕雪景,读起来加入音韵,如诉衷情,一字一句之间慢慢徘徊,只觉得天地清明又迂回不尽,空无一物又如此让人流连忘返。一年起一念灭一年转换,人几乎可以做入定一般。

 半日方舍得回过神来,只觉得有这样的文字在,做读者是幸福的。

到最后,那一个艄公的喃喃如在耳边,又让人不禁莞尔。

 

饭后,或者睡前,今日特别的惫懒一点额外的工作也不想做的时候,今日比较累,一句话也不想多说的时候,今天心情正好,一点杂事也不愿意像的时候,几天比较空,一点儿比较竞争都不想去管的时候,拿这么一本书来,相对,像是在江南山水九州风物亭台楼阁峭壁飞之檐间看一副飞动的水墨漫画,一路上风生水起,处处起弦歌,所到处的风景像是要打定主意为他呈现最好的一面,重湖叠山挣着献清嘉。

 

也不怪风景对他好,他本人对这事热情到什么地步,说钱塘江的潮水观一次观赏一次的不见来,也他依然是不减初衷,一听说涨潮了,“余遄往”好像他时时刻刻都在为观潮做着准备似的,几乎可以看到一个人正和朋友聊着天,一听说潮水来了,条件反射一样就跑过去,等大家反应过来他人都不见了。

而且他多么的好心情呀,说西湖七月半一无可看,可看着唯有七月半之人,然后他就在那儿欣赏不到风景赏着各类人群,也看得那么津津有味呀。

而且他的热情是多么的有传染性,去一处佳境又不约而同遇到一些生事的人,于是吹拉弹唱歌舞进行也各展所长的一番,当然这已经是多么的难得,一个朋友说;可惜我没有什么表演的。博学的他马上起哄说想当年吴道子画画的钟馗要提一下剑气的时候那个将军如何会如何,他说话一向那么的有感染力,到底那个朋友拔出来九节鞭,大舞一番。

而且,他是多么执着呀,庞公尺连个船都没有,他打着个读书的幌子弄了一条船,天天的泊在那里,在那里等月夜,月夜,夜夜出。

而且,他水多么的会享受呀。就吃个西瓜都能吃的羡慕死人,那是在雷殿磨盘岗下,还得有石有阁,选那么好的时候有是那么好的地方还要有那么好的陪着吃的吃的西瓜还得是乘凉风在冰一样清冽的的井水里冰半天的西瓜的,还得就着香雪酒和各种小吃,西瓜还得凉到寒悚逼人,然后还得吃出来的动静:林中多鹘,闻人生惊起,喋喋云霄间歇,半日不得下。

总之这本书看着最烦死人的地方,就是吃东西,因为自己吃不着吧偏偏那个死人又写的那么逼真色香味都逼到人胃口里,诱的人胃口大开又一点儿都吃不到,整日吃饭店也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对着这般品山塘鱼呀,他自己做的乳酪呀,就着八宝鸭汁上好谁就的螃蟹会呀之类的吃炒饭,唉---天山地下的距离呀。

而且他是多么的有享受能力呀,那时节都兵临城下了,他还在那里有心有情有胃口的吃。为找到一种水果的吃法心满意足的呀,张爱玲的小说里一座城池的倾覆好歹还成全了两个俗世男女,他倒好,一个清军入关的炮火都是为了成全他的吃一枚蔬菜瓜果。

 

江山如此妖娆,世事如此美好,物产如此丰饶,人物如此风流,奇景如此动人,美人如此多情,世情如此有味道,闲情如此动人,花开如此娇艳,花落如此伤情,细雨如此添愁,雪落如此雅兴,这一切的一切如果没有一个如此没心没肺的人只管享受,那么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声乐犬马,误了青春,毁了家国固然可惜复可叹,可是江山如此俨然,没有人来误一下,端着这么一副俨然的江山可做什么呢?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逝琉璃碎,再晚,就来不及了,所以有人三更灯火五更鸡的进取,还有人比三更灯火五更鸡还要热情还要进取的精神去享受。

 

张岱,明末人,标准的纨绔子弟,聪明绝顶,什么也学不会,做不来官,也挣不来前,整日家读书呀读书呀,读来都是为了吃喝玩乐的尽性打基础的,年少时节,阔少一名,玩什么都玩的起也玩的精。最后,国破家亡之后,一无所有,破窗断几之上几本破书,连砚台都是缺了口的。人也到了老得只剩下会议了,在那里回忆他少年世界山河还在兵戈未来世界的声色犬马醉生梦死,于是就有了这一本《陶庵忆梦》,文字好到不讲道理,说什么寥寥数字就神情兼备,呼之欲出,如见其人,如临其境。

 

最后他在潦倒里也只是在如是的说着潦倒,回忆里的好只是那么浓烈那么铺排的好着,享受是那样的尽情尽兴的享受了,如果再来一次,就算知道结果,只怕他还是会那样子过一生。因为梦里是那么尽情的回忆,却不是后悔。那一场时代变迁家国之变,几次三番的玉林白骨血染草,对于他,不过是让往事隔上一层云烟,给回忆一个最好不过的因缘。

 

 

其实,一个大明王朝的兴盛,对于他,也几乎是成全了他的享受,而覆灭,也似乎只是为了成全他的回忆。

 

而我,在这边升起的一个向往是让心在这个凡尘里静下来,沉在这般文字里:

-------万山载雪,明月薄之,目不能光,雪皆呆白。

-------月光泼地如水,人在月中,濯濯如新浴。

夜半,白云冉冉走脚下,前山俱失,香炉,鹅鼻,天柱诸峰仅露髻尖而已,米家山雪景方佛见之。

------月色苍凉,东方将白,客方散去。吾辈纵舟,酣睡于十里荷花之中,香气拍人,清梦甚惬。

-----------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6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