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治水  

2014-04-23 21:48:39|  分类: 零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上的乌云像是滔滔的洪水一样的,卷过来卷过来,覆盖了天。尽管没有任何可看的东西,他的目光还是看着几乎没有一丝儿光亮的浓黑的天幕,因为,大地上,他更加的不敢看,地上,是洪水汤汤。

      竟然,在他辛苦奔波殚精竭虑,治了九年的水以后,依然,还是洪水汤汤。

      跋涉,跋涉,一步一摇,手上拖着山一样重一样沉的铁链,他和身边的两个狱卒看起来也像是山一样,他们手里的鞭还不停的打在他的身上,那自然是催促着他快点走。

   走,他的目光散在前方,这样艰辛的跋涉,这样艰辛的跋涉的前方只是死亡,为什么还要艰辛的跋涉呢?就在这儿死了不行吗?荛的都城容不下他,那怕只是他的尸体。

  所以,他要被流放到羽山,然后诛杀,为他治水附上责任,也展示那个帝王的公平。

 

天降洪水,那难道不是对帝王之德的怀疑吗?他,只要坐着看看笑话就行了,不去嘲笑那个平时威仪仁德的神仙一般的帝王已经是仁慈了,他何曾做错过什么,为什么是他要承担这样的责任。为什么要接这个责任。

是因为看不下去了,还是因为根本就无法容忍洪水这般的放肆?

 

九年。

九年的光阴只有一个内容:治水。

从来都没有过这样大的洪水,仿佛天地要毁灭这个世界一样,从来也没有人说过这样的水要怎样治理,因为就算是皇帝那么伟大英明的王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他是第一个治水的人。

天地能容忍这样的洪水在人间放肆九年,竟然容不下他的失败。

 

九年,奔走,勘察,夜以继日,劳作,奔波,沟通,协调,这就是九年辛苦的结果。

怎么低头呢,低头他能够听到洪水在狞笑。

 

刚刚开始堵水的时候,是有成效的,他还记得那些百官庆贺的场面,怎么会不以为那样的工作加大一点力度就可以成功呢?尤其是得到息壤以后,是苍天留给世界最后的灵物。

 

后来,也发现了不行,可是怎么敢认呢,如果认了,那么九年的工作就全盘皆错,错误一旦上了轨道,就算是想更正,不付出代价换不回来了。可是,付出了代价还能够纠正吗?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比这场洪水更让荛坐立不安,精心安排的反对了,竟然还有四岳那样的支持他,竟然还是不得不让他治理这场洪水,现在四岳都被流放,他,干脆处死,谁知道荛会不会在感念水神,在对着共工膜拜呢。

 

共工,当初的共工和祝融,那也是一场你死我活吧。

“那个人疯了,他竟然说水是不可以堵的,他还要疏通河道,那是宰相家的府邸,他要他挖去,让水流过,难怪他们都背叛了他,那个人疯了。”

就是因为这样的话,就是因为共工被内外逼迫撞死在不周山的结局,从此,再也没有人胆敢生出来一些疏通的想法,洪水也就越来越泛滥。

 

或许,真的从一开始就错了,毕竟他是唯一一个懂得水的人,若是他冒着被背叛的风险坚持的理论,怎么就不能去考虑一下呢?

只是因为他失败了吗?

失败里难道就一无是处了吗?

 

他已经不愿意再想了,一切还有什么意义,然而思索却由不得他依然在继续。以前一直在忙,从来都不曾仔细的想过,想过一些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觉得自己已经在接近真相了。

羽山也到了。

刽子手举起了刀。

刀锋画出来光影的刹那,他最后的一念一闪:或许,真的应该用疏导,如果那是共工在强敌在前的状况下冒着背叛的风险坚持的原因。

可是,没有机会了。

可是,洪水还在恣肆,他这个治水的人怎么可以死。

在没有接班人的时候,那个英明的大帝竟然选择让他去死,他到底给过他怎样的威胁,让他如此忌惮,从颛顼做了帝王的时候,对他们就是忌惮的,不然不回去找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舜来做一场牵制和制衡,现在竟然在接下去治水的人都没有半点眉目,就选择让他死,甚至来不及回收他手里的息壤。

 

息壤,他接触的太多,此刻指甲里还有一点残留。

但是,堵没有任何用处,神奇的息壤难道只是帮了一个倒忙吗?

 

不甘心又怎样?

刀已经举起了,马上就要落下来,然后他人就会倒下倒下,意识就会涣散,直到血慢慢的流尽。难道还会有其他的结果吗?

血,那难道不是浓一点的水吗?

息壤-----水-----息壤遇到水的效果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可以的,血,不过是更浓一点的水罢了。

 

他在刀落下的时候,不过是稍稍的偏了一下头,这样他还是会死的,不过是稍微的慢一点点,一点点就够了,似乎九年的光阴只是为了这一刻的一点点时间。

他见过无数水里的生物,他早就知道生物的繁殖不仅仅是雌雄合体有一个孩子,他知道繁衍不仅仅有一种方式,他只是不曾想到自己要用这种最为原始的方法延续生命。

他用息壤和着自己的血肉,重新的塑造了一个生命,与他自己有血缘有传承的生命,他用刀划过腹腔,他要在那里完成孕育和保护,然后等他划破他的腹腔出来,他才会彻底的完成死亡。

没有新生,死亡是不回甘心的。

那个伟大的王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

 

在那个伟大的王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显然有点晚了,晚到了禹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你叫什么?

禹。

你的父母是谁?

我没有母亲,只有父亲,他叫鲧。

看到禹的时候,分明的看到了不死的鲧。

 

“你真的决定要禹去治水吗?”有人这么问当时的王。

王反问:“我有别的人选吗?。”

“你难道看不出来他是不甘心死去的鲧?”

上古王者的目光划过太阳被淹没在洪水之下的苍痍,淡淡的说:是不是又怎样,反正以后,不管是争权还是夺位还是互相残杀,我总是还是想我的后代进行在没有洪水的大地上。


这也是曾经的鲧现在的禹的心声。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17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