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塞外  

2012-10-01 00:49:22|  分类: 逍遥游 my trave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塞外

                               --------------也是写给我最深的眷恋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大漠沙如雪。
当这一组风景仅仅是一组照片的形式展现在我的面前时候,我才明白什么是大漠沙如雪。
只是一组照片,普通的,一个游客去那边随手拍的旅游的照片,不用任何的光与影的技术,也不用任何的技巧,就那么一一组旅游照片的形式战象在我的面前,已经足够激起来我心底沉淀的眷恋。
 
把中国的地图打开,沿着西安,也就是曾经的长安朝细看,咸阳,天水,陇西,定西,兰州,祁连山,威武,张掖,酒泉,嘉峪关,玉门,敦煌,瓜洲,玉门关,然后,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国之大,轮台,伊宁,或称,喀什,然后,中国之外。
只是地名,就足够了,足够让一个中国人看得热血澎湃。
 
当年还在玉门关内,春天的春雨后有一场告别,那是一首《渭城曲》,也是中国人说再见的代名词。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全军更饮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从此以后,有多少人,怕唱阳光,莫唱阳光,有多少人一处离思两销魂。
 
怎么能不知道咸阳呢,一个中国的定性就是在那里开始的,万里长城蜿蜒盘旋到如今到现在都是因为接受了那里的指令。
怎么能不知道陇西呢,卫青霍去病,李广,马援,马超,哥舒翰,如果我没有记错,都曾经在历史的时空里留下了扬鞭跃马的英姿伴随着那个时代最有代表性的雄心壮志。
那么会不知道酒泉,当年霍去病打败匈奴,御赐的美酒只有一翁,不够疆场上的男儿同醉,然后霍去病酒把就倒入了泉中,从此人们忘记了他原有的名字,它从此成了酒泉,一直到成为了卫星发射中心的今天。
怎么会知道敦煌呢,那里可是飞满了飞天,可是身姿曼妙的飞天也掩饰不了历史的伤痛。
怎么会不知道轮台呢,如果岑参在这里话别,并且说过来,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
 
那一路,是以此去柴台连大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那一路,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那一路,是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
那一路,是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那一路,是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芭马上催。
那一路,是愿得此身长常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那一路,是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换。
那一路,是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的故事时时的上演,那一路,充斥着平明寻白羽,莫在石棱中的桥段。
 
大漠的孤烟下,敦煌的漫天风沙里,吴道子在画壁画;
大漠的孤烟下,玄奘一个人默默的孤独而执着的向西向西。
大漠的孤烟下,风霜浸染的商旅。
大漠的孤烟下,悠长悠长的驼铃。
大漠的孤烟下,旋转的大漠风情的舞蹈
大漠的孤烟下,汉家的男儿随着他们的骠骑将军扬起来一路的尘沙,同时,把男儿的热血和欲望青春和梦想一路洒下。
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谁知不向着边庭死,纵死犹闻侠骨香。这都到了唐朝朝还是引的少年的王维羡慕的到这步田地。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其实,并不懂得这样的地貌。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也不知道那些热血与豪情的故事,那些热烈而动人的探险是不是都曾经像副照片一样,至少在当时看起来还有些疲惫,有些憔悴,有些灰蒙蒙的。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不知道沙漠之舟本身是否愿意负载上沙漠的重量。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就像,我不知道这一队小羊为什么会站成这样。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只是想,那一段长城一定被北京的更加雄壮,更像是雄关漫道。
我想,若我是长城,一定更愿意百塞外的风沙吹成断井颓垣,也不愿意在首都的郊区沦为风景区。就像,就像曾经的三军将士不见得愿意沦为朝堂之上文治武功的点缀。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不知道,这个建筑凝聚了多少穆斯林的文化。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只是觉得,怎么每一个民族,不管有多么的不同,怎么最终形成的文明和文化都是那么的魅力,美丽无边,看得人只是不自觉的叹服。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不知道这样的水倒着这样的山,同时还倒映过多少风云变幻。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不知道是谁住进了你的毡房,是谁捧起了你的酒樽?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若是我对着这样的风景,我应该会觉得山在天之外,人在地之角。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这七级浮屠,只为了保护里面一尊巨大的菩萨,怕她被风沙腐蚀的太过厉害了。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你不用问我,在这样的山间该怎样周旋反抗,怎样扬鞭跃马。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我也是无端的觉得,这是天山雪。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漫天的黄沙,像是把能吞噬亘古的时间,有多少往事沉淀在黄沙之下,只有史书上那一些不知道什么人打着什么目的说的话,反倒激情来人更深的念想和探究。

没有相思,只有风景也足以把人征服,更何况我还知道你满怀的往事。从逐水草而居,从与李牧将军的征战,从莫顿产于的雄心,从呼韩邪,单于取走了昭君 从伊稚邪单于的雄心,一直到胭脂山失去后,从漠北,到漠南,到离开了中国的历史,到去纵横欧洲的大陆,到影响了世界的版图。

从开始,到现在,这个世界又何曾分开过。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塞外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不仅仅是大漠的落日,还有大漠的黄沙,包括昼夜的温差,包括是沙尘过后把人蒸腾失了水分的叶子,我也不怕。
喜欢我是真的喜欢。
我知道,若我当真的去,只怕,只怕那些火车站,那些和别处一样的饭店,那些翻耕的土地,那些随处的编织袋,更像是对我的大漠的一种。但那残存的一切不更足以引起来我的珍惜。
只是匈奴已经成为了邻邦的友人,楼兰已经湮灭,我们有别的路线比丝绸之路要方便很多,所以今天我可能拿什么理由再一次生出玉门关?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