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久经世事难读书  

2012-07-06 11:37:01|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先生的文章一直都是发人深思的不是吗?感动这种事情一向不是他老人家的文章需要负责的事情,而且也总是不见得有人去鲁迅文章里找那些感动去,理论上这样也是不错的,只是实际上最近就是他的文章把我惹哭了。

 

       最近没有看书,在参加一个职业的培训,也许会对以后有好处,也许没有,似乎一个奋进的样子,做这件事情,看无比枯燥的书,折腾和大脑永远相互排斥的语法,痛苦而无奈,去图书馆也是去看这种书的,因为在家或者是说只要在有别的书可看的情况下根本就看不下去。

 

  坐在图书馆里,也没有敢取别的书,就在最近的架子上拿了一本《现代文散文鉴赏词典》,砖头一样的厚度,词典,觉得很容易翻得毫无兴趣,这样就只好看语法书。其实里面也没有什么,文章不过是例子,大概是为鉴赏服务的,我又不去看鉴赏,可翻的就更加有限了,还是那些已经很家喻户晓的文章,鲁迅的几篇,然后周作人的几篇后面朱自清呀俞平伯呀,就是他们这些人,每个人那么三两篇,猜也猜的到了那几篇,朱自清的还是《背影》鲁迅的还是《阿长和《山海经》》,刚翻开,翻到这篇文章,不经意的浏览着,遇到这一句,阿长假期回来,对“我”说:哥儿,有画儿的《三哼经》,我给你买来了。”眼泪都不打招呼,一个劲儿的就下来了。

 

    成长是一路的磨砺,磨砺到不避风霜不怕雪雨水,磨砺到可以在这个大而嘈杂的世界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没有关系,大不了再来一件不如意的事情,已经那么多了不怕在多一件,。已经习惯了不管面对着怎样的冷言热讽都能含着微笑静听,习惯了人微言轻,习惯了自己说多少句话都没有人介意,然后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再被怪罪没有说过,也习惯了被忽视,被重视也常常是因为重视的那一方仅仅的盯着自己的利益,偏偏他的利益和你粘连在一起所以不能不顾及得到你,谁有真的重视过谁呢?谁真的介意你在烈日下奔跑,在暴雨中为打不到车为难?谁有会介意你在深夜的路口为找不到回家的路为难过?谁有介意过你大学毕业找不到半点出路坐在铁轨上发呆,看着疾驰的火车觉得能让它把烦恼带去也未尝不可。

 

  已经有太多的人这样子走来也是这样子走着,加自己一个也是寻常,已经走来了也可以那么淡淡的说有什么呀。其实,只有自己知道吧,自己也未必那么喜欢大热天在火车站拉着行李一个人又托又搬,那怕这样子看上去很能干。也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其实也不想一个人朝楼上搬水,那么这样子看起来所向无敌,其实自己那么多的场合如果有人能递过来一个安慰自己也会哭也会抱怨,只是因为没有,自己才说:没关系。

 

   当所有的人都习惯了这样一个坚强的自己,自己才发现,这时候已经那么容易为一句没关系谅解,为一句对不起的道歉,为一句解释担起来所有的责任,其实也不是大度,是因为已经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人真的介意你的感受,而那怕是一个借口,至少他还顾及了一点你的感受。当自己已经成为这个社会上生存所需要的所有的坚强,其实对关怀还是那么的向往。

 

即便是鲁迅先生那么一个以坚强著称的人,在已经成为了斗士那般无畏的角色之后,那么多年了,心底,竟然还珍藏着那份被关心的温暖。

--------

再翻第二篇《藤野先生》,说告诉藤野先生他不学习医学了,然后藤野先生送给他一张照片,说希望也可以得到他的一场做为怀念,然后说他后来也没有找照片,而且因为近况无聊,说起来也无非让他失望,也就没有写过信了。

 

不由得又是一阵心酸。

一路有多少其实心底深深在意着的人,就是因为自己近况无聊说起来也无非让对方失望,于是,于是在思念来临要提笔的时候发现没有什么可以让欣慰的消息,于是就连联系也没有了。

 

有人责怪在外面的孩子长年都不给家里打电话说是不孝顺,有没有想过,当家里的父母用了半生的积蓄给自己读书,希望自己有一个大好的前程,甚至希望自己以后还能帮家里的弟弟妹妹一把,应该也会希望会做出来一些成绩给他们争光吧,这样子他们也会觉得自己的付出是有回报的,可是自己现在自己也不过是在一个城市的最底层,温饱刚刚能保证,守着一份很可能是鸡肋的工作,只有年纪一天天的大了,连婚事都又成了他们操心的沉沉的话题,一个电话打过去,说什么,事业,还是家庭,没有一丁点儿能让他们欣慰的地方,话该怎么说呢?难道说在公司里老板多么苛刻同事怎样竞争吗?还是说休息一天上了一天网那里都不敢去呢?还是说租的房子租金怎样的贵房子怎样的小--------没有主动去交流很多的时候,不见得就是忘却,很可能是没有话可以拿来说。

 

还记得曾经我有过一个朋友,说好了做一辈子朋友的,不管怎样以后怎样的境遇,可是那段日子,我没有学校也没有工作,我拿着她的地址和对她的思念又该怎样的写信过去,写过去了我告诉她把信寄到哪里呢?我连个可以告诉人的地址都没有,于是就想再等等吧,再等等,然后就这样失去了所有的音信。

 

也记得有过一些老师,多么的难得在一路求学的时候被人用欣赏的目光打量,也被人放了期许,也发了誓一样的说自己不会去辜负,可是世事岂是人能左右的,毕业了这么多年,依然什么也不是,不是某个行业的精英,也不是某个公司的总管,就算知道地址,该那什么去面对当初的那些师长,所以也至少由着人说,当年我们某某老师对他那么好,如今就数他不曾来看过,逢年过节连个消息都没有。

----------

实在公众场合,总是不能哭出声音来,反正那本书比砖头还厚,就这样子挡在面前,任凭泪水打在桌面上,然后用纸巾给人当擦桌子了,然后把纸巾扔掉,当是什么也不曾发生过,本来也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今天的语法书还不曾看半页,明天还有明天的工作,本来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时间就已经是海绵里的水了,我总是不能都用来做落泪这样子一件无聊的事情。

 

只是想着,若是不经世事,那一本一本的书也不过是文字而已,别人写了自己看了,也不见得能知道里面的滋味,而在尘世里打磨久了,那些文字里蕴含的味道都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其实也不是那么想知道,毕竟谁经过一番世态炎凉也都不过是那样的滋味,知道不知道又能够如何。

 

想到有那么多的人,用那么自然的口气说,如今谁还看书呀,就上网查查资料。

对于久经世事,饱尝艰辛的人,文字若是太浅,本来就如同泡沫,连介怀的必要都没有,更何况关注,然而若是太深,把自己好不容易才深深冰封或是掩埋的感情台风一样的连根拔起,自己岂不是要再经历一番平复,前行还有路,今晚的工作已经要加班了,那里会用事情容得下你感情的泛滥?

难怪有人说:麻木是生活的屏保。

我也不是所有的时候都那么想被唤醒的,面对着裸露成现实的生活,我怕更加的没有勇气走路。

不喜欢,或者是不懂的,也许因为好奇,还有去亲近的可能,而深知其中滋味才可能是不去亲近的一个最为饱满的理由。

 

我没有再朝下翻一篇文章,把它放回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