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苏东坡也遭遇过代笔传闻  

2012-06-29 11:49:16|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质疑不了别人笔下的文字,就去质疑人家写字的笔是冒牌的,进而说写字的那双手可能是长在别人身上,这件事情的真假且放在一边不去讨论,我以前总还是觉得这种质疑的方法到还是蛮先进蛮创意的呢。但是最近呢,我觉得这种质疑方法也未必没有拾人牙慧的嫌疑,这么想是因为我听到历史的长河里有类似的声音,比如在北宋年间的那一起代笔时间,竟然就是发生在北宋时代级别的作家苏东坡和他家弟弟同是著名的文学家苏辙哥俩身上。

 

   这两位是需要代笔的人吗?但是认人的想象力是不可以限制的,而质疑精神也总是在这样的事情上彰显的比较可观。

 

  具体是发生在著名的《黄楼赋》之后,因为小苏写文章比较的规矩,不像他哥那样子想写啥就写啥,想咋写就咋写,也没有个道道,当然更可能的原因是所谓写文章的道道到了大苏那儿就失灵了,所以呢就文风肆意纵情的,人家小苏人就比较低调,文笔默默的好着,写那种比较冲淡比较厚重比较含蓄比较有内涵的文章,写的《黄楼赋》这块儿为山水所染,奇观所激,就文风变了那么一下,当然人家又有变的技能和资本,北宋的法律又没有禁止人家的文风,人家咋就不能变化一下呢?所以小苏才子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就激扬了一把,所以呢传闻就生了出来,说这篇文章是他哥苏东坡代笔的。

 

   比较的郁闷吧,人家苏东坡写那种“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都是婉约的绝唱,也没有人说是秦观的,怎么小苏才子就激扬慷慨了一下,马上就是人家代笔的了。要说苏辙有苏东坡这个著名的哥,可真是够倒霉了的,人家小苏安安静静的为人,也不去惹是生非,也不不合时宜,也不去惹王安石那样子的拗相公,也不去招惹司马光那种被叫做“司马牛”的强脾气,按道理说人家应该文章好好的写着,官儿好好的做着,就因为有苏东坡这么一个好哥哥,动不动被连累,动不动被贬官,反正每次都要无辜被波及,据说小苏才子家孩子还多,日子也可想而知,就这么生生被他连累了一辈子,想脱开关系也不行呀,因为他哥动不动就怀一番子由念一番子由以的,(我小人之心的以为,大概也没有多少人愿意理会他),还动不动给他写信告诉他怎么吃狗肉的骨头,郁闷!要不是他连累人家好好的吃着肉,用得着他来教怎么吃骨头吗?而且这辈子连累过了还深情款款的说:与君世世为兄弟,再结人间未了因。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深深深深的同情起来小苏才子了,你看,下辈子也逃不掉了不是,人家就没打算放过他。这辈子被连累也就算了,反正也就一辈子倒霉不到两辈子去,这文章是千古事,也就因为有这么一个好哥哥,也无端的被连累着。

 

我想着苏辙大概也是被连累习惯了,所以什么话也没有说。出面澄清这件传闻的是苏东坡先生本人,似乎,他也没有很高明的澄清方法,那年头文章都写的短,抄一遍也不费什么事,所以拿原稿这种事情也未必有效果,新闻发布会那年头还没有,于是我们才入江海的苏东坡也只能用他那支才入江海笔细细的解释着,说苏辙的文风怎么样,自己的文风怎么样,所以呢是不会发生代笔这种事情的,解释的那个认真,一直从为人解释到作文,不信自己看原文:

子由之文实胜仆,而世俗不知,乃以为不如。其为人深不愿人知之,其文如其为人,故汪洋澹泊,有一唱三叹之声,而其秀杰之气,终不可没。做《黄楼赋》乃稍自振厉,若欲以警发聩聩者,而或便谓仆代做,此尤可笑。是殆见吾善者机也。

 

据说这也就是“文如其人”的出处。查一查都会找到的。也不是特别清楚当年这件事是不是像现在的代笔事件这样子闹的满城风雨尽人皆知道。

 

如果真要查一查还不知道古往今来有多少类似的事情呢,有代笔的有被代笔的,那一出不知道谁写的《后搜神记》神神鬼鬼的,封面上硬是赫然的写着作者:陶渊明,都没有人信,硬是写,还有那个远古的内经,硬说是黄帝写的,也没有去管他统一华夏族是不是还能闲出来时间研究人的五脏六腑。还有一起就是那一句:年年岁岁花相似的作者因为不同意人家代自己的笔,到底那生命捍卫了自己的版权。看看代笔整不好温文尔雅的诗人也能折腾出暴力事件。

 

总之关于文学的那块自留地上,是非一直就没有断过,关于这种事情我是不小心看到了这么一件,找找只怕还不少呢。但是不管是当初是有意也好无意也罢,是费尽了多少心神。到如今两位苏子的词赋到处都有,谁会介意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代笔事件是谁导演的呢?别说是一起,就是再多上几起,你觉得能挡住他们哥俩的文章流传到现在吗?

 

不过到了现在关于天上掉下来的麻烦避似乎还是没有什么逃避的法子,但是应对的态度多少也积累了一点。

有一句著名的话但丁说的: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还有一句比较温文的话汪国真说的:毁誉由人,赶路要紧。

还有一句比较解气的话李国文先生说的:骑你的马赶你的路,不要管路边的狗怎么叫。

总之呢,就是知道“不废江河万古流”的情况下有些事情不用很care.

 

出来混还非要个性的走自己的路,谁还能不“被怎么着”几次呀:)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