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光掠影的博客

寻常世路寻常走, 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时光中暂时停泊的一片影子,透明且简单,可以是光斑,可以是花瓣,可以是三月的柳絮随风起,是腊月的雪花落九天,是鹰的翎毛雁的羽,是马的长鬃豹的斑,是日的光影月的凉,是海滩的沙粒山的岩,这一片影子也是此身可化身千亿。时光流过,岁月无声,花开云逝,东西飞鸿,偶尔也留一些文字,那是我千古文章等闲读,偶尔把各式情怀散成墨,寻常世路寻常走,偶尔把浮世清欢裁做歌。

网易考拉推荐

原来东坡读诗苦  

2012-05-20 10:04:52|  分类: 影度回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路过一家书店,为避酷暑随便的进去一转,随便的拿一本书一翻,一不小心,差点笑翻了,因为不是在我家,拼命拼命的忍着好辛苦才没有到引人围观的地步。

     要说一向理智内敛的我怎么就一个没有提防放荡形骸之外了一下,且听我慢慢分解。那实在是怨我不得,我很无辜。

    且说有那么一天,北宋著名的文学家苏东坡先生也不知道怎的就那么闲,也不写诗,也不作词,也不跟子由写信,也不去画竹子,也不用给惠崇或者别的人的《春江晚景》题词,也不去写字换猪肉,也就是“东坡不屠宰”的一天,也不去做“东坡肉”或者“肘子”也不跟去王安石吵架,也不去跟司马光吵架,也不去写他的赤壁旁边看大浪淘沙,也不去楼外楼喝酒,也没有下雨天不拿雨伞淋着回家,也没有迷路,也没有寻着牛粪辛苦的回家,也没有因为他的小童子睡着了敲不开自家的们,也不去喝酒,也不去教人家酿酒,也不处理公务,连整天有事没事跑过来的佛印和尚也没有来,总之那该是多么正常的一天呀,我们伟大的文学家苏东坡先生在看书。

 

  我一直都有那么点想知道,如果李白读那种比他低上几个档次的诗是什么感觉,我也一直想知道吴道子看别人的画是什么个感受,或者是罗丹或者米开朗基罗看别人的雕塑-----那感觉一定很有趣,话说这么一个正常的日子,苏东坡拿起来一本唐朝的诗集,那是孟郊的诗。

孟郊就是写那个《游子吟》的孟郊,感人的《游子吟》之外,很少听到他的别的传世名作了,但没听说归没有听说,人家写还是写了很多的,而且写的也很是辛苦,诗人不是有是李白那种喝了就一挥而就的,或者想东坡那种才如江海随便画画就成千古名篇的,孟郊和那会儿的贾岛属于另一个类型,那种类型的学名叫“苦吟”,类型大概是相当于现在在家七拼八凑累死累活这里粘贴那里挖掘最后哼哼哧哧折腾出来几百个字迹那种类型的,这种人物在文学史上也是有不少人的,其用功也是可以做为认真学习创作入迷还歌颂的,比如贾岛的那个著名的“推敲”的故事。这样子的人物最著名的那个我还真忘了名字,哇塞,那写一首诗状况真是地动山摇一般的大事,在家里,蒙上被子,想呀想呀,家里老婆孩子仆人一个人人都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这样子脑汁较劲方才能写出来一首诗歌来,这家伙好像是在东坡之后了,他没有福气见,不过看孟郊已经把他看得无比的辛苦了。

 

你听他在那里读的那个痛苦,那个郁闷,那个没劲,那个无聊呀,他说:“晚上我这会儿在看孟郊这位诗人的诗呢,怎么用字都放不开,那么纠结没有境界的字多得跟牛毛一样,这昏暗的灯光照着满篇的文字,好字句子也不是没有,就是看上半天好不容易才能看到那么一句,要说呢其中悲苦的意味也算有离骚那里的一点点味道,就是境界跟大江大河那就没有办法比了,充其量也就是小河流,小河流浅虽然浅了一些,但是乘上一只木筏也不是不好看的景色,不过他这一条小河还给把水折腾的急匆匆的,一只小筏子都没有办法点开竹蒿,你说不是愁死人了。”

看前面这几句我已经是笑的不行了,在朝后面看他的阅读过程才更是绝妙呢。

“刚开始看的时候像是吃小小的鱼,吃到嘴里的还不如费劲的呢,在看看就像是吃小螃蟹,一点肉都吃不到嘴里全是空壳儿。唉,也就是跟贾岛并驾吧,跟韩愈可真是没有办法比。你说这人生苦短,像是灯里的油尽了灯也就灭了,你说我在这儿不是闲疯了吗?在这里听着这样子无聊的声音。”

他看呀看呀,大概开始还打算看出来一点乐趣,越看越郁闷,实在是太辛苦了,根本就看不下去,最后终于放弃了,说还是算了吧,扔一边去吧,我还是喝点我的“二锅头”或者“老白干”吧吧,好吧,我搞错,宋朝没有二锅头但是玉色醪总是不见得是什么太好的酒,好酒那叫佳酿,那叫琥珀光,那叫杜康,没听说有叫做这名字的呀。

 

不要觉得是我翻译的好笑,我翻译的那里有原著解颐,不信你自己看。

夜读孟郊诗,细字如牛毛。寒灯照昏花,佳处时一遭。孤芳擢荒秽,苦语余诗骚。水清石凿凿,湍激不受篙。初如食小鱼,所得不偿劳,又似煮彭?越,竟日嚼空螯。要当斗僧清,未足当韩豪。人生如朝露,日夜火消膏。何苦将两耳,听此寒虫号。不如且置之,饮我玉色醪。

 

读完,实在忍俊不禁,戏笔一笑:

千首诗词万行书,

得来全不费工夫。

愁眉不展缘何事,

原来东坡读诗苦。

原来东坡读诗苦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原来东坡读诗苦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原来东坡读诗苦 - 浮光掠影 - 浮光掠影的博客

东坡读孟郊诗共有两首,其二情肠有别,今仅取其一,断章开怀:)

                                                                                                                                                    2012  5 18 晚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